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宣传部长尹汉宁:回望辛亥 承继首义精神
发表时间:2011-10-16   来源:荆楚网

    今年(2011年)10月10日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日。以武昌首义为标志的辛亥革命,是中国人民为改变自己命运而奋起革命的一个新的伟大起点,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之前的一次最重要的革命。武昌起义的爆发,具有特定的时空条件。以把握大势、乘势而上、勇于担当、敢为人先为主要内容的首义精神百年延绵。首义之地的湖北儿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各个时期,不断推动社会变革进步。今天,历史又赋予首义之地新的神圣使命,我们要承继首义精神,谱写新的发展诗篇。

  一、武昌首义爆发的历史条件

  自乙未广州起义到武昌首义发生之前,革命党人先后在广东、湖南、江西、安徽、浙江、云南、四川等地发动了10余次起义,但都屡起屡踬。而武昌城头一声枪响,敲响了清王朝覆亡的丧钟,举国响应迅速形成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冲毁了在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打开了中国进步的闸门。

  在纪念辛亥百年的时候,人们不禁要问:那么多地方数次起义都失败了,为什么唯独武昌起义能够成功?分析当时湖北的社会条件,可以清楚地看到,武昌起义发生的时点具有某些偶然性,但武昌首义的成功是历史的必然。

  武昌起义前夕,封建统治日益腐朽、风雨飘摇,推翻封建帝制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大趋势。鸦片战争以后,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步步进逼,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清王朝企图通过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推行新政、君主立宪等举措,维护自身的统治。但不仅没有实质性的效果,相反还累积和激发了社会矛盾。中国人民和无数仁人志士为了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先后发动了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特别是20世纪初,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民主革命派登上中国历史舞台,多次组织发动武装起义,有力冲击了清王朝的统治。

  从当时湖北的情况来看,具备了发动起义并取得胜利的先决条件和良好基础。

  第一,近代湖北工业起步较早,具有一定的规模。自1861年汉口开埠,湖北近代工业开始起步。洋务运动期间,湖北以武汉为中心,先后创办了汉阳铁厂、湖北枪炮厂、大冶铁矿、汉阳铁厂机器厂、钢轨厂、湖北织布局、缫丝局、纺纱局、制麻局、制革厂等一批近代企业,企业数量居全国之冠,资本总额约1130万两白银,形成了以重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为龙头的湖北工业结构,武汉也一跃而成为当时仅次于上海的全国第二大工业城市和出口贸易城市。张之洞18年督鄂,离任时写了一副对联,“昔贤整顿乾坤,缔造先从江汉起。今日交通文轨,登临不觉欧亚遥”,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湖北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随着近代工业的发展,湖北的民族资产阶级力量一定程度地形成,为武昌首义的成功奠定了经济基础和社会条件。

  第二,近代湖北文化教育兴盛,思想新锐活跃。鸦片战争后,封建统治集团的有识之士有感于“中国不贫于财而贫于人才,不弱于兵而弱于志气,而人才之贫由于见闻不广,学业不实”,在湖北积极主张、大力推动兴学强教。从1869年起,湖北兴办或改制了经心书院、两湖书院、江汉书院等传统教育机构,其中两湖书院是当时全国两大书院之一。1891年后,湖北又先后创设了方言学堂、自强学堂、农务学堂、工艺学堂、文科高等学堂、湖北师范学堂、支郡师范学堂等一大批新式学堂,成为当时全国洋务学堂最多的省份,武汉大学等当代著名高等学府正是从这些学堂中延承而来的。同时,当时的湖北还大力提倡留学教育,1896年中国驻日使馆首批选派的13名赴日学生中,就有来自湖北自强学堂的青年,至辛亥革命前夕,鄂籍留日学生累计达5000余人,位居全国第一。第一次同盟大会,参会代表72人中,有19人是湖北籍,占26%;最早在欧洲参加同盟会的18名学生,全为湖北籍。通过改制旧书院、兴办新学堂、提倡留学游学等途径,近代湖北的文化教育事业空前繁荣。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兴学强教,出发点是应付严重的统治危机,结果却使一批具有新式西学思想的人才在湖北成长集聚,新的社会阶层、新的知识群体得以孕育发展,武汉成为了中国近代文明的奠基之地、民主思想的激荡之地、先进理念的汇聚之地,为武昌首义的积蓄、爆发和成功培植了思想条件和文化环境。

  第三,近代湖北战略地位突出,区位优势明显。湖北地处我国腹地,素有“九省通衢”之称;随着京汉、粤汉铁路的兴建,更使武汉成为全国的交通大枢纽。地理位置奠定了武汉区域性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的战略地位。在近代中国,武汉是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通商口岸和内地贸易中枢,被称为“东方芝加哥”,较大范围的人流、物流、财流、信息流都在武汉集散,这为首义成功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力量。同时,武汉具备“绾毂南北,控制长江中下游,如能攻占,也可据以号召天下,不难次第扫荡逆氛”的区位优势,在革命运动中能够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略效果。

  第四,近代湖北革命力量相对集中于新军,易于组织,具有牺牲精神。同盟会成立之后,许多在日本的湖北留学生受到孙中山民主思想的影响。这些留学生回到家乡以后,在革命理念的激发和现实生活的冲击下,进一步坚定了“亡清必楚”的信念和担当,积极发动本省革命志士,广泛联合全国革命同胞,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地开展行之有效的革命动员准备工作。起义发生前,湖北先后成立的数十个革命团体已经完成了大联合工作,新军中三分之一的成员已经加入革命党,三分之一的成员同情革命,真正顽固立于清廷一侧的不到三分之一。革命党人已经基本掌控了湖北新军,形成了比较完整的革命组织系统。在历史的重要节点上,湖北革命党人敢于利用有利时机,乘势发动武装起义。在起义的关键时刻,直接指挥起义的两名湖北革命党人熊炳坤、吴兆林勇于担当,完成了首义成功的神圣使命。

  在武昌起义之前的较长一段时间,张之洞督鄂,企望挽清廷于既倒,但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以南皮造成楚材,颠覆满祚,可谓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 

责任编辑:侯海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