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9-03-11来源:中国文明网
记忆中的老家
作者:白鹏

  “轰隆”一声巨响,飞尘四溅,四间瓦屋瞬间倒塌,老家从此只能在记忆中临摹。 

  改革开放20周年,我9岁。印象深刻的是那年,爸爸带着一帮叔叔,拿着工具在土堆上边忙活边喊“打土墙喔,嘿嚯;打土墙喔,嘿嚯;加油喔,嘿嚯”。那时的我,一边端茶递水,一边憧憬着住进新家的模样。庄家人最是勤劳肯干,没过几个月,我们就搬进了梦想中的家,那是有着三间正房,半间厨房和半间猪圈的乐园。从此,吹大风的时候不用着急去堵窗、堵门,下大雨时不用急着用盆到处去接水了。 

  第二年,弟弟出生了,给这个小家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和希望,满屋子都充斥着小孩的欢笑和哭闹声。再大点儿,我便带着弟弟从墙角这边耍到墙角那边,黄呼呼的墙面上被我们用黑木炭棍子鬼图乱画,长大后,每每看到天马行空般的杰作,都觉得回味无穷。 

  改革开放25周年,我14岁。那年我们村上终于通公路了,周末放学回家,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坡度75度的山路,而选择了路程更远的公路。慢慢的村上的庄稼人一户接着一户买了摩托车,山路上成群结队背着一背篓谷子和煤炭的现象不见了。在家每当听到摩托昂昂的响声,我便匆匆放下笔头,合上书本,跑到厨房帮爸爸端饭菜出来,看着忙碌一天的爸爸大口大口地吃着,想着什么时候他才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了。 

  改革开放30周年,我19岁。那年我考上大学了。21世纪,读大学并不稀罕,但对那时的家乡来讲,还是少之又少,可以说自己是山沟沟里飞出的麻雀了。重庆巫山县离四川雅安并不远,但当时我用了2天2夜才到家,山路-大巴车-船-摩托-火车-公交-大巴车,回家的路虽然很苦很累,尤其是寒假人特别多,只能在火车上站一夜,但是回家的路上灯始终是亮着的。两年后,县城到区上的高速终于通了,回家再也不用在船上颠簸一夜。 

  改革开放35周年,我24岁。工作一年后,爸爸高兴地打电话告诉我,家里买新房子了,离镇里只有20分钟路程,有8间大房子,回家在家门口下车就行,而且再也不用和弟弟挤一个房间了。家里换了又大又新的房子,全家都很开心,觉得日子更有奔头了。 

  改革开放40周年,我29岁。随着政府对农村工作和发展的重视和努力,老家一年更比一年好。虽然,我们家的老屋今年在顷刻间变为黄土,那些儿时美好的回忆和经历,也只能永远存在我们记忆中,但是看着家家户户的小高楼,看着家家户户红红火火的日子,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向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感谢党,是党的好政策,让我从山沟里面飞了出来,有了更广博的见识和不一样的生活;感谢党,是党的好政策,让我的父老乡亲能够从吃饱每一餐到享受生活感谢;感谢党,是党的好政策,让家乡从只有陡峭的山路到实现水泥公路户户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