尊重曹雪芹就是尊重中国文学经典
发表时间:2015-12-04   来源:光明日报

北京地铁磁器口站内《红楼梦》壁画

  近日网上流传,《红楼梦》的作者是江苏如皋的冒辟疆,此人是明末清初之人,除此之外还有与其同时代的吴梅村,也传说是《红楼梦》的作者。这些其实都不是新闻,而是早已有之的旧闻,不过是沉渣再次泛起了吧。

  我们不妨从语言学、叙事学方面对《红楼梦》的作者进行简略的辨析与考订。

  语言学方面

  文学是语言艺术。

  不同时代有不同语言,语言难以造假,语言质地(主体)是判断作者与作品的基础。《红楼梦》是一部以北京话为主体的文学作品,那么,是什么时期的北京话呢?

  北京话经历了这样几个历史阶段:1.唐幽州语;2.辽金幽燕语:3.元大都语;4.清初满式汉语;5.道光以后,现在的北京话。

  《红楼梦》中存有大量幽燕语与满式汉语,这里只说后者,仅举一例。第51回,晴雯身体不适,宝玉唤来一个老嬷嬷,吩咐道:“你回大奶奶去,就说晴雯白冷着了些,不是什么大病。”“冷”相当于今天北京人说的“着凉”,也就是感冒。“白”,则来自满语,意谓“仅仅”。宝玉说晴雯的病是“白冷着了些”中的“白”便是此意,意谓晴雯仅仅是感冒了而已。

  因此可断定,作者是居住在北京的满族人,而冒辟疆、吴梅村等都是江南汉人,不可能用满式汉语进行创作,因此他们自然不是《红楼梦》的作者。那么,作者是谁呢?就是曹雪芹。

  叙事学方面

  有人坚持曹雪芹不是《红楼梦》作者,只是编者与整理者。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红楼梦》原称《石头记》,讲述一块顽石游历人间的故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在这里,曹雪芹以整理者的名义在小说中出现,因此不是《红楼梦》的作者。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与曹雪芹同时代的、他的友人脂砚斋指出: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不可为作者瞒蔽。

  指出曹雪芹就是《红楼梦》作者,其“披阅增删”的文字是作者向画家学习,类似画家的“烟云模糊(法)”而已。而在“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后面,脂砚斋再次写道:“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又说“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先锋派小说,对小说叙述方式进行探索。马原是代表之一。他在小说《虚构》中采取了把作者、叙述者与人物嫁接的叙述方法:“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我喜欢天马行空,我的故事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耸人听闻。”这样的叙事方法,国外也早已出现。19世纪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我从参议员私人秘书的职位上卸任》中,马克·吐温便以秘书的名义作为小说中的人物出现。这些国外与国内的小说都是将作者的名字纳入小说之中,从来没有人认为他们不是他们作品的作者!同样道理,曹雪芹也应该是《红楼梦》的作者,否认曹雪芹说明这些人不懂叙事学而不足为凭。

  今年是曹雪芹诞辰300周年,本应该隆重、虔诚纪念,奇怪的是,反而有人借机炒作《红楼梦》的作者是冒辟疆,从而剥夺曹雪芹对《红楼梦》的著作权,真不知是何居心,而有的地方领导还要前去祝贺,这就叫人不解。这是出于什么动机呢?对曹雪芹这样一位伟大的小说家,我们应该尊重他、爱护他,而不应总是以不负责任的“戏说”“猜谜”“罗织”“剥夺著作权”的态度对待他与《红楼梦》,我们应该尊重曹雪芹,尊重他就是尊重中国的文学经典与文化瑰宝。(王彬)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