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豆腐行李箱内诉衷肠
b66a5bfeb3f69f0d.jpg
讲故事的人:江西省遂川县瑶厦中学廖立湖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4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嗨,大家好,我叫做霉豆腐。我的家族庞大,从城市到乡村,都有我们的影子。当然,我只是这个大家族中小小的一份子。今天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来到世间最最温暖的事,莫过于陪着我们的小主人闯荡天涯。

  我的老主人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六十多岁了,头发斑白,满脸沧桑。她有三个孩子,女儿嫁得不远,两个儿子却都在外地。大儿子在远离乡下的城里上班,小儿子在广东打工。一年到头,牵挂儿子就成了老人最重要的事。托老人的福,我们幸运地降临到了世间。最幸福的事,则是为老人当爱的使者。

  小主人看到我躺进他的行李箱时,眼眶瞬间润湿了。过年后小主人又要动身到广东中山去,他在那里办了个灯具厂,平时很忙,一般情况下要到年关才回家。他动情地说:“阿妈,霉豆腐的香味都陪伴我十多年了。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您每次都会在我的包里放几罐,那时,霉豆腐就是我最最美味的菜,既不花钱又好吃。后来我去打工,您每年还是会帮我准备几罐,说怕我吃不惯广东的甜食,这个有点辣,肯定开胃。那味道啊,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早上我吃面的时候,放上一点,那面啊就格外香甜。”

  老主人乐呵呵地听着,说:“阿牯(母亲对儿子的昵称),真有这么好吃?”小主人的哥哥忍不住接过话茬,“阿妈,的确好吃。您给我准备的那些霉豆腐,我每次都不舍得吃呢。都要有客人来时,我才拿出来吃。客人都夸阿妈手艺高,还有人想用高价买走呢。我每次都告诉他们,限量版的,不卖。”

  此话不假。小主人的哥哥前几天还和小主人谈到过这件事,恰好被我听到了。哥哥说,家里带的霉豆腐是万万不会卖的。那些人哪知道,看到这些霉豆腐,做儿子的就会想到生他养他的小山村,就会想到母亲,想到母亲是怎样含辛茹苦地以霉豆腐作菜,一毛钱一毛钱地积攒,供他们兄弟读书,想到家乡的母亲们是怎样在年关时眼巴巴地盼着儿女回家团圆。客人眼里的霉豆腐,只是一道风味小吃,而在小主人和哥哥的眼里,却是抹不开的浓浓亲情,浓浓的乡愁啊。

  原来,小主人如此看重我,并非因为我美味无穷、天下无双,而是我和我的前辈们一样,都是老主人用母爱精制而成的。每年春节,我们都是爱的使者,有了我们的陪伴,像小主人一样在异乡漂泊的游子就有了一份念想。怪不得老主人那么用心地造就我们:磨好豆腐,让豆腐发酵长满红红的霉菌,再配上香料、辣椒粉、油盐等,程序这么繁琐,老主人一点儿都不厌烦,整天乐呵呵地忙碌着。她在创造我们的同时,也在用生命等待着孩子归来团聚。

  我闻到了一阵阵香气,这是我们家族成员特有的味道——肯定是好多伙伴和我一样,也要陪着自己的主人闯荡天涯了!我真高兴,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远离老主人,代她付出母爱了。小小的我,名不见经传的我,在春节里,在母亲那里,在乡愁里,有如此举足轻重的作用,我能不激动、自豪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