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重庆:抗“疫”交通线上 他们用坚守诠释初心
发表时间:2020-02-15来源:巴渝都市报

  疫情突发,闻之色变。他们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迅速到岗,勇敢地站在了抗疫交通线上。他们是党员、是战士,他们坚持与“疫魔”作斗争而无怨无悔,用坚守诠释着初心誓言。

  张小霞:为了坚守一线含泪当一位“狠心”妈妈 

  张小霞,1980年出生,中共党员,涪陵路政管理支队党总支副书记。

  疫情突发,张小霞接到主要领导通知,便立马放弃春节休假,迅速投身到岗位工作。除了每天要开大小视频会议进行上传下达外,还要做数据统筹、后勤保障等繁琐的工作。

  作为分管机关内勤的她,主动到龙桥检测点负责现场管理,坚守在一线。发现口罩、消毒水等防控物资紧缺,便立即发动内勤所有同志,想方设法去购买。她自己也四处打探,在得知一口罩购买途径后,费尽周折才与卖家取得联系,经过积极地与卖家沟通,最终购得了1000只口罩,为一线防控人员解了燃眉之急。“每次能买到口罩,无论多少我都会高兴好一阵。”张小霞说,“大家都有口罩带着,心里才会安心。”

  张小霞老家在南川,自幼是奶奶把她一手带大。“我奶奶已经90岁了,我都好久没能回去看望她老人家了。本来已经说好今年回去陪奶奶过春节的,可是我失约了,想必她很失望吧。”想到奶奶,张小霞红了眼眶。

  除了奶奶,她最牵挂的便是两个女儿,尤其是小女儿,才刚满7个月。“宝宝乖,宝宝不哭,妈妈很快就回来抱你。”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看着手机视频中哭闹不已的小女儿,张小霞泪如雨下。她知道女儿听不懂,但是每天能这样看她一次,跟她说说话,张小霞的心中才会好过一些。

  疫情肆虐下,肩上的责任让她不得不放弃对女儿的牵挂和照顾,含泪做一名“狠心”妈妈。

  蔡昊宏:想出多个排查好点子的“机灵鬼”

  蔡昊宏,1982年出生,中共党员,涪陵路政管理支队团总支副书记、信息中心主任。

  蔡昊宏作为后勤工作人员,本来是没有安排他去一线的,但是他主动请缨到龙桥收费站坚守一线,并且摸索出很多排查外来车辆和人员的好点子。

  比如反复询问对话,通过听车内每个人员的口音方言来判断他们的来处,“如果真是外地来的人员,他们基本上是难以把我们这边的话模仿好的。”蔡昊宏说。

  这种办法只对外地人管用,如果是从外地打工回来,甚至是从重大疫区回来的涪陵人,口音无法甄别,又该怎么办呢?蔡昊宏又想到了好办法,就是查看可疑车辆的导航出发点、咨询疑似地区的人文地理或者观察分辨受检人的细微表情等。如果没有使用导航,受检人也是各种撒谎、蒙骗,那么还可以通过公安交管轨迹查询,或者查看车内现有报刊和宣传广告单以及检查车内各类超市、停车场小票等方式来鉴别,基本就可以确定可疑车载人员的真实出发地。

  “另外我还摸索出一个小窍门。”蔡昊宏笑着说,在可疑车辆内如果有小孩或者老年人时,可以突然对他们进行询问。要是对方脱口而出,那么说的基本为真话;迟疑数秒再回答或者旁人抢答,则可能有问题,就重点关注排查。

  蔡昊宏总结摸索出的这些好点子,被迅速用在了各个检测点,在外来车辆和人员的排查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王水波:8年糖尿病史的他 带着针管守一线

  王水波,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涪陵路政管理支队队员。

  “请靠边停车,接受检查。”在马武检测点,记者看到正在忙碌的王水波。涪陵3例确诊病例有两例都在马武,所以这个检查点的任务特别繁重,对过往车辆和人员的排查将更加严格细致,不能有一丝的懈怠。

  “很多赶回马武的人情况较为特殊,比如给老人送药、给婴儿送奶粉等。但是没有开具相关证明,又不忍心劝返,所以我们只能通过政府或者村社等途径去多方核实,尽量在情况属实的条件下给予放行。”王水波说。

  要说特殊,其实王水波本人就十分特殊。45岁的他已经有8年糖尿病史,但他没有对自己搞“特殊”,而是从春节到现在就一直坚守在检测点一线。“因为这个病,自身免疫力不强,属于高危易感染人群,所以我不能去医院。”王水波说。

  为了降低感染风险且不影响工作,王水波不能去医院打胰岛素和住院,而是每天带着针管守在一线,每天都要给自己打至少4针。“因为不专业嘛,自己打针确实要痛一点。”乐观的王水波并没有把这点痛放在心上。

  徐柯:把自己变成“租客” 只为心中那份坚守

  徐柯,1980年出生,中共党员,涪陵路政管理支队一支部支部书记、二大队大队长。

  疫情发生后,徐柯被分派到涪陵站检测点坚守车辆人员排查工作,并负责检测点人员的工作协调。

  因为他每天都要接触大量的外来车辆和人员,十分危险。家中父母、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很担心他的安危,也担心他给家里带来感染的危险。妻子多次和他沟通是否能申请换个岗位,“谁家里没个父母孩子呢?我不能搞特殊。”徐柯深知自己责任重大,回绝了妻子的请求。

  一方是家人的担心和安全,一方是肩上的责任和重担,怎么办,难道要当逃兵吗?徐柯作出了一个党员干部、一个家庭主心骨艰难的决定:自己一个人出去租房子住。虽有家不能回,但想到心中必须坚守的岗位和家人,他无怨无悔。

  经过多方打听,徐柯终于在步阳路附近租到了一个单间,彻底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租客”。(记者 刘波)

责任编辑:贺 子桓
【纠错】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423667&encoding=UTF-8&data=AFLCMwAAAAcAAMLvAAAAAQA96YeN5bqG77ya5oqX4oCc55ar4oCd5Lqk6YCa57q_5LiKIOS7luS7rOeUqOWdmuWuiOivoOmHiuWIneW_gwAAAAAAAAAAAAAALjAsAhQsf7Fs7VYTzJBqwJcbmEJqH8aowgIUYN6lT1qXWAj4QryodRlrHRVDw_8.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423667&encoding=UTF-8&data=AFLCMwAAAAcAAMLvAAAAAQA96YeN5bqG77ya5oqX4oCc55ar4oCd5Lqk6YCa57q_5LiKIOS7luS7rOeUqOWdmuWuiOivoOmHiuWIneW_gwAAAAAAAAAAAAAALjAsAhQqXNmCCX_Q4bl_vUjW7ilu8277FAIUb_gNKKOQy7bmUGuwd5PjPhkhO7k.&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