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宝鸡:花甲老人用爱撑起一片天
发表时间:2012-11-09   来源:宝鸡日报

    40多年来,宝鸡市眉县农民王旭斌先是和妻子悉心照料残疾的儿子和大女儿,又照料患病的儿媳和残疾的孙子孙女。 2003年,妻子瘫痪后,照顾家人的重担都落在他一人肩上——

    “爷,我婆又尿了,赶快给她换尿布!”

    王旭斌忙撂下饭碗跑进屋去,给老伴换过尿布洗罢手再端上饭碗。“爷,我妈跑不见了,赶快找我妈!”

    王旭斌又扔下手中的饭碗,往院子外面跑去。“爸,轮到咱浇地了,赶快往地里走!”

    王旭斌将老伴尿湿的被子刚搭在院里的绳子上,扛起铁锹就跑出门外……

    就这样,在一声声的呼喊声中,他变成了 66岁的老头子。

    王旭斌的事迹感动了许多人,他先后荣获眉县“十佳孝老爱亲模范”等称号,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给他送去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暖。

    日前,记者采访了孝老爱亲 40余载的王旭斌老人。

    一个家庭三个残疾人两个病人

    10月底,记者来到眉县横渠镇金家庄村。几经周折,终于在马池组找到了王旭斌的家。只见村子里楼房林立,几乎家家门庭光亮,唯有王家没有修门楼,虽然同样住的是二层楼房,但因为木门木窗没有刷漆已显得陈旧,院子里停放着拖拉机,杂物堆放凌乱不堪。“这房子盖时只花了 1万多元,如果放到现在,打死我也盖不起呀!”满头白发的王旭斌扛着锄头跑回院子,忙拉着记者在屋里坐下说。其实早在 1999年,由包砖厂的姐姐家出砖头,两个表弟和孩子的三个舅舅帮工,他家就扒掉老土房盖起了二层楼,但十多年都没有钱粉刷墙壁,门窗也破旧了。“唉,家里人病的病、残的残,就指望我一个劳力干活了!”提起家里的情况,老王十分无奈。

    王旭斌的儿子叫王新军,今年 44岁。3岁那年,新军忽然发烧烧到 40℃,老王连夜把儿子抱到附近的一家医院治疗,可怎么也退不了烧。过了几天,新军高烧终于退了,回家后走路却总是摔跤,更别说跑步了,老王这才发现儿子两条大腿上的肌肉严重萎缩。他带着儿子先后到宝鸡、西安等地的医院,医生也说不准孩子患的是什么病。从此,新军就成了残疾。后来,老王又添了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王小宁也是大腿和胳膊肘以上没肌肉,只有小腿长肉,胳膊肘往下弯曲。老王又带着女儿四处治病。医生推测,王小宁很可能和她哥一样,为先天性小儿麻痹症…… 20多年后,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儿子新军找了个患有精神病的媳妇,没料到生下的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竟患了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病。照管着残疾儿女,王旭斌夫妻俩又含辛茹苦地抚养同样残疾的孙子孙女。

    1998年 11月的一天,王旭斌的老伴魏素娥在村外的机井上洗完衣服,回家后忽然嘴里“呜呜呜”说不出话,随后一头栽倒在地。老王忙用架子车将老伴送到了村卫生室,医生检查老伴的高压达 210毫米汞柱,低压为 90毫米汞柱,称她已到病危状态。所幸的是,整整挂了一夜的吊针,第二天老伴的高压降到了 160毫米汞柱,挽回了一条命。不料一年后的冬天,老伴的病再次发作落下偏瘫。 2003年 4月,老伴的病第三次复发,导致失语并全身瘫痪。

    从此,王家赡老抚幼的重担就压在王旭斌一人肩上。

    六旬老人成为家中顶梁柱

    一个家庭中有三个残疾人,两个病人,当时还有年过八旬的老母亲。残疾人干不了体力活,儿媳患有精神病,老母亲和老伴需要人照顾,王旭斌能不劳心劳力?他既要到地里干活,又要给老母亲穿衣端饭,给老伴洗尿布,就连院子也得他来扫。老王说,他整天屋里屋外不停地跑,“忙得连放屁的空儿都没有!”有时,他真想一走了之,但是母亲、老伴和儿孙,上下都是自己的亲人呀!“如果我哪天不动弹,这个家就散伙了!”

    老王正说着,听到孙子王涛的喊声,忙跑进里屋将老伴抱到便盆上,再到后院冲洗了便盆。“老伴不能说话,大小便失禁,身重,别人又抱不动,我每天要将她抱下炕再抱上炕。县残联给配了把轮椅,说把她推到街上转转晒晒太阳,还得我来……”过了一会儿,儿媳做好了午饭,老王又先给老伴一勺一勺喂起来。“儿媳妇现在病情还算稳定,能做些最简单的饭菜,我还能轻省些。”老王说。

    记者采访获知,儿子王新军虽然下肢残疾,但他从小就喜欢摆弄机械,学会了开拖拉机。但他的腿短,脚够不上油门和刹车的踏板,只好加焊了一截钢板。早在2003年,王旭斌就和小弟、姐姐家合伙买了台 15马力的泰山牌拖拉机,夏秋时节给人种地,农闲时跑运输挣钱。 2006年,王家又贷款买了第二辆福田牌拖拉机。老王说,其实仅靠夏秋时节种地挣不了多少钱,只能维持家中的日常开销。但拖拉机还得买,否则儿子就没事干了。

