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上票 从远方奔向家的方向
W020110402410391877370.jpg
讲故事的人:海口网 程爱华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4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年前半个月,村里外出打工的人陆续回家了,在外漂泊的辛酸劳累在家人的团聚中消失无踪。从父辈到我这一代,返乡虽都是一趟火车的事,却有着不同时代的意义。

  为了维持一家生活,父亲在我年少时便外出打工,那时工厂要到年前两天才放假,大家都拖到那个时候才回家,车票很难买。每次父亲在呼呼的风声中挂了电话后,家里新换的日历上,在除夕夜的那一个格便被画上了圈圈。

  有一年除夕夜,家里贴好了对联,买好了年货,父亲还没回来。父亲在电话里说买不到车票,会想法子挤上当天的火车,那会家里没装电话、没有手机,通讯很不方便。傍晚时,母亲收拾好了年夜饭就骑着自行车去车站,守着父亲回来,留我一个人在家等着他们回来。寒冷的冬夜里,听着窗外乌鸦拉长的叫声和猫爬行在满地枯枝落叶间的窸窣,我害怕极了,又不敢躲在被子里,怕自己睡过去没法给爸妈开门,就趴在床沿写寒假作业。

  夜深时,巨大的窗户震动声音把我从迷迷糊糊的黑暗世界拉回来了,睁开眼听见爸爸的吼声,手忙脚乱地起来开门,看到冷得发抖的父亲眼里的怒气,才意识到自己惹祸了……

  近些年来,手机普及使得外出的人和家里联系方便了,火车路线也越来越多,工地上也可以提前放假了,父亲就回来得早些,反倒是我,在外求学时总是挨到临过年前半个月才回家。

  大一那年寒假,期末快结束我才意识到要买票,却已经没了直达的火车,只能“组合”式回家,大巴、客船、地铁、火车,我几乎把所有的交通方式都体验了一遍……上码头时,父亲打来电话,凭他多年在外的经验,交代我一些注意事项。下了大巴,好不容易从汽车站转到火车站,在候车厅坐下,才看到父亲头天晚上十一点的短信,就回了个短信报平安,当时心里还纳闷:家里冬季天黑得早,怎么那个点父亲还没睡?

  回家后和母亲逛街,说起回家路上的见闻,我夸张地跟母亲描述天亮前的广州大街如何空旷吓人,母亲说了一句:“就因你头一回去那么远的地方,你爹才担心呢,守了一晚上没睡,生怕他闺女丢了似的!”我愣住了,明白了那条深夜的短信。

  过去,父亲大年三十晚上挤火车回来是为了赶着团聚,放不下一家人。现在,我几经辗转返乡,一路艰辛却也有家中亲人的挂念和担心。简单的一张火车票,就这样把远方和家连在了一起,当我们到达终点,下了车,终于在一个叫做“家”的港湾停靠,所有的奔波和风尘仆仆,还有那一路的牵挂和惦念,都化成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