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洗礼让我更加懂得感恩和责任
发表时间:2016-06-07   来源:中国文明网

翟俊杰在访谈现场  图片来源:中国文明网

  1958年,我揣着一厚本祖父抄写装订的文摘,考入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学习无线电专业。1959年,我参军当上文艺兵,挎包里装着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自我修养》,奔赴遥远的喜马拉雅风雪高原。我经历了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在战场上,文艺兵也要参与掩埋烈士、押送俘虏、站岗放哨。需要演出时,我们就在雪地、草原、哨所、阵地为藏族同胞和战士们表演节目。晚上,我们就在羊圈、牛圈、马厩、汽车轱辘底下,裹着军大衣,把帽耳朵放下来,躺在地上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眉毛和帽檐上都覆盖着一层白霜。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们远远看到一股浓烟飘上天空。大家摸索着前进,走近了才发现,浓烟是边防五团副团长乘坐的小吉普车燃烧产生的,车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不远处的土丘上有很多弹壳,副团长他们被敌人伏击牺牲了。敌人把油箱中的油泼到车上,点燃了汽车。当时我们没有像现在影视剧里表现的那般嘶吼、嚎啕,但每个人都对敌人充满了仇恨,保卫祖国边疆、为战友报仇的决心在每个人心里涌动、激荡。

  再后来,我考取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解放军报社做记者、编辑,我常深入到部队的最基层,和战士们一起坐潜艇入深海,乘飞机上蓝天,进一步加深了我对军队、对国防的理解。1976年,我成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一员。当时八一厂有很多名家名将,比如著名编剧徐怀中、史超、黄宗江、陆柱国等等,和他们接触,哪怕只是平常聊天,我都感到大有收获。

  这些经历都是生活赋予我的积累,为我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感恩生活,感恩部队,感恩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也更明白了自己的责任。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贾 玉韬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424948&encoding=UTF-8&data=ADRCtAAAAAcAAIGAAAAAAQAt5oiY54Gr5rSX56S86K6p5oiR5pu05Yqg5oeC5b6X5oSf5oGp5ZKM6LSj5Lu7AAAAAAAAAAAAAAAvMC0CFQCOeirezUzZm_yhK7NMtqI9t-d5ogIUJceGvNMkySLl0FDF4H6Y92Z1Qn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424948&encoding=UTF-8&data=ADRCtAAAAAcAAIGAAAAAAQAt5oiY54Gr5rSX56S86K6p5oiR5pu05Yqg5oeC5b6X5oSf5oGp5ZKM6LSj5Lu7AAAAAAAAAAAAAAAuMCwCFE9JEcvSahKtn2VWEXMOOYvr_17MAhQq-13vzJFH6U5JO93z5D85LD03dQ..&siteid=7