    儿子王新军上学时,就是靠王旭斌接送完成了学业。 20多年后,已当爷爷的王旭斌又承担起接送孙子上学的任务。两个孙子在村小学上学,离家近,老王常常背着或用自行车带着他们去学校。后来,孙子考入两公里以外的横渠中学,因为在学校不能住宿,老王得天天骑自行车接送。一年四季,每天凌晨 5点起床,对老王来说是雷打不动的事。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倒母亲的便盆,接着收拾老伴的便盆,再给孙子做饭,接下来送孙子上学。如果哪天老王患感冒卧床不起,两个孙子就只能自动放假。

    老王回忆,有一次,老母亲和老伴同时拉肚子,他端着便盆跑了这屋进那屋,一夜跑了 15个来回没睡觉,第二天扛着锄头刚走到地里,就一头栽了下去。有一年冬天的早晨,公路上结了冰,他骑自行车带着两个孙子去学校,下坡时车打滑,“嗵”的一声翻到了路边的水沟里,他顾不上疼痛,忙上前抱起哇哇哭叫的孙子。“那一刻,看着残疾的孙子趴在冰凉的地上,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想,哪一天没有了我,他们咋活呀?”老王眼含泪水说。

    其实,对于王旭斌家中的实际困难,各级政府早就想办法尽力给予解决。从2009年起,王旭斌和老伴就享受到了低保待遇。鉴于他家的实际困难,凡政府有什么恵民政策,村上都向王家倾斜。逢年过节,县民政局、残联、妇联等部门和镇政府都要慰问王家,送去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但王家的情况很具体,靠‘输血’解决不了问题,只有靠‘造血’才能彻底走出困境。”金家庄村党支部书记解玉孝说。

    先后买了两辆拖拉机,加之去年安葬母亲,王家外欠债务 4万多元。另外,孙女王晶晶中学毕业,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外出打工,一直找不下工作,老王为此很发愁。

    调解邻里纠纷的好心人

    66岁,本已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但王旭斌却还要挑起家庭的重担!然而老王是个热心人,他不但要忙家里的事,还担任着村调解委员会主任,忙里偷闲处理邻里间出现的矛盾和纠纷。对此,儿子王新军十分不悦,他说:“干那事不挣钱不说,还累人,得罪人,我爸身体有病,不值得!” “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平平安安,这是福。咱积德行善哩,咋能说不值得?”老王露出难得的笑容说,他确实常感到腿疼,血压也高,但还能坚持。“你有时间处理邻里纠纷?”记者问。“家里的事忙,维稳的事更大。我主要是利用晚上时间,可碰到打架伤人的紧要事,十万火急,得马上赶到。”老王说,去年秋天,两名村民为地界打架打得差点动起刀子,他撂下手中的活儿飞跑到现场,硬是夺下一人手中的刀子才制止了械斗事件。前不久,有一家的兄弟俩因赡养老人闹起矛盾,他一连三个晚上进行调解,先是讲道理兄弟俩不听,后来训这个、骂那个,兄弟俩最后才达成了赡养老人的协议。“农村就是这样,有时光给村民讲道理他们不听,就要杀杀他们的威风。我这人脾气坏,不过骂他们,村民也不生气。”

    金家庄村党支部书记解玉孝告诉记者,王旭斌从 15岁中学毕业当生产队会计, 25岁当生产队队长, 1989年起当村调解委员会主任,算起来他担任村组干部已 50多年了。老王虽然家境不好,拖累重,但对村上的事从来不马虎。他为人正直,处事公道,在群众中威信很高, 20多年来调解了 300多起纠纷,为村里的稳定作出了贡献。“老王孝老爱亲,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些年,老王能坚持赡老抚幼到今天,真不容易!”“老王处事公道,不徇私情,是个大好人啊!”

    ……

    听说记者采访王旭斌,金家庄村村民纷纷围拢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记者说。

    政府关爱雪中送炭

    好人总有好报。

    今年 3月,眉县电视台报道了王旭斌孝老爱亲的事迹,在眉坞大地引起强烈反响,各界群众纷纷为王家捐款捐物。眉县电视台全体职工捐款上千元,金渠镇河底村党支部书记柳方明捐款 500元……一双双温暖有力的援手,伸向了这个困难家庭。今年他们家 6口人,全部被纳入低保。“三问三解”活动开始后,包抓金家庄村的眉县政协副主席段永孝和县国税局的领导走访王家,当他们得知这个特殊家庭还有诸多困难需要解决时,当场决定由村党支部担保,他们出面协调,在信用社给王家贷款 4万元,另买一辆拖拉机,并由县残联办理,其贷款享受残疾人的退息政策;由县国税局负责给王晶晶找工作。十多天后,王旭斌拿到了 4万元的贷款,又从亲友手中借了 2.6万元,前不久买回了一辆崭新的海沃牌拖拉机。与此同时,他的孙女王晶晶也在霸王河工业园区一家福利企业上了班。“比起前些年,我家现在的日子好多了。”记者临走时,王旭斌激动地说。

    愿这个特殊家庭的日子越过越好!(记者  朱百强)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谢蕊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