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戏剧节圆了世界戏剧人一个梦
发表时间: 2017-10-30来源: 光明日报

在乌镇戏剧节随处可见街头表演。 记者 陆健摄/光明图片

  本届乌镇戏剧节上演的部分剧目海报。资料图片

  本届乌镇戏剧节上演的部分剧目海报。资料图片

  本届乌镇戏剧节上演的部分剧目海报。资料图片

  本届乌镇戏剧节上演的话剧《裁缝》剧照。 资料图片

  10月29日,随着《影子(欧律狄刻说)》《海选哈姆雷特》《圣女贞德》《西方社会》《第十二夜》等5部话剧陆续谢幕,为期11天的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落下帷幕。

  “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梦,圆了戏剧人的梦,也圆了乌镇的梦”。仅有3.4平方公里的西栅景区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步行丈量,却分布着6个剧院和3个露天场地,各色中外好剧轮番上演,这里成了戏剧人和戏剧的孵化基地。

  世界各国的演员、慕名而来的戏剧迷、普通的游客,还有身为东道主的店家,共同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听起来像是个奇迹,但这个人气爆棚的戏剧盛会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浙江省桐乡市乌镇。

  令主办方欣喜不已的是乌镇戏剧节越来越受追捧,一票难求。8月28日上午10点,本届乌镇戏剧节正式开始售票,一经开票便受到广大戏剧迷的热捧,热门剧目的票直接上演秒杀。开票一小时,24部戏中的15部已售罄!到10月19日戏剧节开幕前,所有场次的票均已售完。

  全世界戏剧艺术家向往的舞台

  从初创到羽翼渐丰,乌镇戏剧节只用了5年,却让世界艺术界瞩目。

  2013年,首届乌镇戏剧节惊艳亮相,由此,乌镇开始了它的“戏剧梦”。此后,经过四年的艰辛探索,乌镇戏剧节更是成为国内少有的可以比肩阿维尼翁和爱丁堡戏剧节的戏剧盛宴。正如乌镇戏剧节艺术委员会委员濮存昕所说,乌镇戏剧节聚集了这么多人气,聚集了这么多的艺术团队和艺术家,它是民间国际的一个高度的完美融合,又是一个职业和非职业平等互动的平台。

  “在我心里,我把乌镇戏剧节放在最高的级别,因为它是纯粹的。”美国戏剧教育家丽莎·泰勒·勒诺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戏剧节可以像乌镇戏剧节一样,结合自身独一无二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不遗余力地推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培养观众最好的方式,就是坚持高品位选戏,源源不断地提供好作品给他们看。”自首届乌镇戏剧节开办以来,一直坚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以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陈向宏等为核心的强大戏剧团队,保证了每一届乌镇戏剧节的品质,让想看话剧的人全年都有好话剧看,让喜欢演话剧的人常年有支撑他们的舞台。

  而观众也用手中的票回应了这样的“专业”:2015年第三届,开票第一天售出了近4成票;2016年第四届,开票1小时售票量就超过2015年首日12000张的总售票量;到了今年,24部戏中的15部戏的票,售完只用了一个小时。

  “刚开始做乌镇戏剧节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乌镇,我只能跟他们说,是个很棒的地方。”作为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的戏剧导演赖声川表示,现在许多国际优秀剧团都希望能来乌镇表演,乌镇戏剧节已经成长为亚洲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戏剧节之一,成为全世界戏剧艺术家向往的舞台。

  据乌镇旅游公司统计,前四届乌镇戏剧节共有特邀剧目65部,演出225场,16场戏剧活动,5100多场嘉年华,吸引了嘉宾700多人次,游客和观众100多万人次。

  而本届乌镇戏剧节规格再创新高,囊括了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24部特邀剧目共计100场戏剧演出。

  俄罗斯话剧《叶普盖尼·奥涅金》是今年的开幕大戏,由素有“俄罗斯之王”称号的里马斯·图米纳斯担任导演。本届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说,当年这出剧在俄罗斯演出,很多北京戏剧界的人士都是专程买机票赶去观看。乌镇戏剧节花了很大的心血,借助于俄罗斯领事馆的帮助,才得以邀请到这出剧来到乌镇。

  中国青年导演庄一的《风尘三侠》是评委黄磊最关注的演出剧目。4年前,庄一从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脱颖而出,一直活跃在戏剧舞台,此次带来的是改编自唐传奇《虬髯客传》的作品。

  本届戏剧节上还有世界首演剧目——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表演中心带来的影像实验戏剧《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赖声川作为重要的推荐人,说服加州艺术学院来乌镇进行世界首演,为此对方推迟了首演时间。

  看戏正成为现代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乌镇戏剧节期间,你总是能在乌镇街头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操着不同的口音,但却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那就是“看戏”。

  据乌镇旅游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售票平台格瓦拉的数据来看,今年戏剧节的购票人群已不仅限于京沪两地,苏州、杭州、南京、嘉兴正成为戏剧节的主要市场。由点及面,这意味着乌镇戏剧节正在长三角地区培育一个新兴的戏剧市场。

