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从“走出去”到“走进去”
发表时间: 2014-04-30来源: 人民日报

  近年来,作家麦家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图书出版界和影视界都刮起了一阵又一阵“麦旋风”。近期,他再度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这次不是因为新书的出版或获奖,也不是因为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上映、电视剧热播,而是因其长篇小说《解密》英译本在英美等35个国家上市,且上市首日即改写中国作家在海外销售的最好成绩,闯进英国和美国的亚马逊图书排行榜。

  在赢得市场的同时,《解密》也赢得了口碑。《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卫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经济学人》以及BBC电台等30多家海外主流媒体对麦家及其小说创作进行了报道,并给予较高评价。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哈佛大学教授王德威的评价,称麦家的小说艺术风格“混合了革命历史传奇和间谍小说,又有西方间谍小说和心理惊悚文学的影响”。《华尔街日报》评价:“《解密》一书趣味和文学色彩兼容并包,从一种类似寓言的虚构故事延伸到对谍报和真实的猜测中,暗含诸如切斯特顿、博尔赫斯、意象派诗人、希伯来和基督教经文、纳博科夫和尼采的回声之感。”

  麦家由此成为中国作家“走出去”的又一个成功案例。《解密》的成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与启示?

  “超级畅销书作家” 

  其实,这一步走得并不容易。

  6年前,一个叫谭光磊的台湾人找到麦家,希望成为其海外版权代理人,两人很快便签了协议。可转眼3年过去,竟然连一本书的版权都没有卖出去,这使他们都感到很失望。

  这时,一位中文名字叫米欧敏的英国人出现了。她在牛津大学取得古汉语博士学位后,受聘于韩国首尔大学教授中文,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麦家的《解密》和《暗算》,因着迷于这两部构思精密的长篇小说,便起了翻译的念头。她翻译的部分章节后来被转到了英国企鹅出版社的编辑手中,引起了对方的浓厚兴趣。出版社很快找到了谭光磊,签订了翻译和出版合同。

  “企鹅”在西方出版界无人不知——它是出版界的航空母舰,过去60多年一直是英语世界经典著作的诞生地,为全球书架提供了世界范围内最好的作品,涵盖各种流派和学科。

  《解密》和《暗算》同时被列入该出版社的“企鹅当代经典”书系。早在1935年就诞生的该书系,早已成为国际文学界最著名的品牌,入选作品包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加缪的《局外人》、博尔赫斯的《沙之书》、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等。

  该书系此前仅收录过3位中国作家的书,分别是鲁迅、钱钟书和张爱玲。麦家是第一位被放进这个书系的当代中国作家。

  “企鹅”对麦家的青睐,很快引起西方其他出版社的瞩目,它们纷纷签下了《解密》《暗算》的版权,其中就有美国FSG出版集团。这家出版巨头,因其旗下有22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誉为“诺奖御用出版社”,麦家是FSG书单上的第一位中国作家;其他的签约出版社还包括西班牙语国家第一大出版集团“环球”,被誉为“法国出版界教父”的罗伯特·拉丰出版社等。

  值得一提的是,各出版集团对《解密》《暗算》这两本书都开出了较高的版税,如FSG的版税定为:销量5000册内按10%,5001到10000册按12.5%,超过10000册按15%。从惯例看,如达到15%的版税,说明作者已与国际一线作家并肩,成为“超级畅销书作家”。

  世界性的写作题材是成功前提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多家大出版社,让麦家受到如此礼遇?对此,“企鹅当代经典”书系的编辑总监、麦家这两本书的责任编辑基施鲍姆说:“麦家先生颠覆了我们对中国作家的传统印象,我们没想到中国也有这样的作家,他写作的题材是世界性的。”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也认为,题材对路是成功最重要的前提,麦家的小说聚焦谍战、破译、秘密,描写个人在高度压力下的生存状态和心理变化,这对西方国家的广大读者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麦家出色的写作技巧和鲜明的叙事特色,使他的谍战小说环环相扣、逻辑严密,情节紧张诡奇,从而能强烈吸引国外读者。

  “麦家的谍战小说在通俗文学的外表下有着纯文学气质,既有‘数学的精神’,又有人性的情怀,因此能够跨越文化的差异。”张颐武说。

  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解密》的主题与国际热点“棱镜门”事件不谋而合。《解密》的故事主要围绕一个名叫容金珍的孤儿展开,他有着极高的数学天赋,在经历两次收养之后,被招入破译密码的情报机构“701”基地。小说主人公与斯诺登有一定的相似度。在“棱镜门”事件沸沸扬扬之际,推出小说《解密》英译本,具有较强的巧合性、时效性与针对性。

  “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新世纪以来,伴着中国的持续发展,中国文学呈现蓬勃发展、百花盛开的繁荣景象。然而,在全球掀起“中国热”的今天,中国当代文学又有多少作品走向了世界?

  汉学家蓝诗玲曾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出版的窘境:“2009年,全美国只出版了8本中国小说”,“在英国剑桥大学城最好的学术书店,中国文学古今所有书籍也不过占据了书架的一层,其长度不足一米”,“中国文学的翻译作品对母语为英语的大众来说始终缺乏市场,大多数作品只是在某些院校、研究机构的赞助下出版的,并没有真正进入书店”。

  与此同时,重要的外国文学作品几乎都被介绍到中国,名作被一译再译,多次出版。造成这种文学“贸易逆差”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不乏我们自身的原因,在推介作品时过分迎合西方读者早年形成的某些“偏狭趣味”,而忽略了对文学本身欣赏的需求。

  谭光磊认为,长期以来,中国小说的文学性和可读性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问题:厚重的作品不好读,好读的作品缺乏品质。“麦家给国外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中国作家形象的同时,也给中国文学界时下存在着的某些问题提了一个醒。时代变了,读者的需求变了,我们的文学趣味也应该有所求新求变。”

  在麦家看来,短时间内谁也不能彻底改变这种“贸易逆差”现状,但在一定意义上,它已经在被悄悄“改变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作家走出去肯定有直接间接的好处。但最有威力的是中国的发展,这已经波及世界每一个角落,不仅仅是文学或者文化界,而且是每一个人,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他们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麦家说。

  记者了解到,麦家所在的浙江省将以《解密》成功“走出去”为契机,提升优秀作品翻译、推介力度。据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对外合作部主任孔则吾介绍,这些举措包括:制定《“经典浙江”译介工程2014—2015年实施方案》,利用国际影展、国际书展、版权贸易等途径,重点推介麦家、王旭峰、黄亚洲、叶文玲等浙江籍国内知名作家的作品,扩大浙产图书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同时,建立翻译家资源库,打造中外翻译培训交流基地等。“不但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积极推动浙江当代文学和文化作品走入西方主流社会和主流人群。”

  “今天我们是怎么迷恋他们的,明天他们就会怎么迷恋我们。”麦家对中国文学“走进”海外的前景满怀信心。(饶翔)

责任编辑: 胡 杨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