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石磨:40年前悠悠转 40年后回忆长
发表时间:2018-11-20来源:中国文明网

  上世纪70年代以前,农村没有机械打面机,祖祖辈辈都是靠“驴拉磨”。那时候,几乎家家都有一盘石磨,生活就在石磨的一圈又一圈里走过四季。我家40年的故事,要从一盘圆圆的、笨重的石磨说起……

  讲述人:宛希伦,男,75岁,农民;

  记录人:陈茜,女,27岁,公务员,讲述人的外孙女。  

  这盘石磨是我爷爷传下来的,传到我手里,是第三代了。当时,家里最重要的物件就是这盘石磨,上世纪70年代,这石磨在我家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每天晚上,两个女儿和我的哑巴兄弟就会轮着推磨,磨玉米面、苞谷碜、红薯干……全家人的口粮都靠它。一口好磨需要常常錾,时间长了磨牙会钝,就要请石匠来家里錾磨。老石匠一手握着锤,一手握着錾,在磨上一锤一錾地使劲儿刻,只需半日功夫,石磨就又长出“新齿”,又快又好用。这盘石磨在我小时候特别厚,传到我手里时就只有三尺厚了,如今这石磨只有一掌高了。

讲述人老家那口传了三代人的石磨。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磨豆腐了,在上世纪80年代,豆腐还是稀罕物。磨豆腐的前一天,妻子会将精挑细选的豆子用水浸泡,第二天一大早先将磨盘清洗干净,端放在磨架上,然后一勺一勺往磨眼里添黄豆。我和哑巴兄弟推磨,两扇磨盘叠合在一起,围绕着磨脐,一圈一圈、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乳白色的豆汁顺着磨盘缓缓流出。黄豆磨成浆后,妻子先用纱布把豆渣滤掉,然后将浆水倒入大铁锅中用柴火煮沸,再用手轻沾石膏水,蜻蜓点水般在豆浆中点化开。这个石膏水是个“有手法”的关键活,点多了不行,点少了也不行,要恰到好处。随后,豆浆便缓缓开出花。这时,站在灶边的孩子们是最开心的,妻子先给每个孩子盛一海碗豆腐脑,每碗加上一勺白糖,孩子们个个吃得喜笑颜开。随后,妻子在面筛里铺上细纱布,把煮好的豆花倒进去,用木板盖好压实,再压上大石头,三四个小时后,豆腐便成了。之后每一餐,煎炒炸煮,豆腐成了餐桌佳肴,孩子们像过年吃肉一样高兴。

  1992年,我拿出全部的积蓄,购置了打米机、打面机和豆腐机,办起了村里第一家米面加工厂。四邻的乡亲们都到我这里来打米磨面,轰隆隆机器一响,雪白的面粉、金黄的玉米面、白嫩的豆浆倾流而出。因为有了加工厂,村里好多人家里的石磨就慢慢搁置一边,大家从祖祖辈辈留下的石磨上解放了出来。只有孩子们过年回来,妻子才会将石磨刷洗干净,为他们煮一碗热气腾腾的手磨“懒豆腐”(我们当地一种食物),看着孩子们吃得高兴,我们也就没把石磨请出灶房。

  2000年,家家户户日子都好了起来,没人愿意再自己做豆腐了,都喜欢买现成的,来加工厂磨面打豆浆的人也越来越少,我就和妻子商量把加工厂转让了,我也就光荣退休了。不过那盘石磨我可没舍得扔,一直放在院子里,成了我家小小的风景。每每看到它,都让我想起以前的日子,回忆里,有酸苦也有甘甜。

  如今,改革开放已走过40个年头,我们农民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豆浆机、破壁机、烤箱、微波炉……各种现代化的机器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随地都能买几个香喷喷的白面馒头,但是转动的石磨已成为生活的剪影,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记录人的话】

  石磨如今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它的远去结束了那个年代的艰辛、无奈和沉重,留下了老百姓为了美好生活奋力打拼的信念。前几年,外婆因为生病离开了我们。外公说,有时候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外婆喂豆子自己推磨的场景,耳畔还有石磨吱呀吱呀转动的声音,还会想念那一锅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豆腐。我知道,外公是想念外婆了。(十堰文明网供稿)

责任编辑:张 殊凡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