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一名志愿者赴灾区援助 为受灾群众带去21万元现金
2014-08-11 09:30:00
导读:8月3日下午,云南鲁甸6.5级地震的消息传来。扬州志愿者、中国全球华人企业家联合会会长朱张弛坐不住了。曾两次作为志愿者远赴地震灾区的他,再一次踏上了去震区的路。8月8日下午,他从鲁甸返程。他在灾区看到了什么?当地居民的情况又如何?记者进行了采访。
 

  导语

  8月3日下午,云南鲁甸6.5级地震的消息传来。扬州志愿者、中国全球华人企业家联合会会长朱张弛坐不住了。曾两次作为志愿者远赴地震灾区的他,再一次踏上了去震区的路。8月8日下午,他从鲁甸返程。他在灾区看到了什么?当地居民的情况又如何?记者进行了采访。

                          

                               朱张弛(左一)与志愿者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地震消息传来

  他决定再去一次震区

  8月3日,朱张弛正带着母亲在湖北恩施旅游。当天下午,鲁甸地震的消息传来,朱张弛坐不住了。他曾经作为志愿者援助5·12汶川地震和4·20芦山地震救灾。鲁甸有难,朱张弛决定再赴震区。

  4日,朱张弛乘飞机将母亲送回扬州,并在扬州采购必要的用品。朱张弛购买了旅行包、全棉毛巾、拖鞋,并带了21万元余元现金,准备前往灾区救援。

  5日上午,朱张弛和两名助理坐飞机从上海出发,飞往四川宜宾。到达宜宾后,朱张弛让助理举起“志愿者援助”的牌子,在路旁等候,不一会就有热心司机前来,将他们带到了鲁甸。

  山路上蹒跚前行

  步行2小时到达目的地

  6日下午,在鲁甸农业银行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朱张弛得以进入震区。“因为工作原因,农行的车辆是被允许通行的。”但车辆停下的地方,距离目的地仍然还有很远的距离。朱张弛3人随后徒步前进,行进了大约2小时后,进入了此行的目的地——龙头山镇。而此时3人已经精疲力尽。

  “当时坐下来一抹脸,毛巾红的黑的黄的都有。”朱张弛说,原来红的是当地的红土,乍看跟流血了一样。但最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的,是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山体滑坡。在赶路时,周围的山体上不时有小石子滚落。在赶路途中,朱张弛不时发现有工程车辆在运作。

  民宅受损严重

  灾民的坚强让人难忘

  到达龙头山镇后,朱张弛首先看到一排新建的楼房,在震后依然挺立。当地人说,这些房子都是新建的,损失较少。受损最严重的,是当地老百姓自家建的住宅楼。“那些房子都是老房子,地震一来,大部分坍塌了。”

  朱张弛没有过多地与当地灾民交流。在进入灾区前,广播里反复在播放着几个“不要”:非专业人员不要进入;进入灾区后,不要问灾民家人的情况。“问起他们家人的情况,会给他们造成二次伤害,所以即使再关心,也不能多说话。”

  “大家都灰头土脸的,有时候你分不清谁是志愿者,谁是灾区居民。”朱张弛曾经以为一个中年男子是志愿者,和他攀谈了许久,直到最后,那名男子才告诉他,自己刚刚失去了2名亲人,但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会带着家人坚强面对。“尽管很悲痛,但他们总是会对救援人员挤出微笑。这样的笑容,让我久久难忘。”他说。

  余震突然袭来

  50米外的围墙轰然倒塌

  当晚,朱张弛打开自己带来的帐篷,和灾民们住在了临时的聚集地。

  在灾区的这一夜,朱张弛几乎都处在半梦半醒中。他所在的临时聚集地有近千名受灾百姓。很多人都在寻找自己失踪的家人,帐篷边不时有人走动。压抑的哭声,也偶尔会传进他的耳中。躺下不到10分钟,朱张弛就感觉到有东西在顶自己的帐篷,他以为是老乡,谁知爬起来一看,竟是几头猪。“灾区的帐篷不够,往往一个帐篷里面住七八个人,家畜就更没地方安置了。”

  除此之外,余震也让人久久难以入眠。半睡半醒中,一次余震到来,距离朱张弛50米外的围墙轰然倒塌,将他吓出了一身汗。“只有在震区,你才能真正感觉到那种随时处于危险中的感觉,这让我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朱张弛感慨地说。

  不可盲目救援

  向灾民发放21万现金

  “在黄金72小时内,救援最重要,必备物资最宝贵。在72小时之后,资金最重要。”朱张弛说,自己并不是专业的救援人士,盲目地帮助救援,可能会给武警官兵们添乱,所以朱张弛为灾区人民带去了21万余元的现金。

  如何发放资金也成了朱张弛思考的问题。直接去居民集中地发放的话,可能会引起骚乱。最后,朱张弛决定把钱发给孩子,并且告诉他们是让他们来“领礼物”。经过孩子们的传播,一共有200名孩子领取了“礼物”。

  随后,朱张弛又来到了灾区附近的医院,“住院的人,肯定需要帮助。”朱张弛告诉记者,他给伤员赠送现金时,甚至话都不敢多说,直接将钱塞到他们手上,便赶紧离开。

  在医院护士的指引下,朱张弛送出3份大额的援助,一名失去5名亲人的女伤员收到了朱张弛5万元的援助,另外有两名比较困难的伤员各收到3万元。

  灾区经历难忘

  前往灾区也受到很多帮助

  回到扬州,朱张弛感慨万分。他说,在灾区呆的时间不长,但那种经历让人久久难忘。他说,自己虽然是去当志愿者的,但在整个行程中,他自己受到了很多帮助。这种帮助有物质上的,更有精神上的。

  他回忆说,在宜宾时,他们一行人在路边举着牌子,想搭便车去震区。有很多素不相识的司机专门停下来,给他们敬礼,向他们道歉。“对不起,我们不能载你到震区,谢谢你!”司机们这样说。一路上,无数个素不相识的灾区群众向他们伸出了朴实的手,他们搭了一路便车,没有一个老百姓愿意收钱。

  “精神上的帮助就更多了,群众们的坚强、善良,都让我深深地感动。”朱张弛说。(扬州晚报 记者 陆扬 赵雅琼)

来源:扬州文明网责编:蔡红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