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一部不屈的平民史诗
来源:中国妇女报

  从《惶惑》到《偷生》再到《饥荒》,这部三幕式的话剧聚焦抗战家国情大主题,从中国人家族理念的小角度切入,讲述了国破家亡大时代背景之下小羊圈胡同祁、冠、钱三家人荣辱浮沉、生死存亡的命运。

  “一个被征服的国家的耻辱和伤痛,不能像桌子上的灰,一抹擦就没了!”北平城小羊圈胡同老祁家门口,祁瑞宣紧紧怀抱着饿得断了气的女儿小妞妞,与妻子韵梅双双跪地,悲愤向苍天控诉。不敢让80岁高龄的老祖父得知噩耗,二人强抑怒火与哀恸,压低了嗓音,却不知祁老爷子已洞悉此事。

  这“欲悲却不能”的一幕比屠杀更剜心,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只剩下四个大字:“勿忘国耻”。

  这是4月30日晚中国国家话剧院剧场上演的话剧《四世同堂》的现场,剧场内座无虚席,观众们与舞台上角色同喜同悲。

  该剧由著名导演田沁鑫操刀,将老舍卷帙浩繁的85万字同名长篇小说浓缩在两个多小时内呈现,曾作为“北京第一剧”登上台北、香港、澳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40多座城市的舞台,3年热演182场,20余万名观众观看,总票房超过4000万元,曾获2011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优秀剧目奖、2012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奖等,成为话剧经典剧目。

  从《惶惑》到《偷生》再到《饥荒》,这部三幕式的话剧聚焦抗战家国情大主题,从中国人家族理念的小角度切入,讲述了国破家亡大时代背景之下小羊圈胡同祁、冠、钱三家人荣辱浮沉、生死存亡的命运。小小的舞台上,通过推动带轮子的门窗墙壁和桌椅“展开”屋内详情,迅速切换场景,三户人家的屋里屋外情形一览无余,再现了四合院、胡同口、京戏、京腔、旗袍、长衫、黄包车、叫卖、鸽哨、童谣等原汁原味的老北京风情,徐徐铺陈了一幅鲜活生动的浮世画卷、一部荡气回肠的平民史诗。

  故事由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一声炮响启幕,小羊圈胡同十几户人家平静的生活由此被彻底打乱,不得不于铁流上飘摇,虽然遭际不同,生活却每况愈下,都在逐渐丧失最基本的尊严与希望——即便跪着乞食的汉奸走狗,也概莫能外。

  本分平和的祁家是大多数中国家庭的缩影。胡同里人去人来,祁家始终扎根于此,并发展成人丁兴旺的四世同堂之家。倔强正直、德高望重的长者祁老太爷,经历过八国联军入侵、袁世凯称帝、段祺瑞复职等诸多动荡,乐观地以为日寇会出于“思乡之情”不出三月就会结束战争,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守住四世同堂的理想,平平安安地过上八十大寿,才算是人生圆满。

  儿子祁天佑孝敬父母,护佑子孙,本是个正派的生意人,为了维持日渐惨淡的买卖,竟琢磨起靠“女招待”招徕客人的办法。日本人逼迫他售卖黑心货物,反被游街示众,不堪受辱投河自尽。

  三个孙儿也呈现出迥异的派别立场,各奔殊途。长孙祁瑞宣是典型的封建大家长形象,在中学教英文,同妻子韵梅一同维持一家老小生计。因为不愿受洋学生的气,他愤然辞去薪酬丰厚的兼职,再苦再难也不肯为日寇做事,却在“尽孝”与“尽忠”之间挣扎徘徊。次孙祁瑞丰在贪财势利的妻子胖菊子怂恿下,在伪政府中谋到“美差”,妻子却被汉奸蓝东阳拐跑。三孙祁瑞全在大哥支持下,走上离家抗日的道路。

  擅长钻营投机的冠家则是毫无廉耻,反而趁势发国难财的那一部分人的代表。

  日本人坦克车进城那天,大赤包却逼着丈夫冠晓荷满北京城跑官。而在冠晓荷看来,“这个政府不给我官当,我就不爱它。亡不亡国,跟我没关系。”这对夫妇不惜告发开车拉着日本鬼子赴崖的钱默吟小儿子钱仲石,让钱家破人亡,并把亲生女儿们豁出去以讨好汉奸和日本人,大赤包终于捞到了一个“妓女检查所所长”的官职,二太太尤桐芳与大女儿高弟愤然离家。然而,走狗的下场并不好,因为与警察局特高科的科长李空山“狗咬狗”,大赤包被揭发克扣妓女钱财而锒铛入狱,冠家被抄,冠晓荷流落街头,小女儿招弟彻底沦为日本特务。

  相比之下,钱家人身上流露出的爱国情怀和风骨气节令人感佩,他们在枪炮和铁蹄下宁折不弯、浴血抵抗正是中华民族不屈精神的写照。

  钱默吟本是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钱诗人”,儿子的殉国壮举令他受到波及入了狱,受尽磨难,妻子也含恨自尽。饱经悲恸的他终于明白,“华北之大,竟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最终抛弃了知识分子的懦弱慵懒,成长为铮铮铁骨的斗士。普普通通的钱家,成为小羊圈胡同一座不朽的精神丰碑,激励引领人们去战斗。

  还有拉车的小崔、唱戏做票友的小文夫妇、热心的李四爷、与奶奶相依为命的程长顺……旧派市民的痼疾和悲哀,底层平民的正直和善良,知识分子的脆弱和挣扎,反派人物的卑劣和可耻,一一在这条小胡同上演,各阶层小人物的思想变迁和挣扎困顿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观众眼前。

  在民族危难的紧要关头,有人奋力抗争,有人苟且偷生,有人认贼作父……不同的立场通向不同的道路,也决定了不同的结局。但只要还有钱仲石这样的爱国志士,钱默吟、祁瑞宣般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只要还有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中国就不会亡。

  可以说,全剧非常克制,并未强调悲愤,但却处处可见悲愤。尤其是最后那一幕,祁老爷子凄凄惨惨地过完了他的八十大寿,悲愤于无比平静中达到了极致,正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恐怕这一刻,一生固守四世同堂理想、只想过安稳日子的祁老爷子才明白这个道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勿忘国耻,振兴中华。这正是和平年代重温《四世同堂》的意义所在。重温,是为了不忘记。(莫兰)

责任编辑:贺子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