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西樵山志》作者关祥讲述日军出动3架飞机轰炸西樵山
2015-08-21 08:14:00
 

  《西樵山志》作者关祥讲述西樵抗战时期惨状

  官山被日军轰为废墟受害者血染樵岭八村

  

  

  云端村村民手指的菜地,就是当年日军屠杀村民的地点。刘稀玉摄

  初见关祥,这位鲐背老人迈着稳健的步伐为我们带路,精神奕奕的他说起话来思路清晰。虽然身为九江人,但关祥却对西樵有着特殊的情感,讲起西樵山来滔滔不绝。关祥告诉记者,他1959年便开始对西樵山的地理、历史和文化等方面进行研究,最终整理出《西樵山志》。

  对于抗战期间西樵遭遇日军袭击的惨状,关老可谓了如指掌。他讲述,日军曾两次出动飞机轰炸西樵山,作为南海抗日力量中坚之地的官山被轰为废墟,日寇窜入西樵山上后,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辜被杀害者多达170余人。

  官山成南海抗日力量中坚之地

  “抗战期间,南海县政府的很多部门都聚集在官山。可以说,官山是当时南海抗日力量最集中的地方。”关祥说。

  坐落在西樵山脚下的官山圩,是西樵最早成圩集的旺地之一。七七事变后,位于省城广州的仲恺农工学校、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和执信中学三所学校因躲避日机轰炸,分别搬迁到西樵的官山圩、简村、吉水村继续开课。

  当时在西樵山下,抗战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1937年12月,官山的进步学生成立了“救亡呼声社”,邀请郭沫若前来官山演讲抗战的形势。受邀后郭沫若乘船从广州出发,经过北江进入官山水道来到西樵山下,官山1000多人夹道欢迎其到来。12月26日,郭沫若在白云洞的云瀛书院作了主题为“抗日必胜”的演讲。“正是郭沫若的演讲,彻底点燃了西樵人民的抗日热情。”关祥说。

  1938年佛山沦陷后,原在南海县政府的中心也从佛山镇转移到官山。“官山不仅依靠西樵山,也临近西江。在日军突袭时既可躲避,也来得及渡江,到日军力量相对薄弱的西南部。因此官山吸引了众多抗日力量聚集在此。”关祥解释道。

  日军出动3架飞机轰炸西樵山

  为抵御日军的侵犯,当时官山不仅有由南海县政府组建的“广东人民抗日先锋官山独立第一支队”专业自卫队,也有由爱国学生和文化人士组成的“广东省救亡呼声社官山分社”(后加入“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

  在政府和民间双重力量扶持下,官山共组织了400多位适龄壮丁,分期进行军事训练,最终组成“官山镇壮丁抗日自卫队”。

  “说起自卫队,最著名的莫过于西樵的海口战役。”关祥介绍,1938年10月11日,广州沦陷后,日军开始把目标锁定在南海,并企图从西樵的海口登陆进攻官山,当时百来位日本人开着十几艘橡皮艇向着官山进发。训练有序的自卫队早已在3公里长的河岸沿线上埋伏,等日本人靠近,便把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最终,自卫队在牺牲一名队员的前提下,打死了十几名日本鬼子。

  “西樵简村人陈廉伯当时是香港汇丰银行行长,他在西樵的家人得知日军将攻占官山,不惜将家中私藏的武器都捐给了自卫队。”关祥说,而这也是自卫队能够取得海口战役胜利的关键。

  尝到失败苦果后,恼羞成怒的日军在10月底出动飞机、迫击炮,从海陆空包抄西樵,再次进犯。尽管自卫队誓死抵抗,可面对对方的飞机大炮,终因武器落后,最后不得不选择掩护群众撤退。据《西樵山志》记载,日寇窜到西樵山上,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辜被杀害者多达170余人,整座西樵山尸横遍地。

  “当时日军出动3架飞机轰炸西樵山,山上的民众只能往西江方向撤离。有30多位自卫队队员为了掩护群众撤离,在沿着百步梯上山时被日军用飞机扫射而壮烈牺牲。”关祥感慨,官山沦陷后,顿时变成了废墟,村民生活在日军设立的伪政府统治下,生不如死。

  至今,西樵山上还能看到日军当年狂轰滥炸中所留下的“伤痕”,“在碧云村和石排村的老屋墙壁上,还遗留着当年日军的飞机扫射过后的枪眼。”关祥说。

  村民在马家祠堂前被机关枪扫射

  然而,丧心病狂的日军并没有停止对西樵的进犯,时隔一年,日军再次对西樵进行轰炸和大屠杀。

  1939年农历十月廿四,日寇从三水西南、九江、太平等处起兵包围西樵山,并出动战机轰炸,山上八条村都惨遭其害。从壮年男子到老弱妇孺,日军都要杀害。

  云端村成为此次大屠杀中受害最严重的村落,村里马、冯、关、冼各姓,不论老弱妇孺,都被日军拉到马家祠堂前的水井旁,用机关枪扫射。关祥一边介绍,一边拿出《南海文史资料》第七辑给我们翻阅。据统计,在那场屠杀中,云端村被杀害的村民70余人,伤者20多人。

  “村民关汉瑳的妻子也死在了那次屠杀中,死的时候尸体都已经断成了两截。”关祥气愤地说道,关汉瑳是他在西樵走访时认识的,也是通过他的陈述他才了解到那次大屠杀的惨烈状况。而曾任南海中学校长的关汉瑳也将这段经历写成《日寇在西樵山上的大屠杀》一文,记录在《南海文史资料》中。

  “有个妇女名陆爱,当日她正在厨间灶旁洗碗,鬼子闯入屋,她的人头被一刀斩断,跌入铁镬里,尸体仍趴在灶边没倒下,死得极惨……”在该篇文章中,类似的情节数不胜数,它为我们还原了日军的残暴无情,也让我们看到了被杀者的无辜与幸存者的悲痛。

  “从那以后,每年农历的十月廿四日,就是西樵山“拜大忌”的日子,以前他们拜的是先人,在这之后拜的都是这次屠杀中无辜被害的家人。”关祥说道,抗日胜利后,樵岭八村的村民还筹款建立了西樵山抗日阵亡暨死难同胞纪念碑,以此悼念死难者。(记者倪玉洁郑晓玫 刘稀玉)

  讲述者

  关祥,南海九江人

  1925年出生,从军从教近40年。1986年在南海中学离休后从事编纂地方志达15年,著有《西樵山志》《南海县志》《西樵山历代诗选》等。

  语录

  “日军出动3架飞机轰炸西樵山,山上的民众只能往西江方向撤离。有30多位自卫队队员为了掩护群众撤离,在沿着百步梯上山时被日军用飞机扫射而壮烈牺牲。”——关祥

  “当时那里是一口水井,躺满了尸体。尸体主要以妇女和儿童居多,因为来不及逃跑,就被日本人抓住并杀害了,流出的血把菜地都染红了。”——冼大来

来源:佛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孙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