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老子》治天下
发表时间:2012-04-17   来源:中国文明网

  北方的国与南方的家

  汉语中的“南”和“北”,不仅是表示地理方位的概念,它还体现出文化、政治乃至人性方面的差异。

  “南”在《说文解字》中被解释为:“草木至南方,有枝任也。”为什么把“南”解释为植物呢?这其中包含的微言大义又是什么呢?

  按照德国哲学家斯宾格勒的说法,生命中包含大宇宙和小宇宙。大宇宙是植物性的,是消极被动的,小宇宙则是动物性的,是积极能动的。文化是生命力的体现,文化也具有这两种性质,即文化的植物性和动物性。文化的植物性质在于,它体现生命的原始节奏,它是以血液、土地、种族、女人和家室为基础的,而文化的动物性质表现为语言、宗教、科技、男人和国家。南方文化是以植物性为特征的,而北方文化是以动物性为特征的。

  斯宾格勒认为,体现植物性和女人性的大宇宙是更为根本的东西,体现动物性和男人性的小宇宙是依存于大宇宙的。南方是大宇宙,它不具有能动性和流动性,因此在我们祖先的汉语中,才会把“南”解释为植物性。

  南方的土著居民是没有能动性的,他们周而复始地过着与祖先同样的生活。当北方的白人殖民者抵达南方时,这里的居民生活与几千年前并无二致。黑格尔轻蔑地把南方称之为“静止的社会”。然而,正是由于静止,南方才能固守着生命的根本,固守着老子所说的“无为之道”,保持着混沌的社会状态。

  而“北”则完全不同。在汉语中,北者“乖也,从二人相背”。“乖”在古文中的意思为“别”,别者,辨也,分解也,矛盾也。

  南方的原始混沌是没有矛盾的,对立的因素还没有分化出来。而北者“乖也,从二人相背”。北方崇尚矛盾的斗争性,斗争首先需要弄清敌我,这必须打破原始的混沌状态,因此,区分、分别、分辨等等都是十分重要的。

  在汉语中,“别人”一词意味深长,“别人”者,区别人也,总想把人区别开来。儒家的伦理就是把人区别开来的理论,“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其要害就是让人们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汉代大儒董仲舒的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三者不是并列的,第三纲是关键,因为儒家伦理起源于夫妇有别。所谓“别”,首先是区别男女,把阴阳统一的混沌局面打破,形成男尊女卑,然后才能产生君臣、父子关系。

责任编辑:王小伟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