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舀纸匠
发表时间:2018-10-19来源:新华社

      10月18日,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手工造纸匠田德科用石碓舂碎“竹麻”。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18日,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舀纸。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18日,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手工造纸匠田德科把猕猴桃枝的树浆加注到纸浆里,用来清除杂质。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18日,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过滤猕猴桃枝的树浆。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18日,手工造纸匠田德科的妻子黄金香在晾纸。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18日,手工造纸匠田德科的妻子黄金香在为村民送竹纸的路上。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这是10月18日无人机拍摄的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的一处竹林。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毛坝镇老木村,59岁的手工造纸匠田德科在老造纸坊里坚守了30年光阴,用传统手工造纸法给酷爱竹纸的人带去时间的记忆。

      传统手工造竹纸的工艺十分复杂。从竹海里砍伐嫩竹后,将之划破切块,用石灰发酵两个月,再到水里清洗,然后经过打浆、淘麻、舀纸、压纸、揭纸等多道工序,方可得到一张竹纸。整个过程十分艰辛,费时费力,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每天仅可舀纸1600多张。

      “以前,村里大多数人以造纸为生,随着造纸工艺的提升,舀纸匠没有了生存空间,年轻人因为工艺复杂不愿去学,作为村里唯一坚持的人,很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下去。”田德科说。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责任编辑:杨 学静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866451&encoding=UTF-8&data=AEpBkwAAAAcAAAFrAAAAAQAV5aSn5bGx6YeM55qE6IiA57q45YygAAAAAAAAAAAAAAAuMCwCFAjnjJpcvkBlJo6F7jZ_91e-XqW6AhQzqRUF83v7ecFUYZnEQImTTJHEuQ..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866451&encoding=UTF-8&data=AEpBkwAAAAcAAAFrAAAAAQAV5aSn5bGx6YeM55qE6IiA57q45YygAAAAAAAAAAAAAAAvMC0CFQCJYBtqTaHBim7DJUVDm5Q8kcsGDAIUAUxnzOQHStQ8P6wSvs_rut7wOv4.&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