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立法”还需合理授权
发表时间:2012-08-16   来源:成都文明网

  近日,深圳市人大召开《深圳经济特区市民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立法论证会。这部有可能成为全国首部市民行为规范法规的条例,拟对一些不文明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比如,两年内5次因不文明行为被处罚者加罚1000元,有10次不文明记录者将被记入征信体系。损坏古树名木,处罚额度或重达50万元。

  “文明立法”,初衷是顺势而为,减少不文明的恶习。长期以来,随地吐痰、随意吸烟、乱扔垃圾等各式陋习已成人们的心结。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如何构筑与之相衬的社会文明环境,尤为重要。在此意义上,“文明立法”无疑是有着善意动机。

  物质与精神的双翼齐展,才能托起社会的文明厚度。对人们而言,没文明的习惯,就没好的公共生活。不过,在“重物质、轻素质”的当下,人们在无形中流露出来的欠文明行为,却成社会短板。某种程度上,深圳就是在填补这块短板。

  不过,从舆情反馈来看,深圳的“文明立法”固然招徕了不少掌声,可也让不少人为之焦虑。公众的忧心之处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是执法主体;二是“重罚”方式。

  深圳拟将执法权让渡给城管,在城管被“污名化”的当下,这势必会让公众无法安心。治理不文明行为本身是项管理行为,具备执法资格的,主要是各职能部门,城管并无治理的法定权力。可最终,执法重任还是落到城管头上。

  在城管的执法身份尚不清晰,又存在暴力执法等沉疴的情境下,城管治理不文明行为,是否会引发更多“不文明”的缠斗,制造新的“猫鼠困境”,实在是叫人心生疑窦。

  再者,深圳拟对一些不文明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处罚尺度合理与否,暂时不好说。但须明白的是,罚款并非执法初衷,只是一种手段,若是执法走上了“罚款依赖”的途径,只会衍生出罚款经济的怪胎。这对提升人们的文明习惯,不见得有多大实际效用。若罚款的尺度得当,或能激起人们的向善热情,促使他们提升修养;若是罚款太过苛刻,难免会激起消极的情绪。

  事实上,种种陋习的存在,乃至成为社会的痼疾,归根结底,是因为人们缺乏涵养公共秩序的公共精神,缺乏自律的行为规范等。这些,终究需要公德氛围浓度的提升:在道德感召和契约理性的建立中,培养人们的荣辱观。(孙艳)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余 叶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