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笔直书狂言惊世俗 浩然正气斧笔绘美史
发表时间:2013-11-1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访著名美术史论家、美术评论家陈传席

  

  陈传席,博士,著名美术史论家、美术评论家。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特殊贡献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曾任美国堪萨斯大学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大学教授。

  

  大江东去

  金台记:

  陈传席,一位正气凛凛、铮铮硬骨、一身浩气、敢说真话的当代美术史论家、美术评论家。他著作等身,学术成果巨大,影响深远,具有批判精神和独立人格。他以考据深入、见解独特、语言犀利、坦陈直言闻名画坛,是当代罕有的真正具备批评家修养素质、审美眼光和精神,且有强烈的社会和文化责任感、道义感与担当精神的美术理论大家,可谓知识分子的楷模。

  在这个经济大潮之中,美术界处处充斥着浮躁虚夸,他却显得很“另类”,这份坚守与执着是多么的珍贵;同时,在各种诱惑和各方面压力之下,这份坚守与执着又是多么的不易。

  其实,正是社会各领域中这样的一些“另类”精英,以他们的人格、情操、精神、思想和不懈努力,置个人利益于不顾,秉持公心,指摘时弊,倡导善美,揭示丑恶,宏论大道,启蒙前程,促进了社会的健康、活力、理性、发展进步与更光明的未来。他们书写着历史,历史也会记录下他们,我认为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呼唤批评家精神和批评家生存发展环境

  李树森:当下经常看到到处唱赞歌的美术评论家,其实时代渴求真正的批评家和美术史家,也需要说真话的环境,甚至有人说现在处于美术批评缺失的状态,艺术史研究也学风浮泛。在中国书画界都知道,您是一位“另类”人物,是具有重大影响的,极具胆气、正气、狂气,敢讲真话的美术评论家,经常对美术界的歪风邪气进行严厉批评,甚至敢于直接批评文化界的“时贤前辈”。请问您觉得在当下,是缺失真正的美术批评家及批评家精神,还是欠缺真正批评家生存发展的环境?

  陈传席:我们现在既缺失真正的美术批评家和批评家精神,也缺失真正批评家生存发展的环境。

  现在对美术界真正的批评,媒体限于各种原因不敢发表,这使得真正的批评声音很弱。我觉得要鼓励、支持批评家多讲实话,这样有利于美术的健康发展。

  大家可以查一查相关资料,当年鲁迅批评梁实秋是多么的言辞激烈,报纸照样发表,梁实秋也并没有因此去告他。大家说我肯讲实话,大家看到的实话也只是媒体上能够发表的而已。

  真正的美术批评家也许有,但因为业界环境问题,使真正的言论发表不出来,也就不再写了,这样很难确定有没有真正的美术批评家。有一部分批评家,受上世纪70年代特殊历史时期影响,只会歌功颂德,不敢讲实话。还有一部分所谓批评家自身理论水平不高,却经常出席书画活动,艺术家研讨会都沦为了吹捧会。艺术批评正在被人情和金钱绑架,助推了浮躁,误导着大众,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现在有些书画家也容不得真正的批评,批评书画家真正存在的问题,还可能会成为被告,甚至打输官司,这对文艺的健康发展很不利,对整个中国美术界都是很坏的影响。其实有些时候就是需要言词激烈一些,如果批评家对美术界一些乱象和一部分不良书画家不能及时公正地批评,就会助长不良风气蔓延。

  首倡阳刚大气、正大气象

  李树森:作为一个理论家,您博学多才、思想深邃、涉略广泛,胸襟宽广、人格高尚,以考据深入、见解独特、语言犀利、坦陈直言闻名画坛,是当代罕有的真正具备批评家修养素质和审美眼光,且有强烈责任感与担当精神的美术理论大家。作为理论家您提出了很多理论观点,还是特殊贡献专家,请问至今您提出的理论观点中最得意的有哪些?

  陈传席:最早我主要从事美术史研究,30来岁时写了《六朝画论研究》、《中国山水画史》,在海内外颇有影响,使我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来家里发生火灾,把我绝大部分资料和书稿烧掉了,这样我就被动地投入了美术批评。

  我首先提出了“阳刚大气”。认为“阳刚大气”的民族绘画,才能体现时代精神、民族气质与精神,作为对民族意识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应该引导中华民族走向雄强。文章在《美术》杂志发表后,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收到来信2000多封,还有很多来电,都是赞扬的,后来据说有关部门也赞成我的观点。提出“阳刚大气”,是因为当时随处可见画家的作品存在过重的软弱阴柔之气,影响很不好。自此以后,很多画家都把那种细细软软的线条改成有气势的了。这篇文章产生的正面影响,对我鼓舞很大,鼓励我把美术批评再搞一段时间。

  第二提出正大气象。正大气象最早是我提出来的,发表在《美术观察》和《书法导报》上,至今在书法绘画甚至整个艺术领域都有良好影响。当时很多人把书法写得歪歪道道,邪邪怪怪的,我说这种邪怪小巧的东西不是中国正统,中国从古至今,从王羲之到颜真卿所有大书法家都体现出正大气象。

  第三提出文艺题材和民族正气问题。倡导艺术家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要多创作弘扬中国人英雄气概的作品,成为激励全国人民为实现伟大民族复兴而团结奋斗的歌手。这个问题提出来,实际上改变了众多画家绘画的内容,也影响了一代人的思维方法。

  第四提出花样不是风格。画家应该注重作品个人风格的形成,而不要沉迷于搞一些花样,这影响改变了很多画家。

  第五提出“骨秀”。骨秀是一种文化内涵的表现,腹有诗书气自华,骨秀产生了,格调自然就高了。文野之分、雅俗之别,骨秀也是评判艺术的标准之一。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