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边上有座城
日期:2018-11-12
来源:中国文明网
作者:陈多多

  “卡玛河上有座城,在哪里,不知道;手也摸不到,脚也走不到……”

  这首俄罗斯歌谣像风一样,时常游荡在我的脑海,既来自高尔基的《童年》,也来自许谋清的《世纪预言》。 

  许谋清是上世纪90年代新体验小说的倡行者之一,一名晋江籍北京作家。1995年正逢晋江撤县设市三周年,许谋清出版了他的代表作《世纪预言》,第二部起名《丰富一座城市的名字》,就引用这首俄罗斯歌谣作为开篇。

  《世纪预言》封面。

  那时,我是晋江市委宣传部的一名科员,陪着作家四处采风,走街串巷,进村入厂,寻访名人。记得有一天开创作讨论会,老许突然问:“改革开放带给晋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有人不假思索地回答:“农村变城市。” 

  新体验小说《世纪预言》出版后,我从书中再一次读到这首少时读过的歌谣,不由想起高尔基笔下,主人公阿廖沙和他的鞑靼小伙伴哈比在开满野花的河边唱歌的情景,对故乡城市的向往如梦如幻如真,美好而又忧伤。 

  1995年晋江市标落成典礼。  

  每个晋江人都像哈比一样,心中揣着一座城市的梦想,1978年改革开放给晋江带来了新的历史机遇。这个“十户人家九户侨”的泉南古邑得风气之先,凭侨乡地利,靠拼搏精神,在“风风雨雨”和“是是非非”中“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开始了农村工业化的古邑新生,迎来1992年的撤县设市。然而,尽管昨天是县、今天是市,可晋江依然还是那个晋江。外地人评价“城不像城、村不像村”,本地人也常常自嘲“番薯屎还没拉干净”。 

  在《世纪预言》里,作家撕裂成两半:一半是晋江安海镇可慕村农民儿子“许谋清”,另一半是北京作家“我”,两个“一半”面对生活的巨变争论不休、莫衷一是。那时我就揣摩,《丰富一座城市的名字》为何引用这首俄罗斯歌谣?作家的内心深处,是否存在“许谋清”与“我”的情感冲突,对这座城市的未来憧憬而又犹疑,期待而又彷徨?毕竟,当时的晋江城“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从那时起,我心中便萦绕着追问的欲望,挥之不去,难以忘怀。近年来,每当与老许相逢,就有一种旧疑重证的冲动。然而二十多年过去,毕竟时过境迁,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下。 

  《丰富一座城市的名字》内页。

  歌谣充满魔力,对心灵的蛊惑如此强烈,以至我虽已丢失这本小说,却依稀记得其中的句子——你野心勃勃想建造心中之城,但生活如此无情,你或许要碰得头破血流;丰富一座城市的名字,而不是一个乡村的名字。 

  其实我也无须追问。如果说二十多年前,期待而又犹疑的许谋清在寻找一座城,那么想必他已经找到。这座城不在卡玛河边,而在晋江之畔,既高楼林立,又开满野花,不仅丰富了一座城市的名字,也丰富着一个个乡村的名字,把“全国文明城市”的荣誉自豪地缀刻在自己的丰碑之上。老许已携夫人在晋江市区定居多年。作家生活的迁徙,似乎已经完满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城市之心(从右至左:世纪大道两旁分别矗立晋江市图书馆、晋江市文化中心、晋江市博物馆、晋江市科技馆。)

  1999年8月,我离开市委宣传部,此后近二十年几经辗转,工作却与“丰富一座城市的名字”或多或少有关。记得2002年,我奉调晋江市委办公室,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综合和政研生涯。报到的第一天,领导要我认真研读的第一篇文章,便是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调研总结“晋江经验”的讲话。寒来暑往,岁月如流,尽管16年过去,“六个始终坚持”和“正确处理五大关系”却言犹在耳。特别是正确处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系”,如同一盏指路之灯,为我懵懵懂懂的思想拨清了迷雾,使晋江人的城市梦想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工业化是城市化的‘发动机’,城市化是工业化的‘推进器’,工业化和城市化只有互相适应、协调发展,才能加快推进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建设。”在1978年以来的40年中,晋江这艘航船,经历了农村工业化的洗礼,驶入新型城镇化的航路,向着国际化创新型品质城市的彼岸,一路鸣笛扬帆、劈波斩浪。从2002年至今的16年间,晋江这只凤凰,不就是这样涅槃的吗?晋江这条道路,不就是这样趟出来的吗? 

    清晨,八仙山公园里的喷雾系统,将八仙山变成了人间仙境。

  2012年12月17日,世界晋江同乡恳亲大会隆重举办。那时,我是组委会办公室的常务副主任,承担统筹协调、文件起草等事务。在暮色四合、落日熔金的时候,大会序幕徐徐拉开,一群脸上写满天真的孩子,在晚霞的映照中捧着烛光,缓步走上晋江体育场的舞台,天空中远远传来《晋江谣》的调子——晋江水,水流长,晋江两岸是家乡…… 

  泪水,突然迷蒙了我的眼睛。

  晋江城市的沧桑巨变。

  晋江城市的沧桑巨变。

  最值得珍重的是“晋江经验”、最值得珍视的是“晋江精神”、最值得珍惜的是“晋江力量”——海内外500万新老晋江人和广大基层干部、企业家,在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中秉承“诚信、谦恭、团结、拼搏”的精神,怀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汇成势不可挡的力量,如同波澜壮阔的晋江之水,向着浩瀚无际的大洋一路奔腾而去。

 

  晋江城市的沧桑巨变。

  晋江城市的沧桑巨变。

  在那个时候,《卡拉玛》的歌谣又游走在我的脑海,与久石让的《天空之城》,与荡漾着白兰花香和闽海涛声的《晋江谣》,与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我的祖国》,婉转轮番,交响一片。

  晋江边上有座城,在哪里,我知道;手也摸得到,脚也走得到……

  (作者系晋江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本文文字及图片均由福建文明网、晋江文明网提供,吴华明、赖进财等拍摄。)

责任编辑:桑 小婷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