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文明评论 > 评论员文集 > 好人365专刊 > 媒体关注
【光明网】政府助力重构基础诚信秩序
发表时间:2014-11-27
来源:光明网

  山东威海热心好大姐张茹文坚持14年为多位船员代管、代领工资,从未差过一分钱。她坚持7年苦寻,几经周折终于通过微博和媒体找到失去联系的船员,归还了6000元的工资,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待船员像亲人一样,总是尽自己所能帮助远离家人的船员。十几年坚守中,张茹文重承诺、担责任,用自己的行动传递着诚信正能量。张茹文总说,人生在世,多做点好事,心里坦荡,别人舒服,自己幸福。2014年10月,张茹文荣登“中国好人榜”。(11月27日 光明网)

  人猿相揖别,道德是人之异于禽兽的根本,但这样的根本之别却是无法用强制手段得以实现。“好大姐”张茹文没有什么高大之处,只不过是信守了基本的道德准则。当下社会的基础道德失范,让我们感到痛心,正是如此,张茹文的事情才弥足珍贵。但重建社会基础道德规范,非张茹文能承受之重。因此,我们只能颂扬张茹文,而对其义举的赞扬,包含着我们重新构建社会基础道德的美好愿景。

  每个人都是道德的自治体,而非简单的本能自治体。一个人只会本能的利己,而没有基本的道义,无异于丛林的动物。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仅仅需要法律的约束,还需要道德的规范。道德不足以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但一个没有道德感,没有羞耻心的社会也是可怕的。从“好大姐”张茹文身上,可以看到在这个被认为已经“礼崩乐坏”的时代,诚信和道义,依旧有人在坚守。

  如果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诚信面前也是一样的。道德不是法律,不仅没有强制性,而且不是公权力能够随便制定和要求。但这并不意味着,道德的维系,就仅仅是公众和社会自己的事情。一个良好的社会,政府也一定是备受尊重的。这样的尊重,不仅仅缘于政府对法治的信仰和以身作则,更在于其每一项政策、法规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上行下效的道理,古人早有精彩的论述。在重新构建基础诚信秩序,提升社会道德程度方面,政府的带头推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推而广之,所有公权力部门对于诚信的坚守,都是提升整个社会道德规范的重要力量。夫法之善者,仍在用法之人,苟非其人,徒法而已。这是古人对官员道德素质的期待,如果公权力的行使者不能够提高道德水准,不能在政策实施中彰显正义,只能导致公众的仿效,从而造成整个社会的不道德。现代社会,公权力不为个人不为皇帝,只为社会公平和正义。从这个角度上说,现代社会公权力部门被赋予更高的道德要求。“好大姐”张茹文为我们,也为政府做了示范。

  普通公民需要讲诚信,需要讲契约精神,公权力部门更是应该,否则整个社会的契约精神如何可能建立?在这方面,公权力部门大有可为,社会征信体系、财产公示制度、预算公开……每一项都是实在而具体的,但其背后都闪现着道德属性。此时,公权力部门被拟人化,公众对这些制度的期待,也是对整个社会道德秩序规范的期待。从这些制度的道德属性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上行下效的意义,更看到,有时候道德蕴涵于很多具体的制度和政策之中。

  制度和政策,抑或包括法规,就不再是非强制性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约束要求。从中,我们很容易窥见,道德和制度、法规的关系。道德当然也需要制度和法规的保障,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法律是道德强制性的保证。这样的制度、法规保证,不仅仅对公众适用,对公权力部门同样适用。一个对所有人都适用,并蕴含着道德属性的制度和法规,造就的将是千千万万个“好大姐”张茹文,这也是便是我们要重新构建的基础道德秩序的重要保证。(张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