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题:春节特刊
[春节特刊]一顿团圆家宴让千年家风传承
[ 发布日期:2016-02-01   责任编辑:陈雁茹  稿件来源:惠州文明网 ]

  编者按:中国饮食讲究“礼”,所谓“进食之礼”,是指人在进食时,所需要具备的礼节,是一个人家教修养的体现。饮食礼仪、餐桌文化反映出中国传统文化所提倡的伦理价值观念,也是许多家庭家风家训的一部分。作为中国传统节日中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全国各地都有各具特色又本质相似的家宴饮食习俗,人们通过传承或革新这些饮食习俗,表达出孝老敬亲、和谐友善、邻里守望的核心价值观念。

  春节饮食习俗里的家风传承——团圆

  每年的重要节令,家住西安市凤城五路的赵辉就会带着妻子孩子赶回周至的老家,和兄弟姐妹们一起陪父母过节。

  “我们家已经是四世同堂了,但是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常年都在外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陪父母,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才能聚在一起,感受家庭亲情。每次聚会的时候,我们必定会一起在家里做一顿饭,在做饭的过程中,体会家庭的温暖,这比在外面吃饭要有意义的多。每次聚会过后,我们虽然又会离开这个大家,回到各自的小家,但亲情不会断,家风不会断。”赵辉说。

  在中国,虽然像赵辉这样的大家庭已经不多了,但像他们这样保持家庭聚会,传承久远家风的家庭却为数不少。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年节团聚,在一顿家宴中传承家风,已经被赋予越来越深的文化意义。(图片来源网络)

  同样来自西安的小婷说:“准备年夜饭是一项大工程,不仅要根据人数定下需要购买的食材,还要照顾家人的口味设计菜谱,耗费体力、心力。但即便如此,作为家中掌勺主厨的爷爷,依旧对这项工作乐此不疲。”

  在小婷的记忆中,打从小年起,她便和家人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置办年货、炸丸子、熬制皮冻……等到大年三十当天,从清晨起,“咚咚咚”的剁肉声不绝于耳,大人们在厨房里穿梭,仿佛带着某种韵律般的节奏,鸡鸭鱼肉轮番走上灶台,在爷爷的锅铲之下,变成一道道令人咂舌的美味,仿佛总要用深厚的厨艺来雕琢美食的出炉,才能愈发凸显新年的意义。

  儿时的小婷,常常穿着新衣服,期盼年夜饭的到来,正是在这个圆桌前,她开始了一段奇妙的美食之旅。第一次吃爷爷做的手撕鸡,初尝辣味入口,其后香、辣、麻等多种味道的共同刺激下,眼泪鼻涕横流,饶是如此,依旧难以停下筷子;至于粉蒸肉,肥瘦相宜的五花肉,包裹着干糯可口的米粉,总能让人大快朵颐……这些从自家厨房中烹制出的美食,带有独特的印记和味道,丰富了她的味蕾,成为脑海中难以抹去的记忆。

  其实小婷爷爷家的圆桌并不大,吃饭时十几个人总是挤得满满当当,偶然一抬手甚至还怕撞到旁边的人。然而就在这个不大的圆桌前,一家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除夕夜晚,也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寻常的节日,见证了老人的衰老,见证了孩子的成长,也见证了家庭的变迁。

  “我从来不记得年夜饭究竟有多少道菜,但却总记得年夜饭上那说不完的话,嬉笑怒骂、肆意调侃,家人之间也曾有过吵闹,但更多的时候,是会卸下心中的防备,在举杯觥筹间,以家宴中的美食烹享,度过这样温情的夜晚。”小婷说,大概中国人的团圆总包括吃饭这项仪式,吃什么或是在哪里吃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吃饭的人,远方归来的亲人,共聚桌前,同只盘子里夹菜,圆融彼此磕碰的情谊,在一粥一饭中共诉深情。

  春节吃顿团圆饭,是所有中国家庭共同沿袭的优良家风。

  

春节家宴通过饮食礼仪感受家风传承。(图片来源网络)

  春节饮食习俗里的家风传承——懂礼 

  其实,节日家宴的习俗古已有之,是人们的一种生活习惯和社交礼仪。《礼记-礼运》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家宴被赋予了身份、礼制、情感等多重内涵和仪式感。春节家宴,将丰富的营养成分,赏心悦目的艺术形式和深厚的文化内涵巧妙地结合起来,成为典型的节日饮食文化。  

  大年初一,家住晋城市阳城县城的李阿姨一家人都会早早起来。李阿姨发面、醒面,做成精面片;李阿姨丈夫把猪方油用刀背剁成泥,与用花椒炒后的葱白、花椒盐搅在一起成糊状,摊在擀好的精面片上;儿子卷圈,拉成长条,切段;李阿姨下鏊子煎熟,保证翻鏊层如纸薄,屋子里香味弥漫。这时李阿姨小女儿甜甜闻着香味就醒来了,急冲冲跑到厨房,随手拿起一块翻鏊正要吃,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又跑到爷爷房里,把热腾腾的饼子端到爷爷面前,对爷爷说:“这个第一张翻鏊,先给爷爷吃。”爷爷高兴地吃了起来,夸赞甜甜很懂事。就这样,新的一年从一张翻鏊开始,翻出一年的新气象,孝老爱亲的优秀传统也就这样一代代传承下去。>>>

