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 长治:最美山村儿媳悉心照料瘫痪婆婆16年
发表时间:2012-06-11   来源:上党晚报

马三波正在喂婆婆喝水

  从31岁开始,她日夜陪侍病瘫在床的婆婆,白天端水、送饭、喂药、洗衣、拆被褥;晚上陪床、翻身、接大小便甚至用手抠大便……16年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少妇如今脸上已有了皱纹,一头黑发已变得花白。但是,婆婆经过她的悉心照料,树立了与疾病抗争的信心,安然地生活下来。知情者都在为这位女性平凡中的伟大所感动,纷纷赞叹她是——最美山村儿媳妇。

  她,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一个平凡的农家媳妇。十六年如一日服侍瘫痪在床的婆婆,一如既往,无微不至,从不言弃,无怨无悔。她的博大孝心感染着周边的群众,她的感人事迹传遍十里八村,她就是黎城县东阳关镇东黄须村的马三波。

  直面厄运

  马三波,1966年出生于东阳关镇西长垣村,身为农民的父母老实淳朴、厚道正直。马三波虽然文化不高,但在父母亲的教育熏陶下,自幼就是一个懂事乖巧、善解人意、孝敬老人、和蔼可亲的女孩。1985年嫁入东阳关镇东黄须村,与大她3岁的郭玉红结为夫妻。公公婆婆也是地道的农民,生育了一儿一女,女儿远嫁哈尔滨,儿子整天在外劳作。当时婆婆王长兰55岁,性格开朗随和,婆媳关系融洽。婚后尽管家境一般,但夫妻和睦、家庭和谐,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公公去世4年后,也就是1997年婆婆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不仅花费了大笔的医药费,而且从此由一个健康人变成生活难以自理的残疾人。

  婆婆是个急性子,一时难以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女儿无法常伴身边,只能寄点钱回来。婆婆常说自己命苦,“真要这样活下去,还不如死了的好”。马三波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生怕婆婆想不开,寻短见,于是日夜陪伴婆婆,耐心劝导,对她说:“妈,你会好起来的,即使这样也不要怕,我会服侍好你的。”王长兰慢慢摆脱了阴影,树立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每天给婆婆洗脸也成为马三波的一种习惯

  不懈坚守

  起初,王长兰也对自己“会好起来”抱着一线希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她也就产生了失望。马三波一直待在婆婆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从不言弃。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然而王长兰老人却是久病床前有孝媳。马三波既要服侍婆婆,又要照顾孩子、丈夫,还要到地里干活,她不得不天未亮就起床,做好饭菜送到婆婆手上,然后去地里干活,晚上要收拾家务到深夜才入睡。她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婆婆大小便失禁,时常羞愧难耐,尽管媳妇不嫌脏不怕累,每天要给她换洗三四次衣服被褥,但不知不觉中就被苦不堪言的婆婆痛骂,三波从不争辩,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妈,请你原谅,我下回一定小心。”她和婆婆同吃同住,半夜还得帮婆婆翻身两三次,每天服侍婆婆舒舒服服的,自己抽时间吃上点饭。

  十多年来,马三波很少在外过夜,到十里八村办事,都要赶回家侍奉婆婆,否则心理不踏实。一次,娘家人捎信儿告诉她母亲病得不轻,要她回去看看,她央求兄弟姐妹代为尽孝,她真的走不开,需要服侍瘫在床上的婆婆。后来家人干脆来到她家说:“你孝敬婆婆没错,但也不能不要妈了吧?妈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可不要后悔!”她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把婆婆安顿熨帖,找了邻居家一个好姐妹晚上陪侍,才赶往娘家。三天后回到家,她发现婆婆的脸憋得通红,一直说肚子疼。原来婆婆三天了没有大便,无奈之下,三波用手指给婆婆抠大便,总算解决了问题,婆媳俩抱头痛哭了一场。由于婆婆久卧病床,无法活动,便秘时常发生,马三波总是毫不犹豫地用手替她抠。

  甘愿奉献

  一个人干一件或几件好事不难,但十六年如一日难;一个儿子或女儿坚持服侍双亲能得到别人的夸奖,但一个儿媳妇坚持服侍婆婆却让人发自内心感动。

  在马三波的悉心照料下,王长兰生活得有滋有味,虽然82岁了,仍然精神矍烁,容光焕发。她逢人就说:“马三波就是我的好闺女,她是好人,好人有好报呀!”左邻右舍都说,没有马三波的悉心照料,王长兰肯定活不到今天。

  刘素萍是东黄须村的闺女,虽然已嫁出去多年,现在居住在县城,但有父母亲在,她还是经常回去,而每次回去都能听到左邻右舍对马三波的好评。她说:“8年多了,三波没有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因为她知道,给婆婆治病需要太多的钱。去年,丈夫把自家赖以生存的用来运输货物的车辆卖了3万元,其中2万多元给婆婆买了药。”刘素萍对马三波16年孝敬婆婆的事迹非常佩服:“村上人都很淳朴,说马三波是个难得的好人。这个评价得来不易呀!哪个儿媳妇能做到16年跟婆婆在一个屋睡觉?我觉得马三波这样的儿媳妇在长治市不一定是惟一的,但肯定不多。”

  马三波的丈夫郭玉红说:“作为一个男人,我得出去挣钱养家糊口;可要不是三波的耐心伺候,我妈早就不在人世了。娶了三波这样的媳妇,是我们老郭家的福气!” 面对人们的称赞,马三波总是说:“我嫁给了他,他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哪个女儿能对妈妈不尽心尽力?”(索迈胜 岳斌惠)

责任编辑:牛 科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