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野蛮重绘”的悲剧再度上演
日期:2018-08-13
来源:张家港文明网
作者:程序
近日,一张四川资阳市安岳县石刻文物修复前后的对比图在网上流传。修复后,原本朴素的佛像被涂上了色彩鲜艳的涂料。对此,安岳县文物管理局回应称,造像于1995年由当地群众自发捐资重绘,其余造像未被重绘,至今仍保持原貌。(8月3日 《北京青年报》)

  曾经朴素庄严的石刻佛像,竟被色彩鲜艳的油漆“浓妆艳抹”,前后对比的强烈反差令众多文物爱好者为之扼腕叹息,也引发了网友对于文物保护状况的质疑:在我国广阔的田野乡间,还有多少类似的破坏在发生?还有多少珍贵的文化遗产已遭受无知无畏者的“辣手荼毒”?这真值得我们为之思考与警惕。  

  其实,四川资阳这座石刻佛像的遭遇并非孤例,从90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对本地的摩崖造像、古建筑等露天文物进行野蛮修复”,导致新旧交织、涂脂抹粉、不伦不类的事件并不鲜见。如此修复后的文物不仅外观与其原本的样貌形制格格不入,而且对珍贵的古迹已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破坏。有赖于文物保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以及群众文保意识的不断提高,类似的“破坏性修复”事件已经大大减少了。  

  从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回应来看,安岳县峰门寺水月观音造像遭遇“野蛮重绘”实际上发生在1995年,是当地群众基于“做好事”的初衷自发集资的行为,也在文物保护部门介入后停止。不难理解当地群众自发集资重塑佛像的动机,而事隔二十多年也难以追责。但无论动机如何、是否进行追责,对文物造成的永久性破坏都已既成事实,有必要将之作为文物保护工作中的反面教材,总结教训,对后来者予以警醒。  

  近几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文物保护的政策法规,从制度构建入手加大对文物犯罪的打击力度,提高地方文物保护和管理水平。而借助《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等文物类纪录片和综艺节目的走红,当下社会上正掀起一股文物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文物、关注文物背后所寄托的文化情感和历史记忆。  

  这几天,某民俗平台试图推广“把家安在长城上”的体验项目,却因为可能给长城古迹造成破坏受到广泛的质疑和抵制。无论是商家试图借助文物创意开发进行的商业运作,还是来自群众的关注和较真,其实都是文物热的延续,是群众文化意识觉醒,文物保护意识提升的具体体现。希望有关部门能再接再厉,在提升自身文物管理保护水平的同时,让更多普通人参与进来,共同努力,让过往的悲剧不再发生。 

责任编辑:缪怡婷 桑小婷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