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蓝天救援队在鲁甸的7个日夜
2014-08-21 10:36:00
导读:这7个人都是普通市民,也是秦皇岛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刚刚结束了在云南鲁甸抗震救灾第一梯队的救援任务。
 

    8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两辆汽车缓缓驶出高速公路开发区出口,7个晒得黝黑、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走下车来,向路边等候的人群挥手致意。他们头戴安全帽,身穿蓝色制服,像士兵一样列队报数,领头的人跑向人群大声喊话:“报告队长,7名队员安全回来!”
    这7个人都是普通市民,也是秦皇岛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刚刚结束了在云南鲁甸抗震救灾第一梯队的救援任务。
    8月3日16时30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8月4日,秦皇岛蓝天救援队7名队员赶赴抗震救灾前线,次日凌晨到达,开始了7个日夜的救援工作。
    这7天对大多数市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可对这7名队员来说却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
    前线故事
   抢运遇难者遗体
    抗震救灾第一梯队救援人员的主要任务是搜救。队员们在山坡上发现了一具尸体。虽然对此已有心理准备,眼前的景象还是让第一次参加搜救的队员晁金军感到吃惊。“头朝下埋在土里,胳膊也断了,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肚子胀得老高,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尸臭味。这种味道闻过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晁金军告诉记者,他们就是靠闻味来寻找遇难者遗体。
    没有时间多想,队员们还处在危险地带,随时都有发生山体滑坡的危险,要尽快把尸体运回营地。可是原有的山路已经坍塌了,途中还得穿过一条水流湍急的河。队员用山上的毛竹制成简易担架,把尸体装在袋子里抬着走。“地上都是碎石块,还有电线、树枝等各种障碍物,而且还有环山路段,不时有石块从山上掉下来,一不小心还有可能掉下悬崖。途中下起了大雨,随时都可能发生泥石流,但既然我们找到了尸体,就一定要把它抬出来。原本40分钟的路程,我们轮流抬着担架走了2个多小时,有人累得都虚脱了。”副队长李伏元说。
    过河也是个难题,需要用到绳索和滑轮。一名队员先是试图蹚水过河将绳索固定在对岸,可是水流太急他根本无法行进。队员们又找来几根六七米长的毛竹搭在河道较窄的地方,让一名队员腰上拴好绳索从毛竹上走过去,其他人用力拉住绳子。这是个危险的活儿,如果掉下去被河水冲走,身上哪个部位会磕到石头上就说不准了。“如果没有足够的信任,谁也不敢这么做。我们这些兄弟做到了。”队员赵威曾经当过兵,他很清楚这份信任的力量。
回到营地,遇难者遗体被家属认领了,队员们感到一丝安慰,“也算是给家属有个交代吧。”
    雨中撑起防水布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队员们在漏水的帐篷里吃饭,忽听有人喊道:“来救人,快流产了!”跑出来一看,原来几名武警官兵从山上救下来一名孕妇。
由于帐篷漏水很严重,队员们赶紧找来一块防水布铺在上面,让孕妇躺进去。“我们都脸朝外站在外面,用手固定住防水布,不然它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救护人员在帐篷里给孕妇量血压、测体温,检查完后又移交给部队。那么大的雨浇在身上,雨水顺着脸往下流,大家都顾不上伸手去擦。”李伏元说。
冒险上楼找钱包。
    震区大部分村民都被疏散了,也有村民回来找人找东西。
    在一栋摇摇欲坠的二层小楼旁,一名老妇人徘徊着不愿离去。“那房子裂缝很大,能插进去三个手指头。”赵威回忆说,“她把装有5000块钱的钱包落在楼上了,想找回来。当地人都很穷,这5000块钱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们就上楼去翻,可能是由于地震时的晃动,钱包不在她所说的位置,找了好几次才找到。”、

    风餐露宿共患难
    虽然带去的补给品很充足,可是糟糕的交通状况使得这些补给品很难运送到震区内部。“给受灾村民的补给品有直升机空投的,也有我们用竹篓背上山的。刚到的那两天,补给车只开进来1辆,进山的路就被塌方的土石掩埋了,我们自己那两天里能用的补给品只够半天的量。”队员姜东对记者说。
让队员们感动的是,当地村民听说这种情况后,纷纷把大门敞开,屋里的东西让队员们随便取用。“我们有纪律,用完老百姓的东西要放回原位,吃了喝了什么都要把钱给人家。”
    晚上,队员们都睡在山下的公路上,头两天连帐篷都没有,陪伴他们的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小猫小狗。“那些小猫小狗找不到主人,看营地有人就往这儿跑。头一天晚上我一宿没睡着,耳边就是它们喘气的声音。”姜东说。
    后方剪影
    牵挂与支持
    回到秦皇岛,其他队员和部分家属已经带着鲜花等候在高速公路出口。虽然只是离开短短几天,但思念和牵挂让他们的家人倍感煎熬。
看到记者要采访,队员孙海君的妻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在微博上看到那边余震挺多,我特别担心。他也怕我担心,那边的情况都不跟我说,总说没事没事。我心里有数,可也不敢说,还怕他分心,真的很纠结。平安回来就好,我还是很支持他做这些,他平时就是个喜欢帮助别人的人。”
    在高速公路出口逗留的十几分钟里,上小学的女儿一直黏着赵威,父女俩都很兴奋。和孩子一起来的还有赵威的父母。“他说是单位派他出差,没敢告诉我们实话。我还是在电视里看到蓝天救援队去云南的消息,我一琢磨这小子肯定是去那儿了,一打电话果然在那儿。往后我就没再打电话,怕影响他干活儿和休息。”赵威的父亲说,“说不担心那是假话,但我支持他,年轻人就该这么干,要不是岁数大了我也会去的。”(秦皇岛日报 孟令晶)

来源:秦皇岛文明网责编:任春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