  剧场外,走在乌镇西栅的石板路上,闻着桂花或粽叶香,过三五十步,就能看到一出剧在路边酣演。普通游人和戏迷各取所需:有人撂下一句“什么啊?看不懂!”然后继续着游客的本分,观观景、拍拍照、吃吃萝卜丝饼;也有人席地而坐,把自己与背景抽离,专注与剧中人神交。

  剧场里,人们可以领略到世界顶尖的好戏,甚至会不经意间在台下发现一张大明星的脸——黄磊、濮存昕、林青霞、老狼……但在这里,他们基本不会遭到簇拥围堵,因为戏剧才是绝对焦点。

  如果没有引导,很难想象一个从不接触话剧的人会主动购票进场看戏,乌镇戏剧节提供的,就是这种带有引力的戏剧“场”。除了外地游客和戏迷之外,越来越多的桐乡本地人也加入到“抢票大军”中。“今天你去乌镇看什么戏”成为戏剧节期间桐乡人的热门话题。

  “一开始,身边很少有人自己买票去看戏剧,尤其是国外的大剧,哪里看得懂。”土生土长的乌镇姑娘陈魏琳说。但是,自从2015年陪着一位远道而来的同学看了几场戏后,她却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即便看不懂有些高深的剧目,也能在古镇嘉年华里找到乐趣。”而现在,连她的妈妈也开始想要抢张票到景区探个究竟。“很幸运,今年抢到了两张《窦娥》的票,正好带妈妈一起去看。”陈魏琳说。

  在陈魏琳看来,乌镇戏剧节的出现,满足了现代人对文化的多样化需求,其魅力还在于它轻松而不失格调。开戏前,在小镇咖啡馆和好友们聊天;散戏后在消夜桌上吐槽;或是漫步在石板路上,一抬头迎面来了一个踩高跷的老外,戏剧节时刻的乌镇,就是一个大剧场,看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难能可贵的是,从乌镇戏剧节的呱呱坠地到如今耳熟能详,每一届戏剧节都有不同的主题,剧目也十分丰富,从受众看,可谓老少皆宜。而这场国内少有的戏剧盛宴,之所以能在乌镇发酵升温,这与风雅桐乡的文化土壤密不可分,它圆了现代人追求高雅的梦,不出国门便能欣赏世界名剧。

  培植本土青年人才和熏陶大众审美

  随着乌镇戏剧节品牌越叫越响亮,社会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乌镇俨然已从一个“旅游小镇”,变身为充满浓郁气质的“文化小镇”。以戏剧为纽带,乌镇培植本土青年人才和熏陶大众审美。“文化乌镇”以戏剧为窗口,托起小镇文艺复兴梦。在这里,文化是可持续的。

  2013年首届乌镇戏剧节举办,是乌镇旅游从休闲度假向文化旅游的转型升级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一届初莺新语,主题为“映”;二届更上层楼,主题为“化”;三届阳开泰运,主题为“承”;四届引颈四野,主题为“眺”;第五届为小周年,主题为“明”,取厚德载物、临照四方的阴阳和合之意,小镇的“文艺复兴”之梦也越发明确清晰。

  艺术想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就得有“新鲜血液”的加入,于是有了青年竞演;艺术想要更有思辨力,就得包容万千,于是有了小镇对话;艺术想要更可持续,就得代代相传,于是有了戏剧小课堂……一位戏剧评论家指出,一个戏剧节的成功与否,与它能让多少国家、艺术家与观众产生的交流碰撞有关,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戏剧小课堂、小镇对话与工作坊等环节都创造了这样的交流机会。

  “古镇嘉年华”是每年乌镇戏剧节随处可见的街头表演艺术形式,该单元的精髓是来自世界各地热爱街头表演的艺术家组成,随机有趣,创意洒脱。被街头表演吸引驻足的观众,大多是携家带口的休闲游客。除了文艺青年,观众中不乏并不识字的老人和尚不能言的幼儿,也有很难将之与戏剧联系起来的“糙汉”。但也正是这群人,能从头至尾看完一场表演,并把“好”字喊得震天响。

  随着戏剧节的举行,乌镇景区还建立了“戏剧孵化基地”,加大对青年艺术家的扶植力度和投入。投资和孵化首部戏剧《山楂树之恋》,投放社会公演后,引起很大反响;文化乌镇出品的话剧《大先生》被列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和浙江省文化精品扶持工程扶持项目;2016年,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惊艳开展,打造了全新艺术展示平台……真正实现让乌镇本地的孩子不出乌镇,就能享受世界级的文化和艺术。

  “我们没有要求一定要达到什么标准,就是把每一届做好,有一个积累,有一个沉淀的过程。”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向宏说,乌镇戏剧节将在一年又一年的积累和成长中成为一位戏剧巨人,继续承接戏剧艺术经典,引领国际戏剧新动向,培育中国青年戏剧人才,打造全新文化生活方式。(记者 陆健 通讯员 魏衍方)

责任编辑: 李雪芹
理论中国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