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住在西安城墙下
发表时间:2012-04-23 来源:工人日报
分享到: 
30年前,我住在西安小南门外,门前是环城路,环城路北是护城河,护城河北边是城墙。环城公园内,一群老人围坐在石桌周围聊天,他们都是老西安,聊得依然是那些城内小院里的岁月和城墙根下发生的故事。

  30年前,我住在西安小南门外,门前是环城路,环城路北是护城河,护城河北边是城墙。那时候的城墙破破烂烂,不是这一段缺少了青砖,就是那一段的墙土裸露在外面,城墙下荆棘丛生、杂草遍地。即使这样,整体看城墙,在两面低矮的建筑映衬下,这古老的建筑物依然显得沧桑厚重,让人震撼。

  城墙,是一座城市的符号。城墙也曾把城里城外严格区分开来。那些年,在老西安人的印象里,只有城墙里的人才算西安的城里人,出了城墙就是郊区了。我有一亲戚,祖孙三四代挤在一座小院里,就是不肯搬到宽敞的城外去住,问其中长者,老人说,出了城门就不是城了,不要看只是一堵墙之隔,差别大着呢!当年刘振华带10万人马围攻西安城,把西安围了8个多月,可就是没有把城攻下来。我问为啥,老人说,有城墙啊!城墙挡着他们就进不来。老人说的是“二虎守西安”的事情,这故事我很小的时候听祖父讲过,也是那个时候我记下了杨虎城、李虎臣、冯玉祥将军的名字。

  老人说得也对,我住的家属院东边,当时是一处养牛场,有黄牛、花牛几十头,只要不下雨,这些牲畜每天都被饲养员拴在路边上,苍蝇、牛虻到处飞,牛的粪便味儿也被风吹的到处都是。这些,在城里面无论如何是看不到的。那个时候,小南门外居住的不少人家还是农民,这些农民经常扛着农具到很远的田里去干活。

  人常说一个城市有水就有灵性,可是,当时的护城河里全是污水、雨水、各处流来的废水,把护城河污染得变成了黑色,气味也十分难闻,使得护城河旁长的树木花草也脏兮兮、懒洋洋的。一年,西安来了位铁市长,上任伊始,就对城市卫生进行大规模的整顿,接着又把目标盯在了城墙修葺和护城河治理上,发动军民齐参战,各行各业都被动员起来了,盛夏挑灯夜战,寒冬腊月也不停歇,终于修好了护城河、城墙,使西安的面貌有了大的改观。虽然还不能在护城河里荡舟玩赏,但是护城河里的水清了,护城河岸上的树绿了、花红了。还修建了不少供市民休闲娱乐锻炼身体的设施,使得护城河、城墙与这样许许多多建筑设施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环城公园,那些唱歌的、练琴的、唱戏的、跳舞的、散步的、跑操的都来了,西安城一下子生动了许多。

  我住的西面是一座四合大院,那种建筑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虽然从没看见有什么人居住,也没发现有什么人进出,可是那灰色的建筑和高大的树木给人的是一种威严感,使路过的人常常投去异样的目光。我一直怀疑这院子里发生过鬼故事,所以晚上走过这里都要加快脚步。

  再往西是一条宽敞的大道,当时叫陵园路,南北走向,北头对着城墙的一个缺口,南头是西安市烈士陵园。铁市长领导大家修葺城墙时,忽然在这城墙缺口的下面发现了一座城门的遗迹,于是考古专家蜂拥而至,经数日勘察考证,认定是唐代的含光门。于是修城工程停止了,平时走的路也改了道,住在这一带的人很有意见,跳脚骂娘了好几年,后来终于理解了决策者,后悔不该把好人当坏人骂了,因为原本破烂的城墙缺口建起了西安城墙遗址博物馆,那条人们从来不喜欢叫的陵园路也改成了含光路,含光路、含光路,你听听这名字多好啊!

  随着城市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的发展,西安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建设,由城墙内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呈辐射状发展。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西安曲江旅游度假区,西安浐灞生态区到西咸新区,西安在扩大,西安在发展,西安在前进。

  前几天,路过我曾经住过的地方,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我们家属院的大门,原来周围都盖起了高层大楼,那些破破烂烂的房子早已没了踪影。环城公园内,一群老人围坐在石桌周围聊天,他们都是老西安,聊得依然是那些城内小院里的岁月和城墙根下发生的故事。(周养俊)

责任编辑:邓植尹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