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靳尚谊
崇德尚艺 以美育人
  耕耘画坛六十载,他笔下的人物肖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执着讲台五十年,他重视基础、提倡创新,以美育德、以文化人。
  本期对话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
  • 视频
  • 文字摘编
  • 现场图片

  靳尚谊:油画是一个很特殊的画种,它通过浓郁的色彩和真实的造型来表现人物对象和社会生活。油画传到中国的时间不是太长,才一百多年,但是国内许多老百姓以及中央美术学院(下文简称:中央美院)的很多学生都喜欢油画。我在中央美院工作几十年,学油画是很多学生的第一志愿。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喜欢上油画的呢?

  靳尚谊:我本科期间是在绘画系,主要学习画年画、连环画和宣传画,没有学过油画。1950年夏天,我们下乡到(南京)浦镇机厂,那时候厂里要求画毛主席像,大家都用油画画。我是一年级的,我们这个组有三年级的,他们学过油画,应该由他们来画,但是当时我很想画,我就说让我来画吧,后来就让我画了,画得也还凑合,老师给我改了改也就用了。那是我第一次要求画油画,说来也很奇怪,接触了一点儿就喜欢上了。

  记者:您在国内,到山东、陕西等地也创作了非常多肖像画。

  靳尚谊:这是我们画家必须做的事情。因为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我们的绘画还是以表现农民为主,所以经常到农村去画,而且我们那个时期是深入生活,什么叫深入生活,就是在基层待的时间很长,至少一两个月。那时候同吃同住同劳动,住在老乡家,吃派饭,帮着他们干活,休息时间帮他们画画,我很多作品都是这么创作出来的。

  记者:您到老乡家去画素描和写生,和您对着模特去画有什么不一样吗?

  靳尚谊:那不一样。模特是请来的城里的一些人。当然当时城里也有很多农民,比如说我画的《山东老大娘》就是农民,但是到了农村,人物形象丰富,什么样的都有。我非常喜欢在农村画画,比在城市画画有意思。在农村画画,画中的美跟我们一般讲的漂亮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造型的美和形象的美。

靳尚谊作品《山东老大娘》

  记者:您在创作肖像画的过程当中,会着重去表现人物的精气神儿吗?

  靳尚谊:当然,这是很自然要画出来的,不仅造型要像,神态也要像。在俄罗斯的肖像画里,有一个传统,通过一张肖像画要看到这个人的一生。所以肖像画不是简单把表面形象画得像就完了,人物的精神状态、神态和生活经历都应该从画里感觉得到。

靳尚谊作品《八大山人》

  靳尚谊:八大山人是花鸟画家,他的画面很空灵。我了解到,他晚年在南昌青云谱道观出家,也是在那儿去世的。我去了那儿,想画那个情景,画完以后觉得不行,不够空灵。一个个水塘、芦苇,画得越来越多,但感觉不够空灵,后来,水塘慢慢变成一条江了,要画面空灵,只能这样了,这幅画改了很多遍,很难画。这幅画中水和天是主要的,陆地就这么一点点。

  记者:在这幅画中,您怎么把天和水分开的呢?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但仔细看,确实这儿有云、这是水波。

  靳尚谊:复杂极了,这儿浅一点儿,这儿深一点儿,这儿偏绿一点儿,这个地方偏紫一点儿,前头要浓一点儿,后头要淡一点儿,还要有一点点变化,我画这张画画了很长时间。

  记者:回看自己这么多年的作品,您觉得随着年代的变化、时代的变迁,自己的绘画风格有什么变化吗?
  靳尚谊:早期没有,改革开放以后有些变化,主要是从《塔吉克新娘》开始的。1982年,我到美国探亲,有一年时间,在那里看到了很多好的作品,美国的、欧洲的收藏,从文艺复兴一直到印象派、现代主义的,那里全有,还有达·芬奇的。我就发现,古典的油画很有意思。

靳尚谊作品《塔吉克新娘》

  记者:我们发现您的画笔下也出现过很多知名画家,像髡残、八大山人、黄宾虹等等,还有您的朋友詹建俊。

  靳尚谊:詹建俊跟我的风格不一样,我的画比较平面一点、柔和一点,他是强烈的、造型方硬的、色彩浓烈的。画他,得把他的气质、画风、人格魅力和个性都在画面上体现出来。

靳尚谊作品《画家詹建俊》

  记者:同样都是您的好朋友,还有一位邵大箴老师。他曾经这样评价您,说您的画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写实油画的新风气,您怎么看待新风气?在您的理解中,这个新风气是什么?

