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终点叫“家”的车票
16294983pc39qumql4858m.jpg
讲故事的人:邓珺 合肥燃气集团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3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除夕夜,鞭炮响,饺子香,空气里飘满吉祥和如意,歌声美,笑语欢,欢聚里享尽天伦和幸福。不管身处何方,这个节日永远都是中国人怀着憧憬、放下烦恼、洗去尘埃、奔赴新起点的喜庆日子。攥着手中的蓝色车票,我的心绪开始奔向遥远的家,那里有香浓鸡汤熬煮的年庚萝卜,有黄橙橙诱人的腊肉腊鱼,有甜香四溢的糖醋排骨,有猪血丸子和坛子菜,有热气腾腾的辣椒馅饺子,还有父母温暖的笑容和关切的话语……那是家的味道,手中这张小小的车票,将带我回到少时生长的地方。

  那是2005年的初秋,我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美丽湘中小城,只身来到合肥上大学,家渐渐演变成父母电话里的唠叨和牵挂,只剩下一张小小的车票在寒暑假里牵引着回家的期盼。

  心怀期待,归乡的路途显得无比漫长。初上大学那年的寒假,晚上六点半,我和老乡们一起灰头土脸地扛着大箱子,挤上公交从起始站一路坐到终点站,然后在合肥火车站拥挤的绿皮车里坐着,眯糊了一整夜,终于在次日清晨到达武汉。顶着寒风我们又从武昌倒车前往汉口,挨着冻等待中转列车,一等就是一个上午。经历一日一夜的奔波,我却难掩即将到家的兴奋,和父母一路畅聊短信。到站时已是次日晚上九点,才想起没打电话通知父母到站时间,一抬眼却已远远瞧见在寒风中等候多时的身影。

  随后的几年,我尝试过转道杭州、南昌,尝试过乘坐汽车大巴。不管路途几多曲折,不管到家有多晚,父母总一如既往地候着,变换无数花样的佳肴让我食用,也少不了朴实亲切的话语关爱,为我洗去一路尘埃。

网友11年来攒下的回乡车票

  从合肥到家乡的过程,随着高铁线的铺展和延伸,变得越发短暂。纵横交错的铁路圆了无数异乡人的回乡梦,我离家乡的距离,从30个小时锐减为10小时,又提速到5小时。那张小小的车票,也变换着模样,从两张红色普快票,升级成两张蓝色动车票,再合并为一班高铁票;购票的过程也从火车站购票厅、车票代购点外的漫长等待,精简为手机客户端的轻松一“点”。无数和我一样思乡的人,不用再仰望着家的方向叹气无奈,不用向远方的双亲解释不能归去的苦衷,攥紧自助机售票机“大嘴”里吐出的车票,便可愉快地踏上归途,奔向久未谋面的爸妈,慰藉长久以来思念的苦楚。

  时光荏苒,褪去青涩,工作七年,我已离家十一个年头,积攒了几十张回家的车票。这些颜色、材质各异的车票,承载着我归乡的心切,承载着父母对我的期待,带我见证了华夏大地的发展和变迁。疾驰的高铁窗外是一眼望不尽的广袤,夏天的麦浪,冬日的雪原,林立的高楼,乡间的小屋,延伸的铁轨,架起的桥梁……记忆里闪过的一幕幕,如同翻阅一本画册,华夏子女用双手在故园或他乡,马不停蹄描绘着梦想。在中国梦的画卷上,无数个和我的家乡一样不起眼的小城,含苞吐露渐渐茁壮,终于绚丽瑰彩,为画卷增添了一笔不可替代的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 已是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