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箱再小也能装进全世界
321879-3.jpg
讲故事的人:南宁新闻网 李慧婷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3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2月的南宁恰有一股冷风南下,平常喧喧扰扰的街市如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和路边摊聚着聊天的小贩。两个小男孩追逐打闹着从我面前跑过,嬉戏声清脆如铃划破了冬夜凝滞的氛围。我想这时候大概只有火车站里是热闹的吧。

  自小,我就没有走出以家为圆点、半径为30公里的范围以外。小学步行5分钟便到,中学骑自行车也不过是10分钟路程,就连上大学也是从南宁的兴宁区到西乡塘区的距离。回想起高三毕业前的一次旅行,那是2007年的2月,因为艺考我踏上开往长沙的火车,只带了一些换洗衣服,在父母不舍的挥别里走上了站台。

  第一次独自远离父母,站台上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最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在开车前几分钟登上了火车,找到座位。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去株洲工业大学的女生,比我年长三岁,对面的两个男生也是比我年长几岁的大学生,我们打扑克、聊八卦……丝毫没有受到周围拥挤的环境影响。

  火车已经开了好几个小时了,有个男子一直站在我们身边,静静地看着我们喧闹。当他发现我们都把目光聚集到他身上时,变得羞赧、局促不安起来。

  “俺没怎么上过学,听你们说起学校的事情挺有趣的,对不起啊,俺不是有意的!”他的手一会儿放进干瘪的口袋,一会儿又搓着带有油渍的衣角,脸也渐渐红了起来。

  “没事!你跟我们一块坐吧,我们挤一挤还能让出个位置来!”其中一个大学生往里坐了一下。

  “不用不用,俺站着就行了,俺在驻马店就下车了,也没多久。俺以前站过更久的呢。”他憨厚地笑了一下,“俺今年22岁,出来打工了6年,你们叫俺小徐吧!虽然俺长得比较老气,不过俺和你们年纪应该差不多。在工地干活的就是这样,长得比较着急。”他尴尬地干笑了一下。

  我好奇地指着小徐放在地上的行李箱问,“你为什么一直站着,不坐在行李箱上呢?”

  “那可使不得!”小徐摆了摆手,“这里面是俺从广西带回家的特产,俺们班长说春节过后才能发钱,俺没什么钱买好的东西回家,所以只能挑着这些买一点。”小徐小心翼翼地拉开了行李箱的拉链,罗汉果、八角、豆豉、荔浦芋头,满满当当塞满了一整个行李箱。

  “俺不能坐在上面,会把这些特产压碎的,下了火车以后俺还得转两趟车回庄里面呢,庄里的娃儿们还等着俺带好吃的回去。”小徐说自己出来打工以后,就春节回家一次,其他时间都紧巴巴的,连打长途电话都要扳着手指算时间。他家里有瘫痪在床年迈的爷爷奶奶,还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俺们家里没钱,俺读了初中以后就出来打工了,俺弟弟比俺稍微好点,他读了高中,成绩很优秀,如果俺家有钱的话俺弟弟也许也能够上大学,就能像你们一样成为大学生。”本来小徐的眼睛跟脸一样灰蒙蒙,一提起家人却瞬间明亮起来。

  小徐从旅行箱深处掏出了一本汪国真的书,爱惜地摸了摸封面,“俺弟弟很爱看书,那时候很想要一本英汉字典,但是家里连买馒头的钱都没有。吃苞米、吃面疙瘩煮汤都要分成好多份,最大的那份先给床上的爷爷奶奶,爸妈吃完了最少的那份就下地干活了,吃都不吃饱哪里有钱给他买呢……弟弟的每一门成绩很好,但是英语再怎么自学都没法跟上。”小徐深深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这辈子的忧伤都吐纳出来。

  车厢里一阵沉默,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大家都在听小徐的故事。坐在我们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打破了沉默,他递过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些青色的芒果,煞是好看,“这是我在百色买的芒果,你带点回去给你爷爷奶奶。”

  小徐一再拒绝却抵挡不过中年男子的热情,他从包里掏了一把花生递给大家,“这个是俺娘从地里收回的花生,她没舍得吃就给俺和弟弟都寄来了,俺也给大家尝尝,俺家的花生可好吃了,仁大肉厚,榨出来的油十里八乡都能闻到!”大家都纷纷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各种特产分享了起来,我也把爸妈给我塞进背包里的零食拿出来,车厢里洋溢着暖融融的气氛,那一刻,我理解了分享的快乐。

  上火车前,我曾经埋怨过那些扛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兄弟,这一刻我心生内疚红了眼眶,他们带回家的不是行李,不是特产,是沉甸甸的爱,是漂泊在外远离一家老小的愧疚,是背井离乡时刻挂念家乡亲人的思念。就算千辛万苦只抢到一张站票,就算肩挑手扛夙不能寐,就算翻越迢迢千山万水,只要能踏上自己长大的故土,只要能看到亲人的微笑,只要能在新年吃上热腾腾的团圆饭,行李箱再重,也能用单薄的肩膀背负,行李箱再小,也能装进全世界。爱,无法计量,有多少情,就能往行李箱里装进多少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