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9-06-04来源:成都文明网
追忆童年 不负人生芳华
作者:李凝七

  听着《不想长大》,却总盼着长大,这是我们的童年。 

  小时候经常被大人们问“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呀?”我的答案是“爸爸”,这个答案一直没有变。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件小事印证着这份父爱,也丰盈着我的童年! 

  整个小学时期,我都拥有一条让同学们艳羡的橡皮筋,我每天“宝贝”着,放在书包里不愿随意拿出来。这条橡皮筋出自我爸爸之手,他做橡皮筋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他把被扎破换下来的自行车内胎,细致均匀地剪成几十个小圈,再一个一个地套接起来。他追求完美,所以每个圈的接口都铺得整齐顺滑,他边接边教我,可我总喜欢装糊涂,不愿接他的“衣钵”,我自私地想要他一直亲手为我做橡皮筋。不一会儿,一条红橙色的、长长的、完美的橡皮筋就做好了。他洗了手和橡皮筋,双手捧着成品认真地问我“这长度够了吧?还剩下一截,等这条玩儿坏了,爸爸再给你做一条!”我自然是乐疯了,这条串起爸爸关爱的橡皮筋,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数的雀跃和满足。 

  还有一件小事,也同样让我难以忘怀。学校要在元旦期间举办美术作品展,我以业余选手的身份成功入选一幅画作,但老师说我的画幅太小,展出来太不显眼,建议我改成更大的画幅。难题来了,放大原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的水平实在有限,在放大的过程中总出现比例不协调的问题,我坐在写字台前气恼又沮丧,不知如何是好,妈妈无奈地望着我表示自己也束手无策。爸爸看到我的窘态,从妈妈那里得知我的“难题”,马上笑逐颜开说道:“我来帮你搞定!”我仿佛遇到救世主一般热泪盈眶。只见他拿出尺子铅笔轻轻在原来的小图上画上5cm为间隔的格子,把画分成了小块,之后又在大白纸上画上10cm为间隔的格子,然后教我一部分一部分地画。想起来很像现在的十字绣。就这样,我的画笔和橡皮在纸上来回摩擦,爸爸就坐在我身边耐心地指导。我忘了这幅画挂在学校展墙上的风采,也忘了老师同学的评价,只记得这幅作品,是那晚我们父女二人在昏暗的台灯下共同完成的,收工的时间是凌晨3点17分,我完成了我以为完不成的任务。 

  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每次遇难“难题”,我便会想起这件小事,父亲教会我的不只是用格子缩放比例,而是大的困难可以分解成小困难,而小困难也许根本算不上困难,做任何事情都要有耐心! 

  如果有一台时光机,你最想回到自己的什么年纪呢?按照惯例,选择重返17岁、20岁即青春时期的人是最多的,而我的选择是回到“笑哭皆夸张,一觉就翻篇”的童年。当我们追忆童年,想起那些实实在在陪伴过我们的事物,还有呼朋引伴穿梭在阡陌交通乡间的景象。我们摘下一片硕大的荷叶,顶在头上,石头上印着我们高高低低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