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高校张开臂膀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子——开学季:是小别离,更是新开始
发表时间:2019-08-25来源:新华日报

图为东南大学新生报到现场。实习生 张安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刘 莉摄

图为东南大学新生报到现场。实习生 张安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刘 莉摄

图为东南大学新生报到现场。实习生 张安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刘 莉摄

  8月的尾巴,暑意渐消,蝉鸣渐止。这周末,江苏省各高校陆续开学。

  拥抱、转身、挥手、告别,大学开学季不仅是求学的新开始,也是高中毕业生最深刻的成人礼:从此,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开始;父母与子女的小别离,也是彼此重新相处的人生新阶段。

  新鲜面孔迢迢来逐梦

  8月24日是河海大学和东南大学的迎新日。“一个一个来,1234……”来自东南大学少年班的新生们正在拍摄一段开学抖音视频。今年,东南大学8名少年班新生均出生于2004年。15岁的少年们即将开始一段充满挑战与快乐的大学旅程。在这8名少年中,有5名少年去了同一个地方——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少年班。

  少年们愉快地录制视频,父母站在不远处看着孩子们交谈着,透露出对孩子的依依不舍。雷震宇是网安“少年队”的一员,他的爸爸妈妈一直在不远处和雷震宇的学业导师童飞交谈,介绍儿子的兴趣爱好,了解学校的情况。“这次是他自己选择的网络安全专业,他对互联网很感兴趣。”雷震宇的妈妈郭茜说。“虽然孩子总是要离开父母的,但以前我们一直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要离家上学了。总是要放手的。”爸爸在一旁说。相比较父母的“碎碎念”,雷震宇显得十分淡定:“人总是要独立的,对我来说只是早了一点,但是这样的经历能早点让我找到兴趣的新支点。”

  “这次来到南京,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在河海大学江宁校区文体中心新生报到现场,水文专业的玛依热·阿布都许库尔笑容灿烂。从家乡新疆博尔塔拉州农村出发,她辗转坐了38个小时的火车才到达南京。“开学前,就有学长主动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应该带些什么,怎样抢火车票。”

  东南大学文科实验班学生阿莱·金恩斯来自新疆阿勒泰市富蕴县。收拾好行李安顿好后,就开始了对大学生活的规划:“以后每周末都要到南京的不同街巷走走看看,了解这座城市的历史。”

  愿当“一带一路”“中国通”

  在开学季的校园里,有不少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留学生。截至2018年12月,有来自6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25696名留学生在江苏留下了他们美好的青春回忆。随着新学期开始,更多的年轻人也将来到江苏。

  一年前,来自波兰的彭媛媛(Katarzyna Paruch)来到南京大学语言进修班学习,短暂的几个月让她喜欢上了南京。“南京是中国最美丽的城市,马上我就要来南京大学商务汉语专业成为一名大一新生啦!”在接受记者网络采访时,彭媛媛难掩心中的激动。她给之前在南京认识的朋友们带来了不少波兰风格小礼物和波兰小点心,还有一本很有分量的波汉词典。“以后的每一天我都要学习中文,提高我的中文水平,还要交更多的中国朋友,我要当‘中国通’。”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自巴基斯坦的黄磊(Irshad Ahmad)风趣地用这句中国话来勉励自己。他告诉记者,科研是他的兴趣,到中国留学让他感觉成长迅速。今年9月,他将开始在扬州大学的农学博士生涯。再次作为“新生”入学,黄磊胸有成竹:“现在我正在总结之前收集的实验数据,并提前准备新的实验计划。很快,我将作为第一作者发表我的第三篇SCI文章。新的学期,我要在科研上再前进一大步!”

  出国生要过“三关”

  眼下越来越多的江苏学生选择走出国门深造。仅在南京外国语学校,今年的高三学生中就有超过60%的学生选择出国留学。

  24日上午,南外仙林分校毕业生王霄羽开始了前往美国纽约大学的行程。今年初拿到学校录取通知书后,王霄羽已经开始了她的“开学季”:联系学校的导师和学长,尝试了解学校、熟悉环境。

  即将前往伦敦政经学院学习社会人类学的苏婉婷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开始预习大学课程、看英文书籍了。“今后三年的留学生活要靠我自己了,出国生要过三关:语言关、专业关、生活关,第一年压力会很大,尤其国外高校授课方式与国内有很大不同,更加注重课堂讨论、自主研究独立思考,这几个月我已经上网学习慕课,争取提前融入新环境。”

  “我已经做好了在图书馆里挑灯夜战的准备啦。我读研的一年半时间里可能都没法回国。”准备离开无锡前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新闻学硕士的杨亦哲说。

  临别之际,父母心中似乎会比孩子更加“五味杂陈”。不同的家长有着不同的表现方式,也有不少父母选择“云淡风轻”关爱与理性地放手。

  下周一,南京外国语学校毕业生小吴就要远赴加拿大开始大学生活。“孩子出国留学,我们组建了不同微信群,交流很方便。在麦吉尔大学,中国的留学生学长们、当地华人也都会为孩子提供帮助。我们相信她能自己处理好一切。”吴爸爸总说,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总需要一个“断乳”的过程。(记者 沈峥嵘 蒋廷玉 叶 真 见习记者 谢诗涵 实习生 刘 春)  

责任编辑:党 建
【纠错】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