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草鞋:一针一线织出幸福生活
发表时间:2018-10-18来源:中国文明网

  一双普通的草鞋,道不尽的是往昔生活的艰辛,凝结的是奋斗的汗水。时代在变迁,不变的是对一双鞋的怀念。“我家40年”的故事,从一双普通的草鞋说起……

  讲述人:胡婵妹,女,55岁,家庭主妇;

  记录人:徐芹,女,28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讲述人的儿媳妇。

  我的母亲有两个孩子,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才一岁,哥哥为了生计,18岁就离开了家,所以家里常年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爸爸因为要工作,对我的照顾比较少,小的时候,生活过得比较艰辛。在我的老家有句顺口溜“有酒有肉编草鞋”,意思就是说:如果家里开始打酒买肉就是快要过年了,而这个时候恰好稻草也晒干了,也是为来年准备草鞋的时候。在那个物资比较匮乏的年代,一双草鞋,是每家每户的必备物品。

40年前的草鞋。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40年前,编织草鞋是每个家庭的女主人必须会的活计。通常在秋收之后,一个村的妇女都会围坐在一起,将谷草剥开、抽芯、锤扁后放进大锅里煮。煮好后,再将每根谷芯撕成若干条草穗、晾干,晾好的草穗捻成草线放着。寒冬腊月农闲时,村里的女人们聚在一起,一边聊着天,一边任草线在手中穿梭飞舞。每家的女人都要在这个时候编上几十双草鞋,以备来年劳作的时候穿。你们别小瞧那草鞋,夏天穿着非常凉快,还不会有脚气。我们穿着草鞋赶场种田,麻利得很。那时候,从村里去一趟安顺城里,每人至少要带上两双草鞋上路,因为路途遥远且路面崎岖不平,一双草鞋走到城里就基本破烂不堪了,所以要备一双鞋走回去。别看草鞋不值钱,我们平时穿的时候都倍加爱惜,下田插秧都会把鞋子脱下来放在田埂上,怕一下水鞋就坏了。除了草鞋,妇女们在非农忙的时候也会给家人做布草鞋,也就是绣花鞋。因为母亲去世得早,哥哥嫂嫂又在云南,所以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我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就坐在煤油灯下一针一线、编鞋绣花。有空了,我还会多做几双卖给其他需要的人,换来的钱用来补贴家用。

老屋里一直放着的布草鞋。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现如今,家里的条件好了,穿新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家里皮鞋、棉鞋、运动鞋各种鞋五花八门,我已经有十几年不穿草鞋了。不过趁着现在还能做得了,没事的时候总会做上几双草鞋。同辈人中有眼睛不好使做不了草鞋,又想要这“老物件”的,我就会做一两双送给他们。对于我们屯堡人来说,没有草鞋总感觉生活中缺了什么似的。每年要结婚的新人都会来我这里预订草鞋,她们说,这是传统、是文化,年轻人不能忘记。

  随着乡村旅游的不断兴起,城里来我们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看见这些鞋子都要合影拍照,有的还要买上一两双回家,他们说这是“稀罕物”,是“遗产”。我没读过什么书,大道理我不懂,但我知道,几十年前,我们屯堡人穿着它,开荒种地、走南闯北;穿着它,一天天奔向了幸福生活。

  看着这些鞋,过去的点点滴滴就会浮现在眼前,那些艰苦的岁月总让人难忘。现在,虽然电脑绣花方便了,但我还是喜欢自己绣花样,花样在一针一线里慢慢绣出来,就像生活一样,慢慢地过,认真地过,就一定会越来越好。

  【记录人的话】

  40年,婆婆从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变成了知天命的妇人。如今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了,婆婆再也不用为生计在煤油灯下熬更守夜了。但婆婆偶尔还会给年轻的晚辈做几双布草鞋,这一针一线绣着的是婆婆对家人的爱,更是对过去艰苦岁月中陪伴自己老物件的怀念。一双双精巧的草鞋见证了老人当年的蹉跎岁月,也见证着她的幸福晚年。(安顺文明网供稿)

责任编辑:张 殊凡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