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化育一身诗
发表时间:2011-05-2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寒山寺题壁》

  钟声回荡夜迟迟,

  过往客船江月思。

  阅尽古今无限事,

  寒山化育一身诗。

  沈 鹏作

  辛卯谷雨前两日,介居沈鹏先生、殷秀珍教授携女沈放,学生张公者、张智重、肖丽、周祥林及亲友数十人,同赴姑苏,谒寒山古寺,揽春水枫桥。信步之间,情接千载,顶礼之际,真爱如潮。及秋爽方丈、陈铭佳友引至寺内新镌沈鹏先生《寒山寺题壁》诗碑前,众人兴立大焉,不由间合诵先生斯诗,抑扬之心,发乎腑肺,复有围观者,抚掌以群,遂成一时之胜。予感诗之所系,成小文以记之。

  围绕寒山寺,有许多许多传说,大多与诗有关,当然也有与诗无关的,下面这个故事与诗无关,却大有情怀。我们不妨来看一看:

  相传,唐太宗贞观年间有两个年轻人,一名寒山,一名拾得,他们从小就是一对要好的朋友。长大后,寒山父母为他与家住青山湾的一位姑娘订了亲,然而,姑娘却早已与拾得互生爱意。寒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决定成全拾得的婚事,于是离开家乡,独自去苏州出家修行。后来拾得也知道了真象,便去苏州找到寒山,并与他一起皈依佛门。

  两个男人成了和尚,那个姑娘怎么办呢?看来,这是一个并不完美的故事,然而,恰恰是这个不完美给了后来人教化和启迪,这个启迪当然不是要我们每个人都去“让”出悲剧人生,而是要我们懂得,让,是每个人身上不应缺少的品质。

  除了钟声和枫桥,碑刻大概是寒山寺内最引人注目的了。寺内的碑刻很多,不过,仔细品读,内容也都脱不了张继诗的底子,要么是直接书录《枫桥夜泊》,最著名的要算清代俞曲园的那一块了,如今已重刻放在寒山别院中,高逾丈许,阔亦近丈;要么是拟承张诗意蕴,想再现一个难状之景于目前,也不乏名作,如:清代王士祯的《夜雨题寒山寺寄西樵礼吉二首》诗,“日暮东塘正落潮,孤篷泊处雨潇潇。疏钟夜火寒山寺,记过吴枫第几桥?”先写夜航,后写夜泊,确也似在目前。

  在王士祯写这首诗的60年后,有一位诗人鲍珍,想起王氏之诗,也写了一首七绝,云:“路近寒山夜泊船,钟声渔火尚依然。好诗谁嗣唐张继,冷落春风六十年。”鲍诗别于张、王,颇抒已趣,称得上好诗,只是细细推敲,仍难逸出张、王状景的窠臼。

  2011年3月23日,寒山寺内普明宝塔院回廊,又新立了一块诗书大碑,说大,是和寺内碑廊中的碑而言,若与别院中俞樾的那块相比,就又不大了。碑阴为一篇说明文字,正面是一幅自由磊落行云流水般的刻石草书,内容正是大家诵读的那首《寒山寺题壁》,曰:

  钟声回荡夜迟迟,

  过往客船江月思。

  阅尽古今无限事,

  寒山化育一身诗。

  原来诗书作者,都是沈鹏先生。

  沈鹏先生的草书名重当代,引领风骚,此作更系其精心之笔,通篇汪洋恣肆,又弗逾规矩,不激不励,而才情四溢,称得上字字珠玑间出款款诗意,婉转深情。我们只在此一会儿,就有很多游人在碑前观摩品读,并拍照留念。

  本以为驻足碑前者,皆为法书所动,问陈铭先生,才知道赞诗之佳者实不亚于书也。陈铭先生告诉我:“先生此诗,观者所言颇多,有云近太白,有云类工部,亦有谓李义山、王摩诘者。每每听到这里,秋爽方丈都会如其名般澈澈爽笑,继而曰:此非工部太白、摩诘义山,乃沈介居鹏也。”

  “沈介居鹏也”,秋爽方丈堪为知者语。

  当然,观众从中感受到前贤诗人的影子,也正好说明,沈先生诗的诗味和诗意,淳古高妙。

  当我们仔细来品读先生这首《题壁》诗时,确是在不自觉中能感受到这些唐诗大家的神韵。

  “钟声回荡夜迟迟”,开阔大度中藏着细致与想象,钟声好像是传给夜听的,而夜好像又并不急着给予回应,夜是什么?我以为,夜就是广袤无垠的宇宙之代称,与一缕钟声,岂可比哉,这是何等的想象力啊!迟迟,最妙!“过往客船江月思”,稍有诗歌知识的人马上会想到李商隐的“苍海月明珠有泪”,这一句估计很难用平白的语言来解释清楚,而那摇曳生姿,灵魂底层的悸动,却又呼之欲出,这恰恰又是诗最动人的地方。三句“阅尽古今无限事”,不用多想,杜甫沉郁顿挫的沧桑已跃然纸上。最后一句“寒山化育一身诗”,用陶渊明、王摩诘的清虚冲淡,烂漫超然,一解宇宙、历史、人生中的种种纠结,化同春雨,润物无声。

  我从寒山寺内出来的时候,不觉又来到了枫桥,看着盈盈的春水,数天前,“沈鹏艺术馆”开馆的一幕又映到了我的眼簾。我忽然感到,鲍珍笔下冷落了60年的春风又回来了,沈先生把自己历年创作的书法精品以及收藏了几十年的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等大师名家的作品计200余件,无偿地捐献给江阴南菁中学,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呢?从这块“大碑”中,我找到了答案。

  如果说千余年前的寒山、拾得让我们知道了“让”是一种美德,那么,沈先生无疑悟到了这“让”的真谛。20世纪美国畅销书作家弗洛伦斯·西恩说:“想象美好事物的人,他的每一个正当的内心渴望,都会在生活中实现。”是啊,沈先生在把自己的“心血”让出去的同时,这些“心血”也正在让更多更多的人的心灵得以化育。

  诗是文本,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与猜想,但好诗的第一文本,就是诗人这个人。(周祥林)

责任编辑:王小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