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的三观:我就是这个时代的中国梦
发表时间:2013-07-04   来源:扬子晚报

  世界观:

    “是要白手起家,一路飞黄腾达,最后站在财富和地位的最高点”

  陈弋弋:

    《小时代》的主力观众群,85后到90后这些年轻人,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

  郭敬明:  

    最大的特点是追求个性。父辈们其实是一种求同的生活方式,只能穿一样的裤子,剪一样尺寸的发型,领粮票去食堂吃一样的饭菜。但是到了今天,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千姿百态:你喜欢刺青,我喜欢打鼻环,你喜欢摇滚,我喜欢古典音乐,人类已经分化了,每个人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应该有一代人这样的说法。我觉得只有畸形的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下,才会存在说一代人、一群人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陈弋弋:他们为什么喜欢你?

  郭敬明:

  就因为我很追求自己的个性,我不太迁就别人,我也不太按别人的要求去生活。而且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是寄托在我身上有一种梦想。

  陈弋弋:什么梦想?

  郭敬明:

  小四做得到,我也做得到这是偶像的力量。因为我是很平凡的中国万万千千小孩其中一个。我记得有一个外国的媒体说,我体现的中国梦,和美国梦是一样的。

  陈弋弋:你体现的中国梦核心是什么?

  郭敬明:

  核心就是要成功,要白手起家,一路飞黄腾达,最后站在财富和地位的最高点。我不是富二代、官二代,我是真正从四川一个小镇来的,什么关系也没有,长得也不是说惊人的帅,个子也小小的,我有什么呢?只有凭我的脑子,这是我唯一拥有。所以我一路走到今天,会激励很多人。

  我的中国梦核心就是要成功

  陈弋弋:成为偶像的标志是什么?

  郭敬明:

  让别人觉得我想成为他。

  “我不纠结,只前进”

  陈弋弋:现在的小朋友面对的世界,物质是更丰富了。长辈们常常会说,你们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但是你觉得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了吗?

  郭敬明:

  我不认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分化越来越厉害,矛盾越来越激烈。其实人们反倒是在共同的生活环境下,不太容易有这样的激烈社会矛盾。

  陈弋弋:不患寡而患不均。

  郭敬明:

  对,大家都穷也就无所谓了,但是今天,同一个杂志社的同事,有人来上班纯粹就是图着每天见明星,她爸几十亿。你就是比不了,你有什么办法呢?是不是说人类脱离了基本生存极限,人类就不痛苦了呢?就不纠结了呢?不是。以个堆满物质的社会一样让人很痛苦,一样让人很纠结。只是纠结的点不一样了。

  陈弋弋:那怎么办?

  郭敬明:

  那就别纠结了。如果挡在你面前的是一块钢板,你撞得头破血流,死都过不去,就别纠结了。如果是一块木板,还值得豁出去了。比如说,想当国家主席?你就别纠结这个事儿了,你就别树这种理想,对吧!但是比如说今天,我想拍一个好电影,我想写一本好的小说,它很难,但不是完全做不到的事儿,那我就去试试看呗!失败了,大不了再来。你那么年轻,你有的是时间,你的时间成本接近于零,机会成本很低很低,你干什么不去做呢?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别一直抱怨。

  只有做事的人才有发言权,就像我看到一个人在网上跟人争论所谓成功,他说:“老子在考外语,老子在考托福,老子在考注册会计师的时候,你在寝室吃着泡面打游戏,在想着怎么把个妹子去外面操场上打一炮,那我不成功谁成功?你他妈活该不成功!”我觉得讲的很有道理,我也可以说:“我在写书我在拍电影我在想营销计划我在努力赚钱的时候,你在网上闲逛,你在网上刷微博骂这个傻B那个傻B,那么活该你一辈子屌丝!”如果那些在网上骂人、生活里抱怨的人成功了,那这个世界才奇怪。

  陈弋弋:你从不抱怨吗?

  郭敬明:

  我几乎不抱怨。

  陈弋弋:你有想要,得不到的东西吗?

  郭敬明:

  想要,得不到的东西,很少。

  陈弋弋:比如说?

  郭敬明:

  长命百岁,永不衰老之类的。这种也得得到,现在科技很发达,你看我就比很多三十岁的男的保养得要好。

  很少有想要得不到的东西

  “脑残粉其实是在叛逆期找了个偶像来表达他们的叛逆”

  陈弋弋:那你怎么看所谓的脑残粉这种现象?我看到很多你的粉丝在网上与人争论,很多人就把他们定义为脑残粉。

  郭敬明:

  我觉得倒不应该简单的定义为脑残,因为人在青春期的时候,一定是很冲动,很极端,很叛逆的。他们只不过在叛逆期找了个所谓的偶像来表达他们的叛逆。所以我觉得等他们渐渐成熟了,做事儿就没有那么极端、疯狂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