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城:胡同老院落有了“公共客厅”
2016-06-27 08:51:00
 

史家胡同45号垂花门修缮前。赵蕊摄

史家胡同45号垂花门修缮后。洪珊摄

前拐棒胡同4号修缮前。郭垚摄

前拐棒胡同4号修缮后。洪珊摄

  过去规整的四合院,因为几代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往外扩建,公共空间变得狭小、局促;因为年代久远,没有铺设市政管线,雨水污水混流;脱落的墙皮、破败的垂花门、狭窄的过道,老院落失去了原有风貌……为此,北京东城区选取位于东四南历史文化街区内的史家胡同5号、前拐棒胡同4号、史家胡同45号等8个规模不同、条件各异的院落,由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出资,邀请7位胡同建筑师针对院落里的公共空间进行改善设计,居民参与设计并一致签字认可,配以院落公约作为维护保障,既提升环境,又保护风貌。26日,笔者来到已经修缮一新的三处院落,对比施工前的照片,真是大变样,大杂院有了生活情趣,老街坊有了“公共客厅”,其余五处院落预计2016年年底完工。

  26日,笔者来到前拐棒胡同4号院,朱红门上挂着红彤彤的灯笼,推开门,曲径通幽的小道旁,有一处小花池,里面种着喇叭花,旁边是居民家门口,砌好的台阶上铺着红色的仿古砖,区别于地面铺的透水青砖,起到提示的作用。

  再往里走,是两排房子,门对门,朱红色的门窗是新漆的,原木色的低柜是新做的,往高处看去,取平的瓦楞板之间,是蔚蓝色的“一线天”。

  53岁的王秀清带着小狗托比出来迎接客人,王女士喜笑颜开地告诉笔者:“给我们收拾得太好啦!”她指了指旁边防腐木低柜说:“家里太小,东西太多,以前破烂杂物都往门口堆,现在好了,有了小柜子,既能储物又整洁。”王女士的母亲今年84岁了,腿脚不利索,需要推着轮椅出出进进,以前道路坑洼不平,“这下出入方便啦!”王女士说。

  这样的成果,归功于“80”后OSO Studio设计师郭垚,郭垚是地地道道的北京妞儿,她的先生是胡同里长大的孩子,对于老北京胡同和院落有着很深的情结。改造老院落,郭垚不在意设计费、义务当志愿者,她说,“我们明白这些老北京人的诉求,有些不好言说的话,可以靠设计去沟通。”

  前拐棒胡同4号院是一个低洼院落,雨天倒灌现象严重。此次设计,郭垚没有抬高地势,而是把原有混凝土的硬地面刨开铺上了10×20厘米规格的青色透水砖,古朴美观又不失实用性。加宽排水管道、更换雨水箅子、加大渗井、粉刷墙面、砌花池……注重美化更注重实用功能。

  与郭垚一起参加院落设计的,还有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讲师惠晓曦、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弘都院的张鹏,他们分别负责史家胡同45号、史家胡同5号。

  惠晓曦负责的史家胡同45号院落,有一道垂花门。老北京过去的四合院,最典型的是三进院格局,位于一、二进院之间的垂花门恰恰将院落分为内、外两部分。垂花门和正房在一条中轴线上,垂花门内是正房、厢房和耳房,垂花门外是倒座房。旧时人们常说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门”即指垂花门。

  “之前,这个垂花门破败不堪,偶尔有木屑掉下来!”住在后院61岁的周桦说,“如今好啦,看着心里这叫一个高兴。”采访间隙,周桦带着2岁的孙女在垂花门外玩躲猫猫。

  笔者看到,如今的垂花门向外一侧的梁头雕成云头形状,称为“麻叶头”。在麻叶梁头之下,有一对倒悬的短柱,柱头向下,酷似一对含苞待放的莲花。这对短柱因此得名“垂莲柱”,垂花门名称的由来大概就与这对特殊的垂柱有关。

  朱红色与墨绿色相间的垂花门,凸显小院的富贵、气派。而修复这处垂花门,设计师惠晓曦没少下功夫,请来北京工业大学古建修复的“行家里手”,通过3D扫描仪测绘,从残损的建筑中,推测制作复原图,再根据漆片颜色确定垂花门原有颜色。修复过程,尽量保留原有老部件,例如门簪、抱鼓石,条石台阶等。

  张鹏负责的史家胡同5号是一处三进院,他在“看不见”的工程里面下了很大功夫,在他看来,给老百姓解决实际生活中的问题,是最关键的。他将原有的烂地砖换成了古建庭院方砖,重新铺设下水管道,雨水通过管道排出院落,“从无组织排水变成有组织排水。”张鹏解释说。

  此次改造的8个院落分别是史家胡同5号、史家胡同45号、内务部街34号、本司胡同48号、演乐胡同83号、灯草胡同66号、礼士胡同125号和前拐棒胡同4号。分布在朝阳门街道7个胡同里,预计2016年年底全部完工。

  另外,据了解,朝阳门街道正在准备二期院落提升工程,与一期不同,这次将试水国管房与东城区名城资金对接,在院落提升中,修缮房屋,预计下半年启动。(北京日报 通讯员 洪珊)

来源:北京东城文明网    责任编辑:孙 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