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他 永远不怕走失
QQ截图20150304111125.jpg
讲故事的人:铜陵市铜官山区五松社区 杨杨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4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这次终于轮到我站在车站的出站口了,我这样想着。

  载着父亲的汽车比预期提前了近半个小时就到达了车站,幸好我做足了准备工作,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汽车站的出口处,紧紧盯着来往的每一辆“疑似车辆”,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每一次父母对我的等待,是多么的渴望与急切。

  这是2010年12月的一天下午,我在上海客运北广场的出口处,等待我的父亲。小时候跟着爸爸妈妈旅行过几次,那时年纪太小,只记得一路都被他们照顾得很妥帖,关于旅行的细节,却都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等我渐渐长大,父母也逐渐忙碌,哪怕送我去上海读书,父母也仅作短暂停留,帮我安顿好一切后便很快返回了。细想之下,竟很久都未和家人一起旅行了。

  上大学后,闲暇时间忽然变得很多,常想家,思念家中的父母。父亲每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关于上海世博会的消息,都会格外留心,一次在与我吃晚饭时提到世博会的话题,父亲话语里满是对中国第一次举办世博会的骄傲和期待,那时我就暗暗想,待到世博会开幕了,一定要带父亲来看一看。谁知这个想法真正实行起来却有点“难度”。世博会开幕后,我屡次往家中打电话邀父亲来上海看世博会,我在电话里自豪地保证:“爸爸,我兼职攒了些钱,你的吃住行我全包了。”父亲总推说工作忙走不开,我知道他是不想我花钱,也担心我学习分心。我一求二闹三撒娇不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帮他订了来上海的汽车票寄给他,他被我弄得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收拾行李来了上海。

  爸爸不是第一次来上海,来之前却像个小学生,做了很详细的功课,他专门准备了一本上海游记的笔记本,连上海市地图也被他密密麻麻地写了一大堆标记。我心里暗暗笑他还像我小时候一样操心,于是自告奋勇地告诉他:“上海总归我待得时间久些,以前都是您带着我旅行,这次旅行换我带着您。”父亲微笑的点点头。

  哪想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我和父亲都没有坐过磁悬浮列车,到了售票处没有经验的我直接傻了眼,再看爸爸找路买票都轻车熟路,我只要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完全不用费神。之后的几天,我陪父亲逛了上海著名的南京路买上海特产,带他去上海歌剧院看话剧,带他来学校的羽毛球馆打球,当然最重要的,是陪他去一直想去的世博园,看各国风土人情、特色建筑。直到今天我都难以忘却父亲看到那些展馆的神情,满是自豪和骄傲。

  我给父亲订的酒店特意选在外滩附近,房间在第二十层,有大大的落地窗,站在窗户旁边可以眺望陆家嘴金融区,也可以将外滩和外白渡桥尽收眼底。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听父亲念叨过上一次来上海,浦东还是一片荒芜,从外滩望开去什么也没有。而这一次,他可以站在二十层的房间里,从宽大的落地窗外欣赏浦东美不胜收的夜景。

  这次姑且称得上“旅行”的行程,表面上看是我带着父亲,事实上还是父亲带着我。我跟着他,站在他身后,走过许多不知名的小路,看着他的背影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挺拔高大了,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他的眼角和额头。我惊觉,自己这些年都未曾察觉他身上这些细微的变化,这些改变如同枝蔓缠绕在我心头,让我既内疚又担心。

  我方才想起,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低着头跟在父亲的脚步后面,不用抬头看方向,也不用去想下一站该去哪。从小到大,只要有了他,世界就是一个永远不会令人走失的“小村庄”,他认识这个“村庄”里的每一条街,每一道河,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他在,我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