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使!你想看的北极熊叔叔帮你看到了
发表时间:2018-07-26来源:钱江晚报
7月15日,浙江松阳6岁女孩菲菲因患脑干肿瘤去世,家人捐献了菲菲的眼角膜、大脑和遗体。24日,因菲菲而重获光明的老陈和老斯到杭州长乔极地海洋公园,一起去看北极熊,完成菲菲最后的心愿。小天使,你看到北极熊了吗?
视频来源:钱江晚报

  北极熊的屁股圆滚滚,尾巴短小得不太看得出来,它正在水边踱步……两个老男人趴在玻璃墙上看得入迷,一直看到眼泪都出来了。

  他们,是替一个孩子看的。

  

  7月15日凌晨,6岁小女孩菲菲(化名)因患脑干肿瘤去世。在她最后的日子里,父母艰难决定:既然女儿留不住,就把希望留给别人。菲菲留下了眼角膜、大脑和遗体。

  24日,两位受捐人一起来到杭州长乔极地海洋公园看北极熊,这是小女孩最后的愿望。

  

  3月下旬,丽水松阳,6岁女孩菲菲突然发现,好像有东西糊了眼。

  这个大山里的小女孩第一次出远门来到杭州的大医院,被确诊为脑干肿瘤,恶性,晚期。

  父母想不通菲菲怎么会得这个凶险的病。他们想,如果研究女儿,对研究此类病症有帮助,是件好事情。家人联系了杭州红十字器官捐献协调员朱强荣。

  菲菲最后的日子里,在江苏六安,60岁的老陈眼疾严重。医生说,角膜变性太厉害,再过一年半载,眼睛不保。五十出头的诸暨老斯,同样在混沌世界中惊惶。

  7月15日凌晨,手机铃声把朱强荣惊醒。

  每个见过菲菲的人都说,菲菲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这天凌晨,星星暗了。她穿着红色公主裙,身边躺着她最爱的北极熊玩偶。

  山里的孩子没见过大海,却唯独向往北冰洋里憨态可掬的北极熊。“本想等她大一点,带她去动物园看……”爸爸哽咽。

  

  7月15日中午,老陈和老斯都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就像午后打了个长长的盹,两人术后醒来时听医生说,你们的眼角膜,来自一个6岁的女孩。

  “他们做的都是穿透性角膜移植,菲菲眼角膜的中间部位移植给了他们。”浙江省眼科医院杭州院区角膜病专科副主任医师戴琦说,菲菲眼角膜的周边部位也都保存下来了,以后,还可以供给周边角膜穿孔或变性、溃疡等病人。

  在去极地海洋公园的路上,老陈惊喜地叫起来:“你们看,旁边的车里是个女司机,路边围挡上写着‘杭州地铁’四个字,我都看得清清爽爽呢……”

  

  老斯看着朱强荣递过来的手机里的照片:“呀,就是这个小姑娘呀,像我女儿小时候呢。

  老陈和老斯也是第一次看北极熊。看着那个通体圆润、皮毛厚实的大家伙在人造冰面上踱来踱去,老陈呢喃:“很好看呢,菲菲,你看到了吗?”

  老斯说:“谢谢你,把眼睛给我。”

  

  两位叔叔的儿女们都说,以后要多带父亲去看看菲菲喜欢的东西。并且,他们也都填了遗体捐献志愿书。

  此后,记者给菲菲的爸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替菲菲去看过北极熊了。

  他很久很久没出声,最后说,谢谢。

  【相关新闻】6岁半的她走了,却留下了太多

  6岁女孩身着公主裙离世 她将帮助四个人重见光明……

  7月15日凌晨4点半,一个名叫菲菲的6岁半女孩,在杭州的一家医院因为脑干肿瘤去世。离开之前,她把眼角膜、大脑和没有长大的身体,都捐献了出去。

  今年3下旬开始,菲菲变得有点不太一样,走路摇摇晃晃。一开始谁也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大概是小姑娘玩累了。

  直到4月初的一天,菲菲突然说,“我眼睛看东西很模糊,楼梯怎么是不平的。”

  爸爸妈妈赶紧带女儿到当地医院求诊。在医生建议下,4月9日转到杭州。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菲菲被确诊为脑干肿瘤。

  4月12日菲菲接受了头部手术,但是肿瘤切片结果是恶性。

  4月23日,家人将菲菲接出了医院,带回松阳大山里的老家。“爸爸妈妈,你们不要难过,我会一直陪着你们的。”有一天醒来的菲菲看到妈妈在小声哭泣,这样劝妈妈。

  如今一想到这里,菲菲爸爸就心如刀割。他不停跟记者说:“菲菲很乖,很懂事,生病以后,一直很坚强。”

  但病魔无情,回家后的大多数时候菲菲经常处于昏睡状态。家人一边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可以陪菲菲久一些,另一方面又不忍菲菲忍受痛苦。

  常相伴,是这个家庭最后能为菲菲做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这家人有了捐献女儿器官的想法。

  知道女儿留不住,就把希望留给别人吧。于是菲菲爸爸联系了杭州红十字器官捐献协调员。

  尽管不能很准确地表述菲菲的遗体捐献,但如果女儿能够帮助推进科研在脑瘤的病理方面有所进步,菲菲的父母依然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经过对孩子血液化验单的评估,医生放弃了大器官如心、肝、肾、肺的供体需要。器官不能用,那就捐献女儿的遗体和大脑、眼角膜。

  5月27日下午6时,家人花了2000多元,用救护车把她从老家送到了杭州省立同德医院。

  “如果在老家,我们肯定捐不成,一方面技术水平有限,另一方面也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菲妈说。

  这个决定,菲菲也是知道的。

  那时候的菲菲已经吃不下东西,也不怎么能动,偶尔还能看看动画片。“第二次到杭州后趁着她清醒的时候和她商量,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已经不能说话了。但她点头答应了。”

  生前遗愿 想去动物园看北极熊

  5月29日,医院院办的应主任特地买好了“公主裙”,为菲菲提前过了儿童节。

  6月1日,一大批知道菲菲病情的志愿者,带着菲菲喜欢的礼物、蛋糕来看望她。

  菲菲有个愿望,想去动物园,想看北极熊。那一天,志愿者们给她带去了各种动物的照片……

  之后的一个半月时间里,菲菲一次次病危,却一次次在爸妈的呼唤中醒来。

  7月15日凌晨,这个长大想当老师又想当警察的坚强女孩,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她穿着她最喜欢的公主裙,床边塞满她喜欢的玩具,一只火火兔不知疲倦在菲菲的耳边唱着歌。菲菲爸妈泪流满面。

  后来,菲菲的眼角膜被送到了浙江省眼科医院,大脑送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中国人脑库,遗体被送到了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

  菲菲还有一个姐姐,但是父母暂时还没把这个噩耗告诉姐姐。

  “过几天,等我放下一点再说吧。我会告诉她——妹妹很勇敢。”菲菲爸爸说。

责任编辑:张殊凡 朱丽晨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