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谁会记得李白的生日
发表时间:2011-03-08   来源:新京报
  很多历史文化名人的诞辰我们不知道或者搞不清楚,他们的故居在哪里又是个什么样子,除去仿造的伪古迹,我们同样一无所知。 

  2月28日凌晨,打开谷歌搜索主页,就能看到一款精心设计的纪念“Doodle”(涂鸦特色Logo):在一片广阔的大漠之上,一轮银盘般的圆月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一位身着飘逸长衫、背着手仰望天空的古代文人站在画面右侧,在以水墨流畅勾绘出的“Google”一词中,恰好替代了字母“L”。这个古代文人是谁?点击这个纪念“Doodle”,谜底揭晓———“李白诞辰1310周年”。(《深圳商报》3月1日) 

  如果不是这条新闻,或者说,如果不是谷歌,我就仍然不知道李白的生日在哪一天。可是,我却知道英国的莎士比亚生日是4月23日,并且成为了世界读书日。德国的歌德、席勒,法国的雨果、巴尔扎克,丹麦的安徒生等等,许多外国历史文化名人的诞辰纪念日,在中国也曾有人组织相应的活动,甚至成为一时热议的话题。然而,也许是我实在孤陋寡闻,我从来就没听说过李白的诞辰纪念活动,也不知道屈原、杜甫、苏轼、关汉卿、汤显祖、曹雪芹的诞辰。有的也许是由于历史资料欠缺,诞辰无从考证,但得到确认的又有几人知晓?我们又是如何纪念他们的呢? 

  很多历史文化名人的诞辰我们不知道或者搞不清楚,他们的故居在哪里又是个什么样子,除去仿造的伪古迹,我们同样一无所知。关于李白杜甫们的故事,我们熟悉的有多少?不说家喻户晓了,哪怕让经常读书的人了解的,好像也很有限,而且大多还都局限于高高在上一本正经的二十四史———可李白杜甫们在官家主持修订历史中,连配角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一笔注脚而已。 

  这些让我们无比敬仰的伟大文豪,在他们自己所处的时代本来是不大受欢迎的。屈原遭流放而悲沉汨罗,却成了后人喧嚣欢腾的借口。李白也被流放夜郎,具有极其丰富的想象力的诗仙可否料到,他的窘迫如今成了夜郎的骄傲?杜甫穷困潦倒客死异乡,关汉卿身陷囹圄,曹雪芹备尝辛酸。后来虽然他们备受尊荣,却常常被当做批判前朝的工具。他们的诗他们的文,让当时的帝王感到扎眼,后世的统治者也不过叶公好龙,“文字狱”便是一个证据。所以,没人在乎李白杜甫们的生日,读几首他们的诗就知道有这么个人就够了,不给帝王唱颂歌,还到处显摆自己的文采,甚至反而惹是生非找茬揭丑,让当权者难堪,没禁毁就很对得起了,还指望谁去给你庆祝生日? 

  于是,我们对李白们熟悉而陌生。说到这里,我忽有所悟,难怪我极少看到关于这些伟大文豪的优秀传记,没人了解呀,好像人们也习惯了。莎士比亚自己的爱情故事走上银幕可以获得奥斯卡大奖,李白的爱情却一直是空白,曹雪芹被当成贾宝玉的真身被论证。 

  什么时候我们捧起唐诗宋词,可以跟李白杜甫苏轼们更亲近一点呢?今后,我们能否记住他们的生日?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让我们纪念的生日,是否有别的选择来时时表达我们的敬意? 

  但愿不再是谷歌出口转内销来提醒我们想起谁了。(马长军)

责任编辑:王 小宁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