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韵
发表时间:2017-03-18   来源:光明日报

  正月一过,只要不遭遇倒春寒,天气便渐渐暖和起来,一阵阵春风温温地、润润地吹拂在脸上。

  恍惚间,房前屋后,樱桃树、杏树、梨树、桃树的枝头就挂满了花蕾,或疏或密,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透着浓浓的春意。田畦里,油菜抽着绿嫩的菜薹,开着黄爽爽的油菜花,惹得蜜蜂嗡嗡地忙得不亦乐乎。为了不辜负这大好春光,母鸡们踱着悠闲的步子,或在土里刨虫,或打开翅膀晒太阳,或追逐撒欢。河边,柳树柔曼的枝条吐着米粒般的嫩芽儿,不安分地在风中涤荡。乍暖还寒的清冽河水里,鸭群淡定地感知来自春天的温度。此时,大姑娘小媳妇们也不甘寂寞,把蒙了一冬灰尘的床单、被套和衣裤鞋袜拿到河里细心浆洗,此起彼伏的捣衣声敲响了春天的鼓点。

  只要天气晴好,空旷的田野上总有孩童放飞手中的风筝。那形态各异的“蝴蝶”“老鹰”或“燕子”,尾巴上缀着一束金黄的油菜花或艳丽的映山红,映衬着瓦蓝的天空,仿佛一颗颗稚嫩的童心在天空中飘飞、嬉戏……

  此时的山坡上、荒地头,一窝窝折耳根竖着红红的“小耳朵”,贪婪地谛听来自春天的旋律。白生生的折耳根又粗又长,抖掉根部的泥巴洗干净,炒吃拌吃都很香,顿顿吃也不觉得腻味。还有山上的蕨菜,几场春雨过后,就会从岩缝间探出毛茸茸的“小拳头”,油嫩嫩的煞是可爱。岩山上的叫苦蕨,采回家后用水漂十天半月,再捞出来洗净、撕细,放在温水里用手搓,直把黏黏酽酽的汁揉出来,炒吃拌吃都行;煤山上长的叫甜蕨,无须用水漂,只要洗净放进开水里焯,就可以作为食材了。还有椿菜、野芹菜、酸汤杆、苦蒜头……这些山珍野味,是春天馈赠给乡村人的礼物,吃时爽口,吃罢爽心。

  春天的乡村没有半个闲人。有的在积肥,早早为地里的秧苗储备好拔高长壮的营养;有的上山栽洋芋或下田翻犁板结的土壤,顺便砌砌倒塌的地坎和田边的水沟;还有的赶早栽下苞谷,或者泡稻子育小秧……在这暖融融的春光里,看着盛开的花朵和忙碌的蜜蜂,即便赋闲在家,你也会坐不住,心里焦灼得没着没落,似乎不干点什么就辜负了这大好春光。此时,唯有上山或下地劳动,才会让人们的心里变得更加舒服和充实。

  沐浴着阳光,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人们在春天里行走、播种、劳动、享受、愉悦……此时,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只需默默地享受、品读、思考春天。

  

责任编辑:杨 学静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