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恭达:守护文化灵魂,回归艺术心灵
发表时间: 2018-05-07来源: 抱云堂书院

  郭富城“舞林密码”2018世界巡回演唱会于4月3日在北京举办启动仪式,发布会现场,郭富城身着黄色毛衣和宽腿裤亮相,毛衣上镶嵌着孔雀羽毛的图案。甫一出场,他就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演唱会是我的生命,舞蹈是我的根本。我热爱舞台,尤其是演唱会。”此时,那个演员郭富城暂时隐身,他重新成为歌手郭富城。(4月11日《中国艺术报》) 

  那么,作为书法艺术工作者,什么是我们的生命?什么又是我们的根本?我们不妨从言恭达先生《抱云堂艺思录中》寻求答案:

  “一个不重视自己传统文化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一个不走向世界、推动和合文化的民族是可悲的!只有坚守自己灿烂的民族文化,并不断进入人类‘和’文化的时代创造的民族,它将永远昂首于世界的前列,实现历史的文化价值。”

  “找不到根,就没有复兴的希望,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一个民族的自救,根本要义是复兴民族文化,重塑民族精神,要从我们的文化生命与文化理想中实行‘自我救赎’!” 

  “任何人都无权漠视祖先留下的中华文化,都应该懂得只有赢得今天的文化创造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我们太需要文化信仰,太需要文化敬畏,这种文化感知是全民在浮躁的‘财富围城’中重新认识自己的必然……中国书法应有它的社会尊严与精神高贵,我们要像保护天空河流不再受污染一样,书法界更需要的是心灵的建设!书法艺术不应为市场经济的现实所解构,不能让低俗的数量成质量,让无序的热度替代繁荣的高度。我们要义无反顾地追寻中国书法文化应有的人文品位、艺术格调与审美高度,追寻良知,追寻忠诚,追寻文化价值!多一点忧患,少一点满足;多一点纯净,少一点浮躁;多一点人文关怀,少一点争位夺利。那么,中国书坛一定能充满正能量!” 

  “中国书法文化历来呼唤崇高,要求走向德性化与人格化。艺术创作要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认真思考如何做好优秀传统文化的现代活化和优秀国际文化的本土活化,创造性地完成这双向活化,并取得时代文化创造成果。” 

  “我认为,将艺术还原于文化,求真于经典,这是当下中国书坛人人需做的‘命题’。守护文化灵魂,回归艺术心灵。本质意义上看,书法是文化,须‘技进乎道’,‘文以载道’。书法是养眼、更是养心的文化,它是个体生命的律动。中华文化活着,历史才活着,民族才活着,中国书法才活着,每位中国书法艺术家必须文化地活着。”

  欧阳中石先生曾提倡“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书以焕彩,切时如需”,他认为书法不是独立的艺术,而是中华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一定要在中华文化的大背景下研究学习。惟有此,方可“积学升华,书文结晶”,通过书法艺术的形式把学来的知识升华出来。言恭达先生认为“将艺术还原于文化,求真于经典,这是当下中国书坛人人需做的‘命题’。” 这是继欧阳中石之后,又一位倡导把中国文化作为中国书法艺术的根基和高度的艺术家。 

  英国贡布里希说:“好的画家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眼睛不能只局限于一块小小的画布。我们所做的工作,都是历史的一部分。文化是场接力赛,你所应该做的,就是在自己奔跑的这一段里,尽可能跑得快一点、好一点。但不要太想着自己将在历史中占有多少分量。历史是属于一代人的,而不是一个人的。历史越厚重,文化越厚重,个人在其中的地位就越小。”对于书法工作者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 

责任编辑: 党 建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