斤斤计较的行李箱
3b292df5e0fe992580c7009035a85edf8cb17122.jpg
讲故事的人:徐祯卿 中共北京市朝阳区委宣传部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3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回家过年,每到我要离家的那几天,家里最忙碌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物件,名叫弹簧秤。

  “干花椒,0.3公斤”,“腊排骨,1.6公斤”,“萝卜干,0.8公斤”……数学老师出身的老妈正在精准地报数,有条不紊地记录,一旁的我只能无聊地发呆。有时看着那小小挂钩上因为坠上一大块腊肉抑或一瓶满满当当的辣酱,让那细细的弹簧晃悠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才轮到我轻言细语地提醒老妈,“您老看,咱是不是再分个小份儿再称?不然损坏了您的宝物,您又要懊恼半天。”

  这样细致的称量,全都源于航空公司对于行李重量要求的严苛规定。而购置这个弹簧秤,成为老妈的得意之举。

  遗憾的是,这样的称量记录从来没有一次性完成过,各家亲戚得知我要走,便源源不断地填充进来零嘴儿、各色美食,打乱原有的那份记录表。于是那几天的老妈,总是忙着挥舞着她的弹簧秤,一遍遍提起、读数、记录,从箱子里的物件中挑拣出一些可以随身携带上飞机的,再回头从另一堆里面挑出差不多重量的替换进去。划了一遍又一遍的记录表让我头晕目眩,她却乐此不疲。

  我和老爸常常说,这样复杂的计算和替换,大概也只有数学老师,才能应付得来。妈妈大概看着我们二人无所事事还在旁边看笑话,很是不满:“我就算不是数学老师也做得到,因为我是你妈!”

  其实哪里是我们俩懒呢?每次还没等我们的指尖碰到那些仔细包装、精确计量过的物品的包装袋,耳边就已响起惊天呼声:“不要动,那是我称过的!已经‘合并同类项’了的!”我们只好一声“噢”,知趣而退。

  “香肠、腊肉、豆豉,这都是有味道的,放箱子里一块吧。茶叶就随身背着吧,放箱子里怕扎破真空包装,还会被串味儿。”驱散了我们这些碍手碍脚的闲杂人等,她独自一人,面对高高低低的瓶瓶罐罐,各色塑料袋捆扎的腊货,包装盒大小不一的特产,自言自语,抬头弯腰,穿梭忙碌,运筹帷幄的神态,仿佛眼前这一切,就是她的天下。

  老妈最不满意的,永远是我的行李箱。“你看看!”随着她的大嗓门,她手中可怜的弹簧秤正挂着我空空的大皮箱在挣扎。“还是9斤7两,一两都不带少的!我说你这箱子怎么这么沉呢,用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没有损耗呢!”这样的埋怨从一位消费者的嘴里说出,简直无法理解。“你说,这得少带多少肉!”

  我飞奔过来,硬着头皮答辩,“您老得这样想,这箱子要真是损耗了半道上坏了,没准儿什么都带不了。这是最基本的投入,就不要斤斤计较啦!”

  一听我这话,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这是斤斤计较?明明有九斤多,哪里是一斤两斤的事儿呢?”

  老妈最紧张的时刻,就是送我一路到机场等候办理登机牌。工作人员把我要托运的大皮箱往传送带上一放,她的视线就牢牢锁定显示屏上红色的数字,眼见它一路跳跃,最终定格。若是数字停留在19.9或是19.8公斤,她很是骄傲,“看!我的弹簧秤多精确。”若是显示19.5公斤以下,她就一脸黯然,“怎么会差出这么多来,早知道就把家里没放进去的那条鱼带来了!”等到下一次去机场,她还真的变戏法一般从兜里掏出几个橘子,手忙脚乱地塞到箱子外层,笑得格外狡黠,“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我只能对瞠目结舌的工作人员笑一笑,“这是我妈,她……她总怕我吃不饱。”

  多年超负荷工作,我的大皮箱终于崩溃,拉杆下端断裂了。心灵手巧的老爸及时修好了它,本以为能迎来老妈满意的笑脸,结果她一看就火冒三丈,“你怎么在箱子里用了块钢板来固定?这得多沉啊!”我赶忙凑过来,“是我同意的用钢板,不然这箱子不结实……”她重重地叹口气,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用弹簧秤给行李称重

  有一次我忍不住跟她说,“不要再这样斤斤计较了,劳心劳力,如果超重了,付点儿钱就可以了,我买得起飞机票,就付得起超重费。”

  只见她眼圈儿一红,“你以为你老妈差钱?规定行李重量难道是没有道理的么?人人都超重的话,飞机能好好飞么?你坐在那飞机上呢!”

  “那也不差您这一斤两斤。”我故作轻松地狡辩,转过头强忍着让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终于还掉了下来。

  如今她总爱唠叨以前的美好时光,“你看你上学那会儿,坐火车,箱子不限重,只要你提得动,想装多少,就装多少。现在坐飞机倒是快,可我们在家里忙活一年,给你准备了一年的东西,却带不走,真是麻烦。”

  再后来,我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返乡,她终于高兴了一些,因为有人可以一起承担更多的行李重量。去年,我们开着车驰骋千里返乡,她很开心,连着几天和老爸一起忙着搬进搬出,就像两只勤劳的蚂蚁。

  后车厢被塞得满满当当,那股严丝合缝的劲儿,一看就出自数学老师精确的计算。我笑着摇摇头,再大的行李箱,于他们而言,都是不够用的。

  那个陈旧的行李箱早已光荣退伍,那把小小的弹簧秤也终于得以休息。那些斤斤计较的小事,不再让我们纠结烦恼,成了闲话家常的陈年笑料,每次谈起数我笑得最没形象,回回都笑出泪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