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河北“90后”“00后”群体在战“疫”一线绽放青春力量
发表时间:2020-03-27来源:河北文明网

  在河北,有这样一批“90后”“00后”,他们不畏艰险、不惧苦难,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积极参与到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充分展现了青年一代的担当。统计数据、测量体温、走访排查、防控值守、分发物资、防疫宣传……在战“疫”一线,他们用责任和担当披荆斩棘,褪去稚嫩,走向成熟。 

  “90后”肖思孟:大疫面前 毫无退缩 

  疫情发生后,26岁的肖思孟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时刻听从组织召唤奔赴前线抗击疫情。正月初一,正在值夜班的她得知医院要选派护理人员作为河北省第一医疗队驰援武汉。肖思孟第一时间主动写下请战书,她说:“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父母身体健康,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来到湖北后,为了充分做好救治工作,方便穿戴防护服,避免交叉感染,肖思孟毅然剪掉了自己的长发,展现了新时代青年人战胜困难的决心和信心。 

  一个月来,肖思孟始终奋战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在抗击疫情最前线,她不怕苦,不怕累,义无反顾,冲锋在前,始终坚守吃苦耐劳、救死扶伤的精神。肖思孟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何为“医者仁心”,彰显了一名普通医务人员的责任与担当。她是和平年代的战士,她将和“战友们”一起,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用恪尽职守、直面风险的姿态践行一名护理人的初心和使命! 

  雄安“90后”尤浩宇:驰援武汉 不问归期 

  尤浩宇是一名“90后”,大学毕业后成为雄安新区安新县蓝天救援队里最小的队员。疫情发生后,蓝天救援队接到驰援武汉的任务,尤浩宇毫不犹豫报了名,并如愿成为驰援队伍中的一员。 

  “隆隆隆……”随着一阵声响,白色水雾喷涌而出,身穿防护服、头戴防护面罩的尤浩宇一边倒退,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弥雾机,一丝不苟地进行防疫消杀。 

  “进仓的前几天工作相对还比较轻松。”尤浩宇说。但到了第六天,蓝天救援队接到命令,要从他们所在的消杀组选拔出12名队员到武汉市区的居民小区和机关单位进行防疫消杀。因为任务危险且艰巨,队长让大家考虑后自愿报名。“我报名!”尤浩宇又一次站了出来。     

  与其他队友分配到的任务相比,尤浩宇的工作很耗费体力。任务结束后脱下防护服,尤浩宇的脸上、面罩里、防护服里全都是汗,但他从未退缩。

  “00后”大学生志愿者齐柏森:“疫情不退我不退” 

  “妈妈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每天起早贪黑战斗在一线,危险又辛苦。社区急需志愿者,我是一名大学生,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今年20岁的齐柏森是石家庄人,也是兰州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寒假回来,他自觉居家隔离14天后,第一时间申请当志愿者,和妈妈一起到社区一线工作。 

  “您好,请扫码测温!”“您有出入证吗?”……从2月20日开始,每天中午11时至12时,齐柏森都准时出现在石家庄市新华区联盟街道联盟小区东门防控点。这个时间段,恰逢下班高峰期,出入小区的人员多。齐柏森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按要求对每一位进出人员仔细地询问、登记。 

  “那时,我们学校已经开网课了,我根据课程安排,选择空余时间,每天在小区东门值守1小时。”齐柏森说,一边上课,一边执勤,感觉日子过得很充实。这就是一名大学生的坚守与付出。 

  “90后”张明轩:英勇逆行 加入战“疫” 

  “我是一名有1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在危险面前,必须冲锋在前。”2020年1月26日,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组建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重症医学科护师张明轩主动请缨,加入战“疫”。 

  今年,是90后小伙儿张明轩在医护一线工作的第八个年头,顾不上陪伴去年9月刚刚出生的孩子,他第一时间向医院护理部提交了援鄂申请,积极投身抗击疫情的第一线。“肯定是很牵挂孩子,虽然现在没有对孩子有一个很好的陪伴,我相信等他长大了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能够给予理解。”尽管放不下孩子,但出于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责任和本能,他还是尽快调整心态,迅速投入到工作中去。 

  张明轩所在的重症监护护理团队中,百分之六七十都是90后。“我们已经不再是大家称呼的‘小90’,我们已经能够承担社会责任,在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我相信(我们)护理人员能够保证完成任务,平安回家。” 

  “90后”崔长婧:弱肩能挑重担 巾帼不让须眉 

  崔长婧,一位“90后”年轻妈妈,是邢台市疾控中心检验科一名检验技师。80斤的体重,身材瘦弱,穿上防护服,带上动力送风正压呼吸器后宛若一个大头娃娃。沉重的动力送风正压呼吸器压得她几乎直不起腰来。打开厚重的送样箱,登记样品,核酸提取,上机检测,实验室消毒,小崔在这间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实验室中一直重复着这些操作流程,枯燥、乏味,却丝毫不能掉以轻心。 

  因为她面对的,正是从邢台市传染病医院送过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标本,稍有不慎,就有被感染的风险。凌晨四点,走出实验室的小崔双眼通红,佝偻着身子,长时间的熬夜、超负荷的工作使她双腿酸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直面陌生的病毒,这样的工作,家里人会担心吗?毕竟家里还有刚断奶的宝宝?”面对这样的问题,崔长婧说,“说不担心肯定是骗人的,家里人都提心吊胆的,我爱人直接带着宝宝去婆婆家住了。隔三差五会问我的身体状况。” 

  因为工作,崔长婧有很长时间没跟孩子见面了,想孩子的时候只能通过视频,“前天跟宝宝视频了,他一直往爸爸身后躲,可能有点儿不太认得我了。”崔长婧满怀着对孩子的愧疚,但是面临着疫情,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责任编辑:贺 子桓
【纠错】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499257&encoding=UTF-8&data=AFPpeQAAAAcAAMLvAAAAAQBJ5rKz5YyX4oCcOTDlkI7igJ3igJwwMOWQjuKAnee-pOS9k-WcqOaImOKAnOeWq-KAneS4gOe6v-e7veaUvumdkuaYpeWKm-mHjwAAAAAAAAAAAAAALzAtAhR_rCKRGT6USfIovprm84twUFtn2wIVAJAHZP6xeT0hsKp1lpQjSjVYmKKA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499257&encoding=UTF-8&data=AFPpeQAAAAcAAMLvAAAAAQBJ5rKz5YyX4oCcOTDlkI7igJ3igJwwMOWQjuKAnee-pOS9k-WcqOaImOKAnOeWq-KAneS4gOe6v-e7veaUvumdkuaYpeWKm-mHjwAAAAAAAAAAAAAALjAsAhRu1ZWoqAS8zL9ZnFyRu0fIB5WFFwIUZHHtUSq5CW2k2Zb3ACS8WHKD5KE.&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