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嘴山启示录”述评之一:该如何与自然相处
2014-09-04 10:31:00
导读:在塞上江南博物馆,“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磅礴气势被LED显示屏展示得淋漓尽致。结束“黄河万里行”在这里的采风活动后,回望这个有着“塞上明珠”美誉的城市,记者思考了许多,也收获了许多。
 

在塞上江南博物馆,“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磅礴气势被LED显示屏展示得淋漓尽致。

    作为一个传统工业城市,石嘴山正在谋求转型,而且已经取得显著效果。结束“黄河万里行”在这里的采风活动后,回望这个有着“塞上明珠”美誉的城市,记者思考了许多,也收获了许多。

  行走石嘴山,了解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里干旱少雨,却遍地湖泊;这里土质沙化,却满眼绿色;

  这里是煤炭之城,却有“国家森林城市”桂冠;

  这里是西部边陲,却盛产优质稻米……

  如果说沙与水的和谐相依(当地王牌景区是沙湖)是因为黄

  河的特别眷顾成就了石嘴山的天作之合,那么,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则是人类的创造成果。

  人们通常以为,蒸发量大于降水量,地表存水的可能性会很小。但是,这样的常识在石嘴山被颠覆——这个蒸发量10倍于降水量的城市,周边大大小小的湖泊湿地连成一片,浩渺的水面,丛生的芦苇,再加上嬉戏的水鸟,让你真的会误以为是江南水乡。当地人显然是爱水的,他们给这些湖泊起了许多好听的名字:星海湖、金马河、天河湾……

  水,有些是石嘴山人努力“留存”下来的。他们抓住每一次难得的降雨时机,疏通渠道,将贺兰山上的水引到城市里来,形成了或大或小的湖泊。由于贺兰山的石质山体不渗水,每一次降水补给的水量往往非常大。还有的水则是黄河的汊流。这里有整个宁夏最大的沿黄林带,即便这样,当地干部群众依然年年植树,涵养黄河水源。于是,我在想,都说“天下黄河富宁夏”,这里之所以“富”,除了黄河母亲的哺育,还源自人类关爱黄河的“反哺”之举。

  水能创造奇迹。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讲,谁能想到,地处西北边塞的戈壁滩上,竟然生长着规模庞大的水稻群!江南水乡特有的“插秧”活计,在石嘴山陶乐镇也是司空见惯。这里的9.6万亩土地都遍植水稻,在黄河自流水的滋养下,造福百姓。

  因为与沙漠毗邻,石嘴山的土壤也被“感染”了。沙化的土质往往都是不毛之地,可石嘴山人却创造了满眼绿色。漫步街头,放眼望去,你有时只能从树杈的间隙看到楼房的身影。更不用说一个又一个小游园,芳草青青,花儿绽放,由不得你不驻足停留,徜徉其间。

  石嘴山人播绿的激情还彰显在了大武口森林公园。向导将我们带到这里的时候,真的难以想象,这片望不到边的葳蕤之色,其“前生”竟是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滩。当地人用了3年时间,硬生生挖走石头搬来泥土,成就了一个森林公园。

  由此我在想,石嘴山是工业重镇,“本钱”是无烟煤,怎么就没有人惯常思维中的乌烟雾霾?它是如何处理好资源开采和环境保护的问题的?

  石嘴山日报社的同志给出了答案——除了关停小企业和严把环保关的通常做法外,当地的发展理念是“保护性开发”。而保护性开发的一个主要做法便是植树播绿。事实上,石嘴山人已经做得很好,“国家森林城市”的金字招牌便是证明。

  有了水,有了树,有了创造的激情,“不可思议”就成了“顺理成章”。而启迪我们的,则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之道了。(黄河晨报 记者 王斌 杜磊)

来源:石嘴山文明网责编:刘奕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