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博士后当辅警”上热搜的冷思考
日期:2020-10-13
来源:光明日报

  近日,中科院博士后当辅警的话题冲上社交媒体热搜榜。对此,当事人缪博士这样回应:“更希望大家看到我干的工作,不只是停留在博士后的头衔上。”

  尽管当地公安部门一再强调博士后本人进入的是刑侦署技术大队DNA实验室,是作为专家型人才专门引进的,但一般人还是愿意从对辅警的传统印象上来理解。新闻上热搜,恐怕正是因为博士与辅警之间巨大的社会观感落差所致。

  一个行业,或者一份职业,在公众的价值排序中存在一些差异,甚至是落差,并不奇怪。毕竟,行业或职业的社会美誉度不是一时半会儿形成的,而是存在一个时间累积和印象叠加的过程。与博士对应的,应该是高校、科研机构乃至大公司,而与辅警对应的,或许是一般待就业人员。这样的惊奇,符合一般观感,也是生活中的常态。

  然而,常态并不意味着必然。缪博士能够进入基层警局,勇敢地接受辅警这个身份,除了他是备受礼遇的专家型人才之外,也与其个人的人生选择密不可分。正如他所说,这是在圆“警察梦”。他本人也对罪案推理题材的影视文学作品非常感兴趣,偶尔也会从专业的角度对一些情节进行分析研判。如果撇开现实的种种,从事这种把工作和爱好融合在一起的职业,显然是理想的生活状态。

  何况,除了“圆梦”,博士后做辅警,与他做研究、做课题其实并无太大的区别。他的“专业和目前工作完全吻合,能一展所长”。而如果考虑到利用专业破解积案带来的成就感,则这份工作的意义就更大了。

  这一案例也提醒人们,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选择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同样应该有开阔的视野、开放的思维。以往那种固化、刻板的思路,并不符合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要求。

  一者,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很多传统行业,或者说带着社会刻板印象的职业,完全可以有新的机会和空间。高知群体掌握的知识、技术,一旦与实践结合,也必然会产生新的突破。中国改革走到今天,还认为创新的前沿仅仅局限在国字头的科研院所里,还认为高知人才必须在这些地方才能安身立命,这可能是小看改革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深度变革了。选择在实践一线进行探索性研究,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基于微观个体的革命性变化,未尝不是人才流动的一个乐观信号。

  再者,任何行业、职业都有等差,但对于个体而言,这种等差更多体现在工作的质量以及所能拓展的深度和广度上。进入一个新兴行业或者一个大公司,机会当然更多,但一般性行业同样有很多可能。关键是一个人要有定力、有抱负、有目标。

  近年来,高校教师应聘街道办、清北硕博担任小学教师等新闻,每每“冲撞”人们的固有思维。但仔细解读下来,发现这些职业背后都有广阔的空间,街道办可能是国内首批数字城市治理的第一线,小学教育在今天的中国,重要性更不待言。随着此类新闻的增多,公众也比以前更平静。这说明,变化已经在发生,像缪博士一样的好多人已经行动起来了,依然围观、依然调笑、依然掂量,不仅没有意义,对其他择业者来说,可能也会错失机会。(龙之朱) 

责任编辑:贺 子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