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乡村需要依托传统文化
发表时间: 2018-07-10来源: 福建日报

  最近,笔者正在翻阅萧公权卷帙浩繁的《中国乡村:19世纪的帝国控制》。该书是从乡村地区的行政划分、乡村政治统治体系及其运行效果三个方面,探讨了清王朝关于乡村政治统治体系的确立和运行情况。这对于认识近代中国的乡村社会不无裨益。有人有过评价,如果诺贝尔奖中有历史学这一项,那么萧公权获得历史学奖是没有争议的。这可视为对萧先生学术地位的肯定和认同。

  日前参加了浙江丽水的第四届河阳论坛——“生态文明与传播:乡村作为前沿”,这是由一个集学术研究、文化建设和人才培训于一体的民办社会组织和民间智库创办的论坛。之所以取名“河阳”,来源于缙云县一个千年古村落,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历史文化名村、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以河阳为名,也有借此助推古村落的活态保护与更新,探寻中国乡村发展和复兴的模式和途径的寓意。

  一本书与一场论坛,让我看到之间的联系,并且有所感悟:振兴乡村需要依托传统文化。依托传统文化,振兴乡村才知道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乡村文明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主体,村庄是乡村文明的载体,耕读文明是我们的软实力,要保留乡村风貌,坚持传承文化。千百年来,乡村不仅是中国人主要居住的形式之一,还是礼仪的发源地,传统伦理的根基。乡村是历史记忆、文化认同、情感归属的重要载体,蕴藏着丰富的文化资源。从这种意义上说,乡村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文官告老还乡,武官解甲归田,乡村还是城镇文明回逆的成果。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体现了对乡村历史地位和意义的科学定位、对乡村发展现实的研判和把握。这是应对乡村衰退的全球挑战,同时也是国内优化结构、增强动力、化解矛盾、补齐短板的重要举措。保护农业就是遗存人类的农耕文明,留住乡愁就是赓续先贤前辈的集体记忆,振兴乡村就是守护生生不息的中华文化之根。

  “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样,振兴乡村最终归依是文化的振兴,是对中华传统文化土壤和种子的守护。乡风习俗是一个地域的生活文化,是乡村精神家园的底色。追求物质富裕上的精神富足,发挥传统文化在乡村底蕴深厚、流传久远的优势,倡导现代文明理念和生活方式,注重培育良好生活习惯和文明乡风,推动传统文化创新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支持和保障。

  一本书与一场论坛,所产生的效应也许有限,但可贵的是,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振兴乡村的文化自觉。他们所有付出,也不只是城市反哺乡村之举,更昭示我们,只有依托传统文化,对乡村文化资源再认识再发展,才能实现乡村振兴、民族复兴。(戎章榕)

责任编辑: 党 建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