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获诺奖 中国作家生存状态再引关注
发表时间:2012-10-17 来源:济南日报
分享到: 
4.55K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其高达750万元的巨额奖金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读者也许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红遍大江南北的先锋派代表作家马原宣布:文学已死。随后他放弃了写作。30余年后,因为莫言的获奖,中国作家的生存状态再度成为关注的话题。当今的作家是否能够像当年的鲁迅一样,凭借稿费在北京买下一座四合院?

  莫言有望登顶“作家富豪榜”

  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莫言称想用奖金买房子,而有人马上计算出,以莫言得到的750万元奖金,用于在京买房的话,可能仅够买120平方米。对此,“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吴怀尧表示:“事实上,莫言曾以345万元的版税收入,登上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第20位。而现在,随着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作品整体销量都会上涨。我预计他的全球版税在2013年会出现井喷,有可能突破亿元,冲击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相信买大房子已不是问题。”

  当文学遭遇生活 作家沙漠舟死前馒头充饥

  谈到作家生存状态的话题,避不开“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吴怀尧。吴怀尧告诉记者,“中国作家群体的贫富差距令人震惊,现在有的作家一年收入远超1000万元,而有的作家辛苦一年挣不到10万元,还有作家全部存款不足5万元。应该说,绝大多数作家收入比不上公司白领。作家沙漠舟去年因病去世,去世之前他最穷时,一天只能吃一个馒头。”

  目前国内绝大多数作家的作品,5年内销量超过3万册就可以称为畅销书。起印数能超过10万册的作家不到50人,开机能印到上百万册的,记录只有3人:郭敬明、于丹和钱文忠。有些知名度不高的作家,即使著作有幸出版,销量也极其有限,5年时间只卖了两三千册的作家极为普遍。

  当文学遭遇商业 文学开始自己养活自己

  钱文忠接受采访时,对当下文化的发展表示了忧虑:“归根结底,推动文学进步的重任,最终还是要作家来完成。但问题是,面对市场诱惑和生存压力的时候,作家们还能耐住寂寞烹文煮字、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吗?”

  先锋派“射雕五虎将”之一的作家格非接受采访时表示,“文学是需要供养的,可是现在除了还在体制内的作家,作家靠供养的时代结束了。《版权法》出现后,文学开始进入一个自己养活自己、跟市场发生复杂关系的时期。这个时期最大的优点就是它导致了文学空前的繁荣,但是我认为文学的隐患实际上在那时也被埋下了。现在,文学最重要的赞助商也撤退了,文学被重新抛到市场化的境遇当中。”

  争议 作协是否需要存在 作家是否需要供养

  几年前,韩寒在网上公开叫骂作协体制,称作家由国家财政拨发工资养活,是体制弊病,作家被圈养后根本无心创作。长期以来,围绕此说法的争论不断。可是现在大家也看到了,莫言作为体制内作家,并以中国作协副主席的身份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告诉记者,“文学是需要供养的,莫言的获奖,对那些诟病作协体制的人,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么作家是否需要供养呢?文坛“射雕五虎将”之一的作家洪峰曾因生活窘困走上沈阳街头乞讨,昨日,记者试图联系洪峰,想了解一下他的生活现状,由于当事人不愿接听电话,记者最后采访了同样是“射雕五虎将”、洪峰的朋友马原。马原告诉记者,因为洪峰现在有了正高职称,生活不会再有问题,起码不会像2006年那样上街乞讨。由于版税太低,纯文学的作品市场销售有限,单靠写作,一个作家很难维持生计。

  转机 商业运作提升稿酬 有望迎来光明前景

  茅盾文学奖评委、文学批评家谢有顺和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在谈到中国作家生存现状时,分别表示,“在中国当下,大部分畅销书是没有文学价值的,有一些仅有负面价值,严重误导大众。”“目前有一种状况,市场标准取代了文学标准,精英作家和汉语整体水准都在下降。”

  相比严肃文学,青春文学渐成热点。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后起之秀,通过各种商业运作,已经在青少年群体中产生广泛影响,每每推出新作,皆能一呼百应,动辄发行过百万册。

  2009年后,随着民营出版商的崛起,事情开始出现变化,一些传统作家的严肃作品也开始遵循商业模式运作。麦家在获得茅盾文学奖后,其新作《风语》被北京精典博维公司以500万元的天价买下,而周国平的《宝贝宝贝》则被北京凤凰联动以1000万元的价格买下。在民营出版商的推动下,中国作家的版税有望迎来光明前景。(通讯员 吴波)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