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首届非遗博览会:非物质遗产物质化?
发表时间:2010-10-22   来源:中国网
    “绝活”好看但不都能成热销品

“如此多的民间艺人展示绝活,让人眼界大开。”一位观众这样形容他的感受。10月15日-18日,由文化部和山东省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在山东济南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600多个非遗项目在展会亮相。“生产性保护”和惠及大众是主办方所强调的,非遗的价值在这里具象成了签订的合同和展台前的人气,传承人们集中享受了被大众关注的过程,但是他们手中的技艺保护和发展仍是展会后要面临的现实问题。

初级阶段的“泛非遗”倾向

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字面理解:“物质”是东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就不是东西。但如今,名酒和凉茶品牌等都说自己是非遗,等于把是东西的东西说成不是东西。事实上,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的只是传统酿酒和凉茶制作的技艺。乱用非遗名号,这是目前商家的一种趋向。

现在我国公布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有1488名,省级传承人5590级。数量众多给传承人的身份识别带来许多困难,更何况只要问起某工艺技师是否是“传承人”?回答基本是肯定的。滥用传承人身份,是目前手工艺从业者的一种倾向。

用联合国的说法,评选“非遗”是为了保护,潜台词是说它处于弱势,有濒危的风险。但在我们这个重视饮食文化的国度,进入国家级非遗名录的餐饮项目,基本没啥传承风险可言。

这些不足,正契合了中国政法大学世界遗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刘红婴的一个判断———中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上跟进的态度很积极,不过仍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原因是对评选“非遗”的标准、数量把握不甚准确。在泉城济南落下帷幕的首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国家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马文辉表示,目前非遗工作的重点,是进一步探索有效保护非遗项目的方式方法。今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开始正式审议。

目前在传统手工技艺方面,作品销售渠道狭窄,传承后继乏人的现象较为普遍。虽然在很多地方非遗旅游才刚刚起步,但传承人大都对以旅游提高非遗的知名度、增加自身收入持欢迎态度。

其实,非遗的旅游已随着非遗申报评选的热情一起升温。是让粗制滥造的旅游纪念品、装模作样的表演对非遗的本真性造成新的伤害?还是要让旅游行为真正焕发非遗背后的传统文化的生机?专家认为,要必须在可持续、不以经济因素为首要考虑的条件下,非遗旅游才能稳健向前发展。

外行看绝活的热闹

最初看到济南舜耕会展中心那里人流涌动,出租车司机林师傅以为是在搞什么产品展销。两天后,当他看到报纸上有关首届非遗博览会的报道,得知现场有泥人、年画、皮影戏等好玩好看的民间绝活,便决定抽时间去瞧个热闹。

像他这种因绝活而对“非遗”感兴趣的人不在少数。听筹委会招展部部长鲍立军介绍,展会期间的现场观众每天都能达到两三万人,周末甚至爆满。

彝族刺绣,藏族唐卡,甘肃保安腰刀等具有民族特色的非遗展示,成为博览会现场关注度很高的项目。面对一幅价值高达五万甚至数十万元的精美唐卡,观众们经常会流露出一种吃惊与景仰并存的表情。

手工艺绝活展示是非遗博览会上的一大亮点。在钧瓷的展位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杨志的徒弟在轮盘上向人们展示拉泥坯的技艺。不少观众因为以前只在《人鬼情未了》这类影视剧中见到过这种场景,现在零距离地观看由人力拨转的据说是延续宋代的绝活,眼睛一下子亮了。在外行眼里,徒弟已经做得够出色了,但师傅杨志仍不时会“挑刺”,嫌他把哪里拉歪了,体现了传统技艺讲求精湛的一面。而在张国庆的龙山黑陶展位前,拉泥坯的工具虽不及人家的原始,但观众可以亲身体验。

内行谈技法的门道

此外,现场还有木版年画的刻版与印刷,面人制作、刻瓷、蛋雕、葫芦烙画等技艺展示。手工技艺的展示,同时也是非遗传承人相互交流提高的过程。开封朱仙镇年画传承人任鹤林说,“如果冲着卖钱来参展,在当今年画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是会让人失望的,所以和同行交流是主要的。”在黑龙江省级非遗项目青牛葫芦展位前,有位济南的葫芦烙画爱好者抱着自己的作品慕名而来,与传承人郑国华交流起关于工具改进,扁平葫芦的种植技巧以及创作技法问题。

责任编辑:王啸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