  靳尚谊:我觉得新风气就是根据自己的追求去探索。比如我的古典画风,在中国就是新的。后来,跟水墨画的结合在油画里也是比较新的,和壁画结合的方面,董希文对我的影响很大。前些年,我又探索了一些更平面的东西,线的东西,这也是新的。创新,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提得非常多,但是我从我老师那儿学到的,创新不是一个最高标准,它是学艺术的一个基本素质,也就是说学艺术必须有创新思维。

  记者:今年是中央美院成立100周年,您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收到这封回信的时候,您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靳尚谊:习近平总书记在百忙中给我们老教授回信,这说明他对美育的重视。这封信对我们的艺术教育,以及普通中小学的音乐美术课、美育课怎么加强提高,都有很重要的提示。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信中也提出了新的要求,要崇德尚艺、立德树人。

  靳尚谊:艺术不仅仅能提高人的审美素质,更能提高人的全面修养和做人品德,所以崇德尚艺很重要。德育要在艺术培养中体现出来,德育对提高人的精神文明素质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以美育人、以文化人,这个过程任重而道远。做了这么多年美术教育工作,您是怎么看待改革开放以来美术教育工作的发展变化呢?

  靳尚谊:改革开放以来,我在担任中央美院院长期间,经历了美术教育由传统向现代转变的一个过程。在课程设置、机构调整方面做了很多改进,使我们学院的教育更适应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发展。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中央美院有实用美术系,也就是工艺美术系,1956年分出去成立了中央工艺美院。1987年,我开始担任中央美院院长,90年代初创建了设计和建筑两个专业。最早创建这两个专业的时候,我们学校很多人不同意,说中央美院在绘画、油画、国画方面都很好,没必要建这两个专业。我说服了大家,最后才有了这两个专业。后来,建筑和设计成为改革开放中我们城市建设、社会发展中很重要的两个专业,也成中央美院的主力专业。

  记者:您平时喜欢跟年轻人交流吗?

  靳尚谊:有时候,也是需要交流的,因为要画画,你得了解年轻人。我近期的一些画是以年轻人为题材的,有一幅叫《看手机的女孩》,表现的就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以前没有手机。

靳尚谊作品《看手机的女孩》

  记者:现在也有非常多的年轻人很喜欢您和您的作品。在这儿您能不能对他们提点希望,觉得他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再加把劲儿?

  靳尚谊:学画的年轻人要重视基础,基础决定水平。除此之外,文化修养也很重要,包括科技界的基础科学,那些课也很重要。所以我跟年轻人说,学画画不要太着急,要认真做学问,学画要把基础搞好,提高文化修养,将来才会有好的发展。(记者:范曼瑜  剪辑:高晟寒  摄像:刘鲲鹏、高晟寒、赵洋  录音:林和   摄影:王楠  监制:刘鲲鹏  责任编辑:王楠)

  •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向中国文明网记者介绍作品。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为网友留言。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中国文明网出品
1.png
靳尚谊
崇德尚艺 以美育人
靳尚谊:崇德尚艺 以美育人

  靳尚谊:油画是一个很特殊的画种,它通过浓郁的色彩和真实的造型来表现人物对象和社会生活。油画传到中国的时间不是太长,才一百多年,但是国内许多老百姓以及中央美术学院(下文简称:中央美院)的很多学生都喜欢油画。我在中央美院工作几十年,学油画是很多学生的第一志愿。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喜欢上油画的呢?

  靳尚谊:我本科期间是在绘画系,主要学习画年画、连环画和宣传画,没有学过油画。1950年夏天,我们下乡到(南京)浦镇机厂,那时候厂里要求画毛主席像,大家都用油画画。我是一年级的,我们这个组有三年级的,他们学过油画,应该由他们来画,但是当时我很想画,我就说让我来画吧,后来就让我画了,画得也还凑合,老师给我改了改也就用了。那是我第一次要求画油画,说来也很奇怪,接触了一点儿就喜欢上了。

  记者:您在国内,到山东、陕西等地也创作了非常多肖像画。

  靳尚谊:这是我们画家必须做的事情。因为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我们的绘画还是以表现农民为主,所以经常到农村去画,而且我们那个时期是深入生活,什么叫深入生活,就是在基层待的时间很长,至少一两个月。那时候同吃同住同劳动,住在老乡家,吃派饭,帮着他们干活,休息时间帮他们画画,我很多作品都是这么创作出来的。

  记者:您到老乡家去画素描和写生,和您对着模特去画有什么不一样吗?

  靳尚谊:那不一样。模特是请来的城里的一些人。当然当时城里也有很多农民,比如说我画的《山东老大娘》就是农民,但是到了农村,人物形象丰富,什么样的都有。我非常喜欢在农村画画,比在城市画画有意思。在农村画画,画中的美跟我们一般讲的漂亮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造型的美和形象的美。

靳尚谊作品《山东老大娘》

  记者:您在创作肖像画的过程当中,会着重去表现人物的精气神儿吗?