  “不是随便炒个菜坐在一起吃饭,或是朋友间的小聚就叫家宴,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族内部的聚会,要有敬酒、祝福的话语、家长里短的谈话等礼仪性的行为。家宴这个节日性的仪式,本身就是一种家风的体现。”西安市社科院历史文化与旅游研究所所长周荣说道。

  从筷子的摆放、上菜的次序,到入座的顺序、敬酒的先后,尽管每个春节家宴之上的饮食礼仪不一而同,但都是一种社会规范和秩序的体现。而在每一个年节之日,以家宴中的团聚,让人们有了交流的契机,从而能更好地接受长辈的言传身教,感受家风的传承。

  良好的家风是优良品质在家庭中的积淀和传承,是家庭留给每个成员的宝贵精神财富。南宁人在吃年夜饭时,长辈们都会对年轻人立“规矩”:长幼有序,家里有老人长者需让他们先入座,长者先动筷子;尊重他人,夹菜时不能“挑菜”,看准了再夹;所谓“食不言 寝不语”喝汤不能发出声音,也不要边咀嚼食物边说话;在饭桌上不能大声喧哗;克勤克俭,勤俭节约,不铺张浪费。老南宁人常说要“常怀一粥一饭来之不易之念”,靠勤奋兴家聚业,讲节约精打细算。>>>

  在张家港塘桥,家家户户都喜欢自制蒸菜。最初的菜放在饭锅上蒸煮,也叫炖菜。常见的饭锅炖菜有炖肉糕、炖咸肉、水炖蛋、毛豆子炖蟹等,它们和饭同时蒸熟。在艰难困顿的岁月,到了过年时,长辈端出年夜饭,望着热气腾腾的蒸菜,总会祈盼新年一家人顺利安康,也会教育幼童要懂礼守礼。例如,餐桌上动筷前,家里的长辈总要告诫一家人要勤俭节约,不能狼吞虎咽;要文明礼貌,尊老爱幼。>>>

  春节饮食习俗里的家风传承——立矩

  “家风,是家族内部形成的共同的文化认同和文化要求,以及一些必须遵守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谈起家风,周荣认为,这是中国人以及中国家庭,应当坚持的有益的文化传统,家风的传承和发扬,对社会发展以及民族文明进步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就有许多关于治家的内容,《朱子治家格言》就讲到,“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哈尔滨杀年猪,村老尊长请上席。(图片来源哈尔滨文明网)

  家住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道的王先生一家,每年都在老父亲号召下开新年第一次家庭会议。除了家人一起品尝热气腾腾的三鲜水饺以外,还要正儿八经的开个新春家庭会议,这是王先生家长久以来保留的家风。会议第一项:立规矩。老父亲要求儿女们每星期回家聚会时都要带着笑脸,还要每个人分享一个好消息。并提出“两不谈”的规矩:一不谈收入,二不谈子女。老父亲说,家是讲爱的地方,莫让攀比伤了和气。王先生的小家也针对他自己陪家人时间少、儿子学习习惯差、妻子网购频等家庭热门问题提出了“具体对策”。 >>>

  在哈尔滨,临近年关,农村“杀年猪”的习俗悄然开始,对当地百姓来说,每家每户,杀年猪,吃猪肉,必须将村老尊长请上席,也是一条不成为的规矩,这是哈尔滨人通过杀年猪对长辈们尽孝心的一种具体表现。>>>

  春节饮食习俗里的家风传承——重建家庭观念 

  “在工业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传统意义上由血缘构成的家族已经被分散了,由于地域、工作等因素的限制,现在一大家族人想要坐在一起比较困难,很多家庭一年到头也难以相聚。但人们会通过自己的方式,延续传统,在他乡寻找着故乡,从而构建起家庭的涵义。”周荣分析说。

  年过七旬的周凤岐老人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跟随儿女在深圳定居,至今已在异乡度过了十三个年头。在每一个远离故乡的节日里,她都会做一些特色的家乡菜肴,团聚起家中的老少,一解思乡情怀。

  “每次过年的时候,我都会给孩子们蒸鱼,‘鱼’和‘余’谐音,是象征‘吉庆有余’,也喻示‘年年有余’。在年夜饭里也会融入家乡的味道,比如今年,我特意放了一些从陕西带来的干红辣椒,既点缀菜色,又寓意红红火火。孩子们工作都忙,但过节聚在一起吃饭,就能找回从前的感觉。”周凤岐笑着说。

  家人的亲近需要在日常和节日里那些仪式性的时刻,不断走动着、亲近着,才能将感情慢慢积累。正因为此,春节家宴超越了以往的寻常饭菜,成为家和故乡的载体,并以它独特的意义和存在,寄托了千百年来中国人对于家庭的期盼与愿景。

  中华文化,极重传承。不论我们的春节饮食习俗、家风内容形式如何,它们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以及道德素养。我们要在人们心中,普及一种“重建家庭”的观念,这种重建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回归与重构,也许只是春节餐桌上一道带有家的味道的菜肴、一顿家宴、一次聚会,但通过这种简单的形式可以让传承千年的家风、家学、家教重新回归每个中国人的家庭。

  (广东文明网、惠州文明网根据陕西日报、大连文明网、张家港文明网、晋城文明网、南宁文明网、哈尔滨文明网稿件综合)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