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9-01-06来源:福建日报
生活莫被“朋友圈”绑架
作者:远 方

  如今的微信“朋友圈”中的人情冷暖、世故人情、社交焦虑、种种世相,和现实中的复杂的人际关系比较起来,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的生活被社交“绑架”了吗?确实需要反思一下。

  现在,朋友圈已是中国网民使用率最高的社交应用,它已经成为网民获取互联网内容的主要媒介,成为大量网民社交、获取情感来源、购物、交流生活信息、传播文化艺术热点新闻、表达个人诉求的技术手段和平台。手机在手,点赞或转发,群聊或分组,屏蔽或拉黑……这是目前中国人几乎时时在进行的一种社交方式,这样的朋友圈也在重构着人们的处世哲学。但是,如今,更多的人对“朋友圈”的态度,已经由原来的好奇、惊喜、喜欢、自由、参与乃至不离不弃,变得越来越感觉它无意义、很虚幻、缺少真实,让人身不由己,无所适从,以致有人说,我们的生活已经被这种社交绑架,私域和公域难分,朋友圈中没有真正的朋友……

  朋友圈里的友谊,一般称为“点赞之交”。你发一条朋友圈,人们就能给个秒赞,但关上手机,你可能连对方是谁都想不起来,让人感到自己在朋友圈中其实很孤独。朋友圈中的既定法则,是为人情点赞。赞领导转发的深度美文、赞同事晒出的精修自拍、赞客户挂出的行业资讯……哪里有人情,就去哪里点。“晒”是朋友圈中的主要内容。有人说得好,刷一遍朋友圈,比看一部连续剧更为精彩,晒脸、晒娃、晒美食、晒风景、晒方向盘……指尖上的朋友圈,变成了包装自己人设与标签的舞台。

  在朋友圈中,常见人们的转发。有领导转发的,可能是一件热点新闻或一件趣闻,有自己孩子班主任的育儿心得,有亲戚朋友的微商广告,或昔日同学转发的明星八卦,或一些养生知识……但是,如今转发也成了一种态度,哪些转,哪些不转,有人开始为此纠结、踌躇,而在每一次不得已的转发前,甚至都要在标签分组里挑挑拣拣,斟酌对谁可见,对谁不可见……因为,看到“朋友圈”的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了现实,个人生活已经完全被占有和绑架,有人已将朋友圈设置为“近三天可见”,除了那些不得不发的东西,不再花精力去刷朋友圈,而把更多重心放在生活里,陪亲朋吃饭,和好友见面聊天,把自己的社交回归得更原始一些,更简单一些……

  不能否认,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工具,已经广泛而细微地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为我们传播信息、沟通情感、建立联系、维系人际关系、表达态度,提供了便捷和发挥了作用,但是,这些社交媒体也使使用者产生了更多的负面情绪。比如:因想要参与每一件事并分享但害怕“他们在嗨不带上我”而产生的“失落感”;因沉迷于手机不跟身边的人交流而产生的“孤独感”;因要关注别人在做什么而不自觉地与别人比较产生的“不安感”;因长期让手机处于对外联接状态呈现出的“抑郁症”;因过度使用科技产品触发了人们大脑里的成瘾区域而“成瘾”;因为害怕自己不如社交网络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成功”和优秀而产生的“焦虑感”;还有与现实中复杂的人际关系比较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情冷暖、世故人情、社交焦虑……这些负面影响使人们的生活并不完满,常常因此陷于生命的困惑、情感的迷惘之中,可说是生活被社交所“绑架”。

  这正是今天这个“手机社会”带来的一些弊端。技术的力量正在左右着我们的生活、情感,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低头族”“手机控”,生活被手机绑架。因此,有人倡导“放下手机,多留点时间,给家人和春天”。国外有幸福研究机构曾做过这样的实验,让那些沉迷于包括手机在内的社交工具的人,离开社交工具一段时间,结果发现人们仅仅离开社交工具一周便已经有了不少积极影响,包括对自己的生活更加满意,对待生活的态度更积极,现实的社交生活也增多了,迫使自己思考更多的问题。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变化?为什么对生活的态度、对自我的态度,会有如此不同?“不幸的是,我们倾向于关注别人有什么,而不是自己实际需要什么”,这就是这个测试得出的结论。这个实验告诉我们,在今天这个“手机社会”,我们的生活要完满,获得幸福,不被“手机”所控制,不被“朋友圈”所绑架,不变成“非我”,就要欣赏自己的生活,发现自我的实现和价值,由“倾向于关注别人有什么”到开始关注“自己实际需要什么”,重新构建人和社会的关系,重新体味和感悟生活的美好,从而获得身心、生命和自我的自由和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