  靳尚谊:当然,这是很自然要画出来的,不仅造型要像,神态也要像。在俄罗斯的肖像画里,有一个传统,通过一张肖像画要看到这个人的一生。所以肖像画不是简单把表面形象画得像就完了,人物的精神状态、神态和生活经历都应该从画里感觉得到。

靳尚谊作品《八大山人》

  靳尚谊:八大山人是花鸟画家,他的画面很空灵。我了解到,他晚年在南昌青云谱道观出家,也是在那儿去世的。我去了那儿,想画那个情景,画完以后觉得不行,不够空灵。一个个水塘、芦苇,画得越来越多,但感觉不够空灵,后来,水塘慢慢变成一条江了,要画面空灵,只能这样了,这幅画改了很多遍,很难画。这幅画中水和天是主要的,陆地就这么一点点。

  记者:在这幅画中,您怎么把天和水分开的呢?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但仔细看,确实这儿有云、这是水波。

  靳尚谊:复杂极了,这儿浅一点儿,这儿深一点儿,这儿偏绿一点儿,这个地方偏紫一点儿,前头要浓一点儿,后头要淡一点儿,还要有一点点变化,我画这张画画了很长时间。

  记者:回看自己这么多年的作品,您觉得随着年代的变化、时代的变迁,自己的绘画风格有什么变化吗?
  靳尚谊:早期没有,改革开放以后有些变化,主要是从《塔吉克新娘》开始的。1982年,我到美国探亲,有一年时间,在那里看到了很多好的作品,美国的、欧洲的收藏,从文艺复兴一直到印象派、现代主义的,那里全有,还有达·芬奇的。我就发现,古典的油画很有意思。

靳尚谊作品《塔吉克新娘》

  记者:我们发现您的画笔下也出现过很多知名画家,像髡残、八大山人、黄宾虹等等,还有您的朋友詹建俊。

  靳尚谊:詹建俊跟我的风格不一样,我的画比较平面一点、柔和一点,他是强烈的、造型方硬的、色彩浓烈的。画他,得把他的气质、画风、人格魅力和个性都在画面上体现出来。

靳尚谊作品《画家詹建俊》

  记者:同样都是您的好朋友,还有一位邵大箴老师。他曾经这样评价您,说您的画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写实油画的新风气,您怎么看待新风气?在您的理解中,这个新风气是什么?

  靳尚谊:我觉得新风气就是根据自己的追求去探索。比如我的古典画风,在中国就是新的。后来,跟水墨画的结合在油画里也是比较新的,和壁画结合的方面,董希文对我的影响很大。前些年,我又探索了一些更平面的东西,线的东西,这也是新的。创新,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提得非常多,但是我从我老师那儿学到的,创新不是一个最高标准,它是学艺术的一个基本素质,也就是说学艺术必须有创新思维。

  记者:今年是中央美院成立100周年,您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收到这封回信的时候,您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靳尚谊:习近平总书记在百忙中给我们老教授回信,这说明他对美育的重视。这封信对我们的艺术教育,以及普通中小学的音乐美术课、美育课怎么加强提高,都有很重要的提示。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信中也提出了新的要求,要崇德尚艺、立德树人。

  靳尚谊:艺术不仅仅能提高人的审美素质,更能提高人的全面修养和做人品德,所以崇德尚艺很重要。德育要在艺术培养中体现出来,德育对提高人的精神文明素质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以美育人、以文化人,这个过程任重而道远。做了这么多年美术教育工作,您是怎么看待改革开放以来美术教育工作的发展变化呢?

  靳尚谊:改革开放以来,我在担任中央美院院长期间,经历了美术教育由传统向现代转变的一个过程。在课程设置、机构调整方面做了很多改进,使我们学院的教育更适应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发展。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中央美院有实用美术系,也就是工艺美术系,1956年分出去成立了中央工艺美院。1987年,我开始担任中央美院院长,90年代初创建了设计和建筑两个专业。最早创建这两个专业的时候,我们学校很多人不同意,说中央美院在绘画、油画、国画方面都很好,没必要建这两个专业。我说服了大家,最后才有了这两个专业。后来,建筑和设计成为改革开放中我们城市建设、社会发展中很重要的两个专业,也成中央美院的主力专业。

  记者:您平时喜欢跟年轻人交流吗?

  靳尚谊:有时候,也是需要交流的,因为要画画,你得了解年轻人。我近期的一些画是以年轻人为题材的,有一幅叫《看手机的女孩》,表现的就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以前没有手机。

靳尚谊作品《看手机的女孩》

  记者:现在也有非常多的年轻人很喜欢您和您的作品。在这儿您能不能对他们提点希望,觉得他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再加把劲儿?

  靳尚谊:学画的年轻人要重视基础,基础决定水平。除此之外,文化修养也很重要,包括科技界的基础科学,那些课也很重要。所以我跟年轻人说,学画画不要太着急,要认真做学问,学画要把基础搞好,提高文化修养,将来才会有好的发展。(记者:范曼瑜  剪辑:高晟寒  摄像:刘鲲鹏、高晟寒、赵洋  录音:林和   摄影:王楠  监制:刘鲲鹏  责任编辑:王楠)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接受中国文明网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向中国文明网记者介绍作品。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靳尚谊为网友留言。中国文明网 王楠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