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 唢呐吹出桃李香
发表时间:2016-06-29   来源:光明日报

  

  王高林在演奏会现场。资料图

  “加了‘碗’之后把指法变了,原来音域比较窄,表现力比较差。现在通过变了它的音位,上边把高音区再开发出来,上下都加,这不就更宽了?所以说加了这个‘碗’,音色好了音量大了,还可以把音域加宽。”

  说这话时,他手比画着,嘴模拟着,再不行,就一开抽屉拿出实物递给你看。丝毫不能想象,这就是前一天晚上汇聚四海演奏家赢得满堂喝彩的晚会主角。他说自己不喜欢打麻将,退休了也没啥娱乐活动,就喜欢琢磨这“管子”,有感于平时每次合奏时,小管在要发挥它的爆发力时就会音量不足,他为小管底部加了“小碗”。又想到中国民族乐队的特点是高音乐器多,低音基本靠外国乐器(大提琴、贝斯等),他又把管子加粗加大,借以弥补中国民乐器在中声部和低声部的缺陷。“管子大了,音低了,厚了。”

  眼前这个娓娓讲述如何研发了山西大管的老先生,就是那个自幼随祖父学习唢呐、管子,一生挚爱唢呐演奏,门下桃李满天下的唢呐演奏家王高林。

  王高林出生于山西省忻州市民间音乐世家,少年时被选入山西省歌舞剧院,师从唢呐演奏家胡金泉。作为国家一级演奏员、山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的首任团长,王高林演奏音色纯美,兼高雅之风韵又不失民间之俗美。

  2016年6月17日,山西大剧院音乐厅后台人头攒动,王高林的弟子们从祖国各地及海外奔赴山西太原,晚上七点半,与王高林共同研发制作山西大管的中国吴氏管乐社总经理吴景馨将“百鸟朝凤”系列全套“凤字一号”“凰字一号”唢呐纪念品赠予王高林,旋即,吹打乐《大得胜》奏响,“中国梦、唢呐情”王高林师生唢呐音乐会拉开帷幕。

  桃李情

  开篇《大得胜》高亢嘹亮,由王高林与40多位弟子共同演奏,一时间舞台犹如银河入凡,唢呐界群星闪耀。

  郭雅志是王高林弟子中第一个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的,曾任香港中乐团唢呐首席,后获得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最高艺术家文凭。他曾创下全球唢呐专辑单张最贵和发行量最大纪录。1998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郭雅志用萨克斯管为其演奏《二泉映月》,又用其发明的“活芯唢呐”演奏美国乐曲《契尔西的早晨》,中西合璧的演奏成为当晚最精彩的节目。如今他在美国致力于中国音乐与爵士乐、印度音乐等世界音乐相结合的实践活动,并推广中国传统音乐。

  谈起缘何促成此次音乐会,他说:“我就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有这样好的东西。”香港电视台拍摄纪录片《大师》,一路跟随郭雅志来到山西,意在追溯大师起步之处,完成他从山西吹到北京,从北京吹到香港,从美国吹到世界的历程。他认为这是一个把师门聚集起来的好机会,在微信里一呼吁,得到众多响应,“这次回来的学生有45人。”

  “我们都想和老师来一次真正的演出,这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一曲《看秧歌》过后,大量运气让孙云岗疲惫不堪,却掩不住喜悦。

  如果说郭雅志致力于唢呐与西方音乐的结合以及民乐的海外传播,那么孙云岗则是钻研唢呐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融合以及民乐传承。孙云岗先后在北京京剧院排演的《阎惜娇》和中国京剧院排演的《张协状元》中担任唢呐独奏,是中国戏曲学院唢呐及管乐副教授。

  《黄土情歌》《山乡春》《敖包相会》《三对面》《梦四回》……郭雅志、石海滨、孙云岗、闫晋龙、马志敏……一人一曲,把师门的星星数完了,不觉已过去三个小时,竟依然座无虚席。

  中国梦

  “我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时候,发现学唢呐的学生中从山西来的最多。要知道,山西并不是唢呐的主要流行地。”郭雅志回忆王高林总是一再鼓励学生考出去,多少年来他也秉承这个思想,对求助求学的唢呐学子从不吝惜帮助。

  “王老师很耐心,一次次做示范,他主张要走出去见识更广阔的艺术天地。”银海峰幼年跟随王高林学习后考入天津音乐学院,现为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唢呐演奏员。

  “唢呐是一个地方一个味道,作为艺术发展,应该去博采众长,相互借鉴。”王高林觉得自己从小学艺,没有什么文化,“从一开始就要求他们打上大学的基础,我希望他们不再做匠人,而是要成为演奏家、艺术家。所谓梦啊,这其实也是我的一个中国梦,昨晚也实现了。我的学生们已经成人成才,是顶梁柱了。唢呐也从传统、从民间走向了世界。”他把自己创作的曲子《圆梦》放在了结束曲之前,用他研发的大管吹得深沉而厚重,他说:“我想‘梦’应该就是这样的。”(记者 李晋荣 李建斌)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