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乡贤出资助力乡村振兴
发表时间:2019-05-08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太原5月8日电(记者王文化、王井怀)多年来的农村,人往城里跑,钱往城里存。如今,在山西省运城市的28个村里,情况不一样了。从去年开始,这些村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由乡贤组织起资金互助合作社,汇聚乡间闲散资金,扶危济困、敬老助学,还为创业者播撒“及时雨”。基层干部群众说,这就像个“聚宝盆”,聚的是人气、财气,聚的是乡村振兴的底气。

  “新平台激发了新风尚”

  运城市闻喜县沟渠头村最近成立了一家特殊的合作社:日间照料中心老年服务合作社。“29名乡贤和近200名乡亲出资160多万元,保本吃息,为村里老人免费吃饭提供保证。”村党支部书记杨锁旺说。

  这是运城市成立的第28个村资金互助合作社。去年来,运城市委宣传部在弘扬乡贤文化时,支持乡贤们组织起来,为乡村振兴办实事,资金互助合作社应运而生。

  关公故里运城自古就有乡贤治村、扶危济困的风尚。改革开放以来,这里有64万人外出打拼,如今2800多人回村进入村“两委”班子,3000多人成为农村后备干部,成为乡贤治村的主体力量。依托乡贤,各村成立互帮互助的融资平台,由乡贤理事会、监事会来管理,负责接收乡贤出资,监管资金去向。

  新平台激发了新风尚。出资60万元的万荣县永利村村主任王靖博说,听说要成立资金互助合作社,村里人积极性很高,有的乡贤特地从城里赶回来参加。“乡贤出资从数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很快融资近百万元。”

  原本流向城里的钱开始回流到村里。沟渠头村出资的29名乡贤中,在外乡贤占到17人。村里人也放心把钱放到合作社里。闻喜县柏底村退休工人卫官水拿出1万元“棺材本”放到合作社中,这位73岁的老汉说:“管钱、用钱的是村里小辈,我放心”。

  运城市委宣传部部长王志峰介绍说,短短一年时间,28个村成立了资金互助合作社,吸引近800名乡贤出资,融资额达到2200多万元,“这是当地乡村振兴的本钱。”

  “有钱使在刀刃上”

  上千万元的资金不是小数目,放在“资金互助合作社”这个新事物上,怎么用?用在哪?

  万荣县灵池村村主任杨自宁拿出账本让记者一笔笔地看:捐助一户残疾贫困户1000元,捐助一位村民手术费2000元,152位贫困人口每人分红100元,修建文化活动场所5.5万元……“都用在了刀刃上”,这位62岁的农村老汉说。

  “怎么用钱是乡贤理事会、监事会集体决策的。”杨自宁说,“村里哪家什么情况,大伙都清楚,坐下来一商量,准错不了。”这也成为当地资金使用的通用方式。

  记者了解到,各村出台了规范的资金使用办法,每收一笔钱、用一笔钱,都要经过乡贤审查这一关,严格规定资金的筹集、管理、借用、担保抵押等。同时,万荣县规定资金使用中要有一定比例用于扶贫济困等公益事业,闻喜县要求收益分配时长者社员优先分红。

  在这种制度下,养老敬老成为各村合作社普遍重视的事。杨锁旺说,现在村里老年人多,每天有110多人到日间照料中心吃饭。“以前村集体经济收入低,只能管一顿午饭。现在有了合作社,可以自己盈利赚钱,未来一两年就能让全村老年人免费吃上一日三餐。”

  嘉奖后生学业是另一项重要用途。去年集贤村奖励两名考上大学的孩子每人1000元。村党支部书记杨树珍说:“古人讲耕读传家,鼓励孩子读书在任何时候都得大力提倡。”

  告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资金互助合作社还解决了多年来农村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闻喜县农委主任张安红介绍,当地规定,合作社资金取之本村,用之本村,并把互助社贷款利息控制在月息9厘以下甚至免息,低于银行利率,压缩了逐利空间,确保了互助性。

  “方便、快捷、省心,资金互助合作社适合农村小额贷款的需求。”柏底村养鸡户卫天水说。近10年来他的养鸡规模一直受困于融资难。农村信用社利息是月息1分2厘,最快要跑1周时间,麻烦;民间借贷利息高达1毛以上,贷不起。现在,他足不出村就能在半天时间里拿到低息贷款。

  资金互助合作社还搭起了银行与农村之间的桥梁。万荣县范家村第一书记孙瑞云介绍,村内38户村民申请向银行贷款,经乡贤审查推荐了24户,全部获批,“比村民个人申请成功率提高60%”。

  “乡贤对村民知根知底,经他们推荐,减少了银行的调查成本,还能监管贷款流向,效果很好。”农行万荣县支行行长封朝阳说,通过三个合作社帮忙,农行短时间内向42户村民放贷149万元,“我们要推广到所有建立资金互助合作社的村子”。

  记者走访发现,群众普遍用资金互助合作社的钱发展起大棚采摘、运输、精品民宿、药材种植等产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发展产业的‘种子’,自然能获得乡村振兴的丰收。”闻喜县后宫乡党委副书记樊丽娟说。

责任编辑:朱丽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