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的活力
发表时间:2015-11-21   来源:光明日报

  1999年,一个笔名为“痞子蔡”的台湾青年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纸上版本出版,我当时为这部书做了序,题目叫作“让时间去说”。那可以说是网络文学在中国大陆真正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时间已经过去16年,现在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变成了不可忽视的重要的文学现象,已经成为年轻一代阅读的不可或缺的文化资源。

  曾经,在网络在华语世界中开始走向普及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网络文学其实有不少是一些对于传统文学有复杂情感的青年人的写作。这些年轻人,一方面倾慕传统的写作,渴望进入文学话语之中;另一方面,由于他们并未进入文坛,对于传统的文学形态也有所不满。由于网络具有的灵活性和自由度,让他们首先发现了网络没有纸面出版的限制和门槛,当时的网络文学,有些是传统纸面文学的延伸,有些是新的实验的尝试,有些就是传统作品在暂时找不到出版者的时候,在网上寻求自己的读者。当时的网络文学,虽然已经显示了相当的活力,但还难以具有改变出版业格局的能力。

  这些年来,伴随着网络的普及,网络写作的新的商业模式开始日趋成熟,现在的网络文学已不再仅仅是文学爱好者的自发行为了,而是已经成为一种新兴的出版业,一种改变我们阅读方式的巨大的现实方向。

  在这里,网络写作为中国正在方兴未艾的“类型文学”提供了广阔的园地,诸如玄幻、穿越、盗墓等“架空”类型的小说给了许多青少年读者新的想象力的展现可能。与此同时,表现年轻读者在人生中所遇到的个人问题和挑战的小说,如感情类、职场类等也受到了欢迎。这些小说类型在现代中国由于社会现实问题的紧迫性一直处于受到压抑的状态,而网络的崛起其实正是和中国的高速发展时期是同步的,这就使这样一些小说类型在传统的纸面出版业尚未意识到的新趋势空间中有了重要的作为。与此同时,“段子写作”也成为网络文学的一部分。与《盗墓笔记》《琅琊榜》这样的“大作品”不一样,段子一般都短小而精彩,几十上百个字,就能逗人一笑,并最终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风行天下,成为一种新的产业,最终影响了文化产业的运作方式。

  以上所说的这些新形态,和网络文学的读者构成是紧密联系的。网络阅读的读者主要是青少年读者,他们的阅读趣味实际上支配着网络文学的走向。于是网络文学就天然地具有“80后”和“90后”的文化烙印。这些人没有历史重负,更注重表现自我的想象力和个体生命的细微感受。

  而由于拥有大量作者,网络文学也创造出了独具特色的收入模式和良性运营的路径。其作者和读者的关系较之传统纸面文学更加紧密,双方在网络上互动频繁,作者对读者的需求非常熟悉,读者对于作者的影响也是即时性的。此外,网络文学既是一个拥有非常广阔读者群的文学现象,也是不少以写作为志业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从全球看,用中文写作的网络文学的活跃程度、读者数量、影响力和鲜明特色,都是其他语言的网络文学难以匹敌的。

  当前,网络文学作品也的确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虽然有些作品已具有了独到的文学价值,但也不乏粗制滥造之作。但我们的社会、公众以及传统的文学界,已经需要对十多年来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予以高度重视,也需要对它的未来发展有持续的关注。因为这既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新的文化想象力的涌现,也是中国文化中经过年轻人创造的文化形式。它尚不成熟,但生命力旺盛,也具有世界其他社会文学难以比拟的活力,为其健康发展提供更多的空间,我认为应当是整个社会所关切的。(